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廢話!』趙政祺一臉兇惡:『我不是在問你們這個!』

眾人不敢發半點聲音。

趙續道:『我是問你們對當天的行動有什麼想法,不是問你們對佔中!香港人是生是死都不關你們的事!現在的情況是,他們活了,你們就死定了!』



『咩意思……』阿dee問道。

『你還不懂嗎?』趙兇巴巴地瞟了阿dee一眼:『新聞說的告士打道,你沒聽著嗎!?』

『有……』阿dee低聲認錯。

『那,』趙保持冷靜:『你們先報告一下準備了什麼。』

眾人面面相覷,對趙政祺起伏不定既情緒一時未適應過來。




此時準備充足既阿沁就開口:『我準備左當日行動既地圖,我同阿dee商議好,我當日會作為一個煽動者去令該地點既市民將所有注意力集中係馬路之上,而行動地點已經定好,係馬路旁既一間酒吧,阿dee亦托朋友既幫忙,可以得到果間酒吧係早上既使用時間。』

『酒吧?』趙問。

阿dee回答:『係,阿沁要作為一個煽動者,好大機會會被現場既cctv影到,所以係室內;半露天既環境之下先會避到攝影,酒吧係唯一做到既地方,第一、酒吧係早上唔會營業,實為empty place,阿沁亦可以係酒吧既後門逃脫,不留痕跡…而且…』

『等等,』趙發現端倪:『剛剛阿沁說你找朋友幫忙?』

『……』阿dee額角冒汗,立即澄清:『唔…唔係,我只係搵人借左條酒吧既鎖匙,唔係朋友…阿沁講錯左。』



阿dee即時輕撞一下阿沁手臂。

『係…係我記錯,sorry。』阿沁和應著。


阿dee一想起自己千方百計都要瞞住elise,就係因為唔想將佢牽涉入呢件事入面!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阿dee千想萬想都想唔到阿沁竟然會唔小心講左出黎。

重要係趙政祺面前被佢聽得出!


『還要瞞我嗎?』趙拋下一個質疑的眼光。



『…………』二人沈默。

『我早就知道了。』

『下…?』阿dee心底一愕。

『你是找了新義安的人吧?』趙追問。

『我唔知…』阿dee回想起酒吧之事。

『他們的老大有跟我聯絡過了,得知我來也請我吃了頓飯。我也好奇為什麼他們會知道我來了香港,結果他們沒問,我也沒查,自然就知道是你們幹的好事了。』


『對…對唔住!』阿dee立即認罪:『今次件事我半句都冇講出去畀其他人聽!我只係叫我朋友幫我配一條鎖匙!佢咩都唔知!!唔關佢事架!!』




阿沁係旁邊望住阿dee,心中不禁歎氣…阿dee衝動、唔夠冷靜既性格又再次表露無遺。

只係被趙政祺隨便試一試,就將整件事和盤托出,為左女人…實在太感情用事。


『何嘉螢…對吧?』

阿dee瞪大雙眼,目瞪口呆地望住趙政祺。

『怎麼樣?』趙狡笑問:『很喜歡她嗎?』

『佢真係…真係咩都唔知…我求下你!我求下你唔好搞佢!你對我點都無所謂!』

『阿dee…』




『放心,』趙親切的道:『我也不喜歡節外生枝,不過,行動假如失敗的話,相信你也知道會有什麼下場。』

『我知道!我知道!』阿dee感激流涕:『我一定會盡力完成!!!』

『就憑你嗎?』趙政祺指著電視:『你看看,你有信心嗎?』

阿dee不加思索:『有!』


『說來聽聽。』


當然,阿dee並無咩特別準備,因為佢覺得事前幫阿沁搵適合既地點,已經做得非常充足。



再加上,自己既責任明明就只係解款當日先需要行動,而家趙政祺忽然要阿dee證明點樣有信心…

即使技窮,阿dee為左elise都要頂硬上。


『照而家情勢黎睇…唔知會持續幾耐…最有機會…當日既解款行動都有機會取消…所以要等下一次機會都唔定……』


『無稽之談。』趙政祺冷不防一句。

阿dee立即兜:『都有可能用另一條隧道去運錢…!可能用東隧…西隧…』

『算了吧你。』趙政祺視線轉向阿沁身上:『你說。』

『其實講既並非全錯,』阿沁冷靜分析:『警方已經出動到催淚彈,我地定好既地點…告士打道而家幾乎全面被佔領,係未來呢幾日係最重要既一環,要睇埋政府既態度,以及佔中行動有冇升級。最壞既打算係,當日取消。』


『垃圾。』趙政祺冷嘲:『我要的是怎麼樣能成功,不是要聽你們放屁,不是要聽什麼失敗,我要的是成功!』

『我…』阿dee失去常性:『我地可以令佢地走!!』

『阿dee……』阿沁同hyuna同時望住阿dee。


『繼續說。』趙政祺稍露笑意。

『警察做唔到,我地可以利用"另一邊"既人!』阿dee獰笑著。

『甚麼人?』趙追問。

『而家香港可以話係四分五裂,除左佔中既人之外,更多既係反佔中;為生活打拼既人!』

『還有呢?』趙政祺步步進迫。

『仲有…仲有…』阿dee將所有聯想講出:『以趙小姐你既能力,大可以出少少錢,請黑幫既朋友去幫手!到時黑白兩道夾擊,果班示威者一定會走!因為佢地只要見到一件流血收場、甚至有人死既事…其他人就會好似骨牌效應咁,擔心自身既安全而撤退,到時警方就會逐點擊破!不出半年…唔係!不出兩個月,一定會回復正常!』


呢個時候,hyuna望住阿dee都一語不發,阿dee就好似變左一個視人命如無物既人一樣。

就算係阿沁,面對住呢個認識左十幾年既兄弟,自己亦從來未見過阿dee呢一面。

雖然阿dee講既每一字一句,都非常鏗鏘有力,而且成功既機會絕對唔係等於零;

相反,呢種亦係最快捷,最直接既成功方法!不過,呢種方法同樣地係…

最冷血。


『阿dee!你傻左咩!』阿沁阻止道。

『係…係囉…阿dee…』hyuna指著電視:『你睇下果啲人…係學生黎架咋!仲有好多小朋友…同老弱婦孺…警察出動武力已經好唔岩…而家你仲話要……』

『阿dee,你係咪傻左啊?點解連呢啲說話都講得出?!』阿沁怒道。

『我傻?』阿dee憤慨地看著二人:『我傻定係你地傻呀?!』

『你講咩……』阿沁呆了一呆。


『而家係佔中緊要啲,定係自己條命緊要啲呀!?』阿dee一矢中的。

『但…你都唔可……』hyuna講到一半。


『屌你老母你兩個咪撚扮哂清高啦!!』阿dee立即打斷道:而家係自己條命啊!!有咩緊要得過自己條命啊?今日係開始,再係咁落去你同我都會死架!到時你地咪一樣後悔!!』

『………』


阿沁呆若木雞,除左係因為阿dee講得好岩之外,更重要一點係阿dee竟然係一剎那間,

完完全全變左另一個人。


『你地係咪唔知咩叫"唔見棺材唔流眼淚"啊?下?我傻?我傻都唔夠你地唔要條命咁傻啊!!』


啪-啪-啪


『說得不錯。』趙政祺拍著手點頭:『果然,阿dee你真的很能幹大膽。』

『……』阿dee稍稍冷靜落黎:『但而家最先處理既問題,唔係平安夜既事。』

『哦?那你覺得是什麼事。』趙問。

『應該係點解決佔中既事,只要佔中一完,平安夜既行動就可以繼續。』

『嗯嗯,』趙十分同意:『說的也是。』


『…………』阿沁同hyuna默然不語。

『那你繼續說說。』

『好,』阿dee看著眾人:『而家要做既第一步係要拉攏反佔中果班人,我地可以先搵左其中一個核心組織既人物,然後以佢為中心,將反佔中既勢力不斷擴散開去。』

『繼續。』趙拍一拍hyuna:『把阿dee說的錄下和記下。』

阿dee稍等一會,自信滿滿的續道:『然後趙小姐可以出一筆錢,收買反佔中既人,以及一啲本地既黑勢力。以我所知,圍村入面有好多親中分子,趙小姐大可以從佢地入手…不過…要搵有勢力既人…就比較困難……』

『這個你可以放心。』趙自信的說:『你要找的人,就在你身旁。』

『下…?』



三人異口同聲,然後視線轉向身旁既一個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全程都不發一語,只係安靜咁坐係一邊聽呢次會議既內容,就好似局外人一樣。

而且,趙政祺竟然早就安排好一個黑幫既人係呢度?

阿沁內心都不禁想著;唔通…趙政祺早就預料到阿dee會建議到呢件事出黎,

再將阿dee講既野都錄低…咁阿dee咪自動成為左件事既主謀!?

唔單止咁,依趙政祺岩岩既對話,佢可以講得出何嘉螢呢個名,即係話佢早就查過呢個女仔。

再刻意係阿dee面前提呢個名,等阿dee因保護之心而挺身而出,再加上趙政祺完全了解阿dee衝動既性格…甚至連呢個女仔可以激發到阿dee既能力都估到…


『阿…dee…』阿沁心中默念著。


『大家好。』中年男終於開口同眾人打招呼。

『哎,讓我來介紹好了搞叔叔。』趙笑道。

『哈,好,我都好耐冇聽過人介紹自己。』中年男笑道。

『這位是劉國雄,是黑幫的前老大,在十幾年前因犯案被關,剛剛在2013年年尾滿刑出獄,我邀請他,就是想商議一下處理這次佔中意外一事。』


『真係後生可畏…』年介五十中年男輕歎:『江湖上既人都叫我搞屎雄,你地可以叫我"阿搞"或者"搞叔"』

『搞叔……』


阿沁被此人的氣勢所陣攝,眼前呢個人,無論係面對電視入面既武力鎮壓,定係阿dee言兇殘言論,佢都不慍不火,處之泰然地保持冷靜,係表情上更係毫無懼色…

正常人…會係咁架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