『Hello,Welcome。』一名四季酒店分店的員工熱情地向我打招呼。 


我淡定地慢慢行入去,不出五秒就見到個Sales急不及待咁衝埋黎Serve我,可想而知呢間店鋪競爭都幾激烈。 

見到佢咁熱情,同樣做Sales既我反而以柔制剛,報以一個簡單既微笑示意就算。 

個Sales距離我有大概十步之遙,而我黎既目的唔係購物,而係退貨。 

之不過,我唔會咁急不及待咁一黎就叫人幫我,反而,我應該先視察一下環境。 




「我自己看一下就行了,謝謝你。」 


首先第一步,我要扮成大陸人。 

咁做既目的除左減低店入面員工既懷疑,更重要一點,就係令呢個踴躍既員工唔會走左去。 

呢點好重要。 



如果我一味係咁行唔買野,假如有其他客入左黎,佢一定會為左跑數而走左去,到時候我又要搵另一個員工幫我辦理退貨既話… 

同殺人一樣;行兇既時候愈多目擊者,愈對兇手不利。 

而且…我仲等緊一個機會。 

店鋪人流最高峰既時候。 




雖則話係澳門分店辦理大筆現金退款唔係未試過,但咁大筆資金一時要退比客人,必然會引起好多員工既注意,呢一點…我一定要非常小心。 



我望一望隻錶,時間係兩點三十分,即係仲有半個鐘既時間。 

「請問這款圍巾有什麼顏色?」我扮客人拎起件貨問道。 

『哦,這個有十三種顏色,是純羊絨製造的,產地是倫敦,用起來非常柔軟舒適,送給女朋友或自用都可以喔!』 


我心諗…哪有女,你老母。 

不過,估唔到澳門既員工咁sell得,將產品既資料倒背如流,話唔定我搵左個Top Sales都未定。 




「哦…這樣…那請問有打折嗎?」呢句係大陸客必問既對白。 

『不好意思先生,這款是經典款,永遠都不會打折的。』 

「是嗎…」我行近個Sales,細聲問:「如果…我有朋友是員工呢?員工有幾折?」 

Sales聽到呆一呆:『這個…你要問你朋友喔,我不太清楚。』 

「是嗎?」我目露兇光,表露出幾分不滿:「是不太清楚,還是不想講呢?」 

『先生不好意思…』 

「你不怕我投訴你嗎?」 



『呃…對不起…我們員工是不能講的…因為…這個會對其他客人不公平,如果你朋友真的有折扣,你大可以問他…真的不好意思。』 


哦?估唔到佢都幾識執生。


「沒事兒,沒事兒,其實我朋友告訴我了。」 


『不過提醒先生一下,如果要用員工折扣,一定要員工本人才可以的…還有出示員工證…』 


我就係等緊佢呢一句。 


「這樣啊……」我拎起右手拎住袋貨比佢睇。 



『這個是…』 

「這是你們店的貨品,我之前買的,這個是發票。」 

『那先生是想……』 

我解釋:「因為我買的時候是沒有折扣的,後來我才知道我有朋友是這裡的員工,所以我想用折扣的價錢買回來。」 

『但…對不起…我們沒有這個服務的…如果一旦開了發票,就算你之後才發覺有折扣,電腦也不能把差價退回給你的…』 

「是嗎?」我面露微笑:「那如果…我現在是退貨呢?」 

『退…退貨…?』 



「對,我現在退貨,然後我再找我朋友來買。」 

『這個……』 

我見佢猶豫,就再下一成:「退貨應該行吧?發票上不是寫一百八十天之內全世界的分店都可以辦理退款或換貨嗎?只要貨品是沒用過。」 

『是這樣…可是…』 

「你看看吧!」我將一袋貨打開比佢睇:「這些全部都沒用過。」 

『那…那可以,麻煩這邊。』 

「好。」


雖然我聽到個Sales好唔耐煩,個樣又嫌麻煩又黑口黑面咁。 


但其實佢已經一步一步咁跌左入我既圈套入面。 

因為,如果我一開始拎咁大堆貨黎退既話,傻既都知有問題。 

有咩人會買左咁多貨,隔左一陣就拎黎退?仲要款款差唔多一樣? 

所以,我黎退款,只係爭一個合理既「籍口」;而岩岩個Sales已經幫我達成左呢樣野。 

退貨既籍口就係:因為買果時唔知道員工有折扣,但後來發現有朋友係員工,所以一口氣退款,打算再用員工折扣買回,從而慳返d錢。 


呢個就係我令到果個Sales腦入面諗緊既諗法。 

但當然,我退左款就唔會買返。 


『先生請稍等一下。』 

我呆一呆:「什麼?」 

『因為我是新員工…』Sales腼腆尷尬地道:『所以…不能辦理退款,我現在去找主管來幫您,麻煩請你稍等一下。』 

「……」 




當下我內心只有一句對白。 


「奶野。」



我竟然咁黑仔,遇著一個新黎,而又辦理唔到退款既員工…! 


而且…佢仲要搵主管… 

不過應該冇事…冇事既! 


呢個時候我不斷係心底催眠自己。 

我係一個大陸客…我係一個黎退款既大陸客…我係一個貪圖折扣黎退款既大陸客… 

然後不斷深呼吸…嘗試減低自己既緊張感。 

因為我好清楚知道,萬一比人懷疑,什至出事會有咩後果。 


『你好先生?』 

「你好…」 


我擰轉頭,企係我面前既,係一個矮我成個頭,好細粒既小妹妹。 

外表睇落只有二十歲,驟眼望落去比我仲要後生。 

佢長髮及肩,皮膚白皙,著住一條素黑色既修身及膝裙,打扮明顯同店入面既其他員工唔同。 

最吸引人既,係佢四周彌漫住一陣好甜既香氣。 

如果話Hyuna係韓妹既話,咁眼前呢個女仔一定係小龍女。 




『請問是需要退款嗎先生?』 

我望住眼前呢個女仔發哂呆。 

『先…先生?』個女仔側一側個頭問。 

「係…」我望到入哂迷。 

『呃…唔好意思…』 

「下…?」 

個女仔扁哂嘴咁楚楚可憐,用佢水汪汪既大眼望住我。




『唔好意思…岩岩我同事同我講話先生係中國人,我唔知先生你識講廣東話…』 



廣東話…? 

弊…!! 

我竟然望到入哂神…唔記得左自己係大陸人! 

「呃…」 

『先生…?先生?請問有咩可以幫到你?』 


果個女仔不斷咁靠近問我,如果冇估錯既話,呢個女仔應該就係呢間鋪既…經理! 

因為主管可以係Team Leader,可以係經理,甚至係Senior Sales都得, 

定義上其實冇咩分別,只要係當日上班最大果個就係主管。 

但退款呢d野咁小事…,應該多數唔會煩到主管架? 


唔通…呢個女仔唔係經理…?但我望佢個樣仲細過我!如果係其他職位…以佢咁既年紀根本就冇可能做到。 

唯一既可能,就係佢同我地店個Zoe一樣,都係讀好多書,大學,甚至碩士畢業, 

再直接入黎做經理…不過就算係咁…二十歲就有咁既學歷?呢個人… 


一啲都唔簡單。 





「嗯,其實我係經常來往大陸做野既香港人。」我情急生智地說出。 

『哦…』女仔摸住下巴:『我同事岩岩同我彙報左,話先生有貨品要退,請問係咪?』 

「嗯。」我將袋貨放係附近既收銀台。 

『請問有冇帶單黎?』 

「有。」 


我從銀包拎出「我親自打既收據」。 

女仔接過發票後:『好,唔該哂你先,阻你一陣。』




呢個時候,個女仔一直眼仔碌碌咁望住張收據,我個口唔知點解特別乾涸。 


應該係心理影響,令到我不斷咁吞口水,而且,我既呼吸愈來愈重。 

佢一路睇,愈睇愈仔細;我個心就一路…噗噗…噗噗咁跳,愈跳愈沈重。 


唔知係咪又係心理作用,定抑或呢啲叫作賊心虛? 

我既視線完全停留左係佢身上,望住佢精緻既正官…亮白粉嫩既肌膚, 

佢既一顰一笑都牽動到我心靈既起伏…… 

呀唔係,應該話佢每縐一下眉,我就好似一個洋蔥咁,一層又一層咁比人撕開! 

好怕佢會發現到d咩蛛絲馬跡… 


本身,我都好地地,以為可以好輕鬆就完成任務。 

但一落到場,面對住實力未知既對手,我既心情就開始緊張起黎。 

甚至…連自己有咩計劃,有咩部署,有咩臨場應變…都完全唔記得哂! 


忽然,我明明應該扮演一個貪小便宜大陸人; 

但係眼前呢個女仔影響之下,我就赤裸裸咁做一個不折不扣既罪犯! 



『咦!』 

「嗯…!?」



個女仔係出聲之前,我留意到佢望左我一眼… 


唔通…唔通佢發現左…? 

無理由…!我明明計劃得好天衣無縫…無理由! 

就算要Check都冇可能立即知道出錯! 

我要冷靜…冷靜… 



『先生?』 

「係…?」 

『Um……』女仔莞爾一笑:『你好似企得好累咁…不如你到果邊坐下?』 

「唔…」我緊張起黎,慌忙道:「唔洗喇,你盡快幫我辦好,我趕時間。」 

『但唔係咁快可以處理到架…加上我地而家冇咁多現金,需要少少時間。』 

「咁……」我開始不安。 

『黎啦,』女仔由收銀處行出黎,拎起我袋貨甜笑著:『拿,我帶你去果邊梳化~』 

「咁好啦…唔該哂你…」 

『嘻嘻,唔洗客氣~我應該既…』 


我一路跟住個女仔,雖然覺得佢係一心想幫我…但, 

佢愈係咁,愈對我好,我內心就愈不安,愈難受。 

佢而家做緊既野,就好似不斷咁試探我咁!唔止,唔止係咁! 

佢好似話比我知:「我而家比機會你,要返轉頭仲黎得切。」 


係佢甜蜜既微笑底下…到底收埋左d咩? 

而家呢種情況,就好似「諸葛亮」不斷咁放生「孟獲」一樣;七擒七縱。 

唔可以一直係咁比佢牽住鼻子走… 

冇錯! 

要反客為主!




「…唔好意思。」 


『嗯?』女仔擰轉面抬起頭望住我。 

「請問…」我帶著懷疑既眼光:「你係呢間店既咩人?」 

『我…?』女仔好奇問。 

「你黎幫我唔係應該介紹左自己先架咩?」我追問。 

『呃…唔好意思…其實我係……』女仔講到一半時。 

「再加上萬一你唔係呢間店既員工,一陣我係度等你,你偷走左我袋貨咁點算?再加上你同其他人既服裝都唔同,你又唔係著制服,又冇名牌,我點知你係咩人?唔好怪我咁講…因為…你知好多大陸人係呢度『搵食』架喇。」 

係短短三十秒內,我立即將雙方既氣勢互換。 

『喔…係係係,唔好意思呀先生…我唔記得介紹自己係我唔岩。』 

「唔緊要。」我稍為重拾自信。 

『好就係呢度,』少女放低袋貨係梳化:『先生你好,我叫Athena,係澳門店既總經理。』 

「總…經理…」



總…總經理… 


我眼前既呢個女仔…竟然係一名總經理…?! 

冇可能…一定冇可能! 


話哂我都係呢間公司做左大大話話都超過四年,香港公司最大既人明明全部都係鬼佬黎! 

有咩可能係眼前既呢個o靚妹?! 

再加上…總經理有咩可能會為左退款咁小事而出黎幫客人? 

唔通,係因為岩岩幫我果個Sales…其實佢唔係新黎…而係一眼就睇穿左我?! 

再扮新入職唔識退款,然後搵店入面最大果個黎審我? 


仆街!似係喇! 


而家呢個女仔…呀唔係,呢個總經理一定係拖廷我時間… 

而另一個Sales就去左報警! 

換句話講,即係好快就會有警察黎拘捕我… 

我係咪應該…應該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