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8日凌晨宣佈完佔中行動後的早上。



阿沁一早已經起身梳洗,將所有準備好既資料入落手指,

然後換衫著鞋落樓等待趙政祺既專車接送,同時間,阿沁並無咩特別既擔心,

即使係發生左佔中一事,阿沁都無太大既反應。




阿沁係馬路旁等待,不消一會一輛熟悉既車,車牌KC3154已經慢慢駛近。


『上車。』


登上車後,阿沁經已見怪不怪,身邊有兩名西裝人士,情況就同上一次去火炭一樣。

唯一唔同既,上次係房車,今次係普通私家車。



能夠有窗外既陽光透入,令到阿沁既心情平伏不少。


叮咚-

叮咚--





係前往會議既車程中,阿沁既手機響過不停。

無他,幾乎千篇一律都係新聞既通知,新聞內容清一色都係關於「佔中」一事。

呢一串串不尋常既新聞動態,令到阿沁終於關注起事件上黎。

阿沁指尖於螢幕滑動後,不論係社交軟件,定係新聞APP,都出現大量佔領報導。


《戴耀廷:佔領中環正式啟動!. 蘋果日報. 2014-09-28》

《聲援香港爭民主 繫上黃絲帶 簽連署 聲援香港爭民主. 蘋果日報. 2014-09-28》

《【佔中啟動】長毛下跪求學生不要離開  有線新聞.[2014-09-28].》 



《過千中大生通過無限期罷課 要求特首下台28-9-2014》

《【27/9 19:00 警員在夏慤道出示開槍警告】2014年09月28日》

《零晨3時28分無懼鎮壓 六萬人佔中叫梁下台. 蘋果日報. 2014-09-28》



「嘩…唔係下嘛…」


阿沁不斷收看每一則有關既新聞,原來事情比起自己想像中嚴重好多。

應該係超出自己想像。



係近呢一個月以黎,阿沁都只係為左十二月既事而埋頭苦幹,

幾乎咩人都冇見,電視都冇開,一味開住電腦去Google金庫至長沙灣一段路線。

阿沁自知呢場係一場關乎生死既角力,所以就算咩新聞都冇擺係心上。

直至呢一刻。

因為,呢單新聞好有機會威脅到自己既性命。


雖然係咁,但阿沁一路收睇新聞,仲有直播佔領既影片,

一幕又一幕震憾人心既畫面不斷傳到阿沁既思緒之中。



香港,係一個法治既社會,但點解代表正義既警察會去攻擊手無寸鐵既市民?

警察,唔係應該去拘捕壞人,警惡懲奸架咩?

好似趙政祺呢種壞人佢地唔去拉?反而去傷害,去剝奪香港人、自己人既表達訴求既自由?


阿沁上住youtube,所有熱門既影片都無一不是佔中既影片。

絕大部份仲要係警察使用武力、武器、胡椒噴霧…

呢一刻阿沁感到…好似世界末日,世界大亂一樣。

阿沁不斷搜尋,原來佔中行動既起因,大致上係因為中國對香港政治既干預;



表面上係一國兩制做到公平,實質上將來香港既領導人都只不過係中央既傀儡。

一想到呢一點,阿沁就概歎…原來自己同趙政祺,就好似香港同中國一樣。

難怪,香港會作出反抗。


阿沁心想:「唔通…呢一種就係契機?反抗…一定要反抗!」

但,講就容易,做就難。

表面上自己同趙政祺係同一陣線之上,但終有一日自己一定會被趙政祺所消滅。

正如香港既命運一樣。

雖然阿沁好想支持佔中,但無奈繼續發展落去,一定會影響到自己生命既安全。

係一陣既會議之中…一定要留心聽趙政祺既對策。



嘶------


『到,落車。』

『下!?』阿沁望一望車窗:『呢度?』

『係,落車。』


阿沁側首一望,翠綠既光線散射到阿沁的眼中,定晴一看,驟見遍地草木扶疏,渺無人煙之境。

甫下車後,迎來一陣急勁既青風,阿沁稍稍遠眺,原來自己置身於半山之中。

係仲未知道呢度係咩地方時,前面已經有一間別墅大屋,大門敞開,門旁亦有數人把守,正等待自己入去。

即使係第二次見面,阿沁都毫無半點放鬆,緊握住裝有文件,以及行動資料既手提電腦袋,一步一步地接近該大宅。

同上次唔同,呢度處於郊外,甚至可以用荒山野嶺來形容,係進入大宅時,明顯比上次既保安簡單。

阿沁仍記得上一次,先要搭升降機,仲要放低手上既電子設備,反而今次隨隨便便就可以進入。

經過大閘,迎來一個花園,園中有一個小型噴水池,阿沁繞過噴水池後,便推開大門,進入大宅之內。

咯咯------


阿沁禮貌地輕敲木門,小心奕奕地踏進豪宅大廳。

『快過來。』

打量一下四周後,猛然聽到趙政祺嚴厲既聲音,令到阿沁立即肅然起敬,不敢怠慢。

經過設有水晶燈既玄關後,阿沁就黎到大廳之內。

大廳佈置簡潔鮮明,運用了大地色系設計得像古歐陸風格的裝修,而且有一部約六十吋既超大液晶體顯示螢幕;正播放著直播的新聞。

梳化上有幾個人的身影,兩男兩女。

其中阿dee、趙、hyuna的身影一眼就認得出,但仲有一個男人……

果個男人梳有清爽且簡約的短髮,身穿著深藍polo恤衫,驟眼睇,應該係一個年介五十之人,見佢戴住一條金鏈,仲有些少紋身…恐怕不是善男信女。


『坐下。』趙政祺望住電視道。

『好……』阿沁同阿dee點點頭,坐到他身旁:『而家…?』

『阿沁…』hyuna指著電視:『睇新聞先…』


阿沁望住眾人,神色凝重,個個都屏息靜氣,氣氛之詭異沒人多發一聲,不禁令到自己都緊張起黎。

尤其趙政祺,表面上好似睇緊電視,實質上木無表情,胸有成竹的樣子。

阿沁向身旁橫了一眼,令自己更在意既,係果個來歷不明既中年男人。

呢個男人全身散發著一股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既氣勢,就好似生命中經過千槌百練既經歷一樣。而且佢相貌老實,絕不像陰險狡詐之人。


阿沁不斷想著:『唔通…佢係黎取代我既?定係黎幫我地…?趙政祺信我地唔過?正常黎講…呢次行動我地應該都夠哂人,點解趙政祺要請多一個幫手?照常理推斷,假如要多一個人,早就應該係第一次會面就出現先係。睇佢坐係趙政祺身邊,而唔係坐係我地呢邊,相信趙政祺識佢比識我地要耐。甚至比hyuna要耐!』


係因為佔中?因為要取代自己?

一個又一個問題,不斷浮現係阿沁腦海之中。

同一時間,電視又有突破性、且吸引眾人視線既影像。



『警方不斷使用胡椒噴霧射向示威人仕,而係最前線既示威者同警方亦不斷有衝突。』

『警方已發出新聞稿,呼籲示威者停止衝擊,否則使用更高武力。』

『示威者已佔領多條主要道路;包括金鐘道東行、告士打道西行、干諾道中、夏慇道來回等已全線封閉,現時港島既交通非常擠塞。』

『各位,而家警察高舉左個牌…』

嘭-嘭-嘭-

『各、各位!警方係干諾道中已經施放左催淚彈!警方施放催淚彈後有大批示威者立即散開。』

『重複一次,據現場顯示警方係施放左最少三枚既催淚彈!大批既示威者隨即撤離路面,佢地係向住中環同金鐘既方向退後。警方係早前發稿呼籲停止衝擊防線,否則會使用更高武力,而剛剛亦施放左多枚催淚彈。』

『據我地既資料顯示,警方係自零五年韓農反世貿會議以來第一次使用催淚彈。』



慘叫、驚呼、嚎啕大哭不斷傳遍整個大廳。

白煙中既市民不斷四散,當中不乏小朋友,學生,女性,老人;

現場煙霧迷漫,全部民眾都立即退後,與親人因混亂而失散。




『嘩…唔係呀嘛…』阿dee不禁開口。

『點會…』hyuna不忍觀看落去。

『怎麼樣,』趙政祺看著眾人:『想聽聽你們有甚麼想法。』


『政府…係咪痴左線…』阿沁衝口而出。

『放催淚彈…?下一步係咪出解放軍呀?』阿dee驚愕道。

『咪係!』阿沁立即發話:『我頭先搜尋過,全部都係佔中既新聞,而家幾乎已經失控!』

『啲學生…好慘……』hyuna宛惜道。



『廢話!』趙政祺一臉兇惡:『我不是在問你們這個!』

眾人不敢發半點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