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你是趙政祺的人吧!!』
『你…唔…啊…!』
『你這賤人!』『想來套料是吧!!』
『我沒…沒有……』
『那這個是甚麼來的?!』『我剛來就看到你拿著它了!』
『這…』
『哈哈?手機錄影?想拍是吧?』

『嗯…啊…唔好…好痛…呀…!』





阿沁嘴角不停地淌著鮮紅的血,脆在地上竭力地喘息著。

當趙政祺用平板電腦播放一幕又一幕Hyuna被強姦的影片後,阿沁彷彿被抽去靈魂一樣呆跪當場。

雙眼雖被打至紅腫,但瞳孔卻放大地看著最心愛的人被粗暴地蹂躪著。明明自己不想看,但眼眸卻不由自主地看著這血淋淋發生過的事實。

阿沁完全不敢面對這個現實,因為自己剛剛才覺醒,誰是自己最愛的人;但此刻…竟然看著她被強暴…。阿沁唔敢相信影片中既人係hyuna,甚至不敢相信現在發生的事。



趙政祺見阿沁呆若木雞,於是便走到他身旁,輕聲道:『怎麼樣?是不是很精彩?』

『………』阿沁默然不語。

『我說啊…』趙政祺狡笑道:『早就知道你對她餘情未了,所以我表面上派她去做事,但實質就是要這段影片啊,哈哈哈哈!』

趙政祺看著阿沁如喪家之犬愈感痛快。

阿沁不願面對:『你唔洗呃我…入面果個女仔根本唔係hyuna!你要殺就殺我!唔好搞佢!』



『哎唷?終於說話了嗎?』趙政祺橫了他一眼:『你不相信嗎?月沁啊月沁,你還是面對現實吧!』

『冇…冇可能!Hyuna一定識保護自己!』阿沁吐著血激動地說:『呸!你唔撚洗再呃我!!』

趙政祺喜上眉梢:『哈!不信自己聽啊!?難道你女朋友的聲音都聽不出來嗎?』

『………唔係…唔會…唔係真……』


阿沁內心劇痛無比,彷彿呼吸不到一樣難受。

憤怒、悲傷等負面情緒已充佔阿沁的內心,但影片卻並無因為阿沁既心痛而停下,

反而繼續無情地播放……




『嗚啊啊啊!!!』阿沁痛苦地嘶叫著,試圖擺脫巨漢:『熄左佢!!!我叫你熄左佢呀!!』

『怎麼了?你不是很跩的嗎?』趙笑說。

『我要殺左你!!!!殺撚左你!!!』


阿沁咬牙切齒,極力地掙脫束縛,但可惜仍不敵壯碩巨漢的蠻力制服。

反而更被痛打一頓,以致本來虛弱的阿沁倒在眾人當前,雙眼半開不合地看著背光的趙政祺。

阿沁此時什麼都做不了,身受重傷倒在地上奄奄一息,而眾人卻對著他嘲笑著。

即使阿沁唔再睇,唔再望,但影片播出的慘叫聲仍不絕於耳。




此刻阿沁好想一死了之,但卻連自己條命都控制唔到。


『現在你明白什麼叫比死更難受了吧?』趙嘲諷著。

『嗚…嗚……點解…點解你要搞佢…嗚…點解呀!!』

趙政祺冷冷地笑:『不是我故意要找她,是因為她有利用價值呀。』

『你要針對我就搵我!!嗚…點解要搞佢呀!!佢幫左你咁多!!點解你要咁對佢!!』

『原因很簡單。』趙說。




阿沁痛哭著半張開眼看趙政祺。


趙續道:『一切,都是因為你呀,月沁。』

『嗚…』


『雖然我早知道她任務會失敗,但一來可以引到你出來,二來我只要安排酒店的服務員幫我送點東西進去,自然很簡單就可以把我想要的罪證拿到手了。』

『咁…嘎…嘎…關我咩事…』

『你說關你什麼事?』趙好奇道:『你是真傻嗎?要不是你逃跑,我可沒想到可以這樣子利用她呀!!哈哈!』



『因為我…害到hyuna咁…?』阿沁沒靈魂地回應著。

『對。就是因為你。』

『我……』


『不是你的話,hyuna根本不會有事。』

『係我……』

『對!是你親手把自己最愛的人害死了!不,是比死更難受!』

阿沁重覆著:『我害到hyuna咁…』

『月沁,已經不止一次了,你知道她有多愛你嗎?你還記得hyuna早在兩年前就認識我了吧?』

『……係我害…』

趙政祺沒有理會繼續講:『還記得張經理嗎?當時hyuna怕我會對你不利,所以就犧牲自己的幸福,忍痛跟你分手去接近張經理,但你還記得你是什麼反應嗎?』

『我……hyuna…』阿沁語無倫次著。

『對!』趙政祺猙獰地瞪著:『你當下問都沒問就讓她走了!你知道她心有多痛嗎?』

阿沁沒有表情,但不斷流著淚:『我…』

趙愈講愈興奮:『不止這次,你可知道她那半年忍受了多少嗎?她這樣做全都是為了你啊!月沁,可你呢?你怎麼對她?』

『我…放棄…左…佢……』

『錯!你不止放棄了一個很愛你的女孩!你更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她!』

『我傷害左…』

『不止是心靈,還有肉體上的痛苦,都是阿沁你一手賜給她的呀!』



『嗚…唔好再講…我求下你…嗚嗚…』

『她給你愛,可你呢?每次都一走了之!你有資格去心疼她嗎?』

『唔好!我唔想…唔想聽!!』

『你看!你看著!』趙拿著平板電腦:『裡面的女孩正被一個禽獸強暴啊!』

『我唔睇…唔睇啊!!!』阿沁不斷掙扎可惜不果。


『她是誰?她就是你的女朋友啊!那個很愛很愛你的女朋友!那她為什麼會這樣的呢?』

『我…唔知!!!!唔知啊!!!』

『不,你是知道的,完全是因為你,月沁。hyuna她痛苦的呻吟著,完全是拜你所賜啊!』


『係我害到hyuna咁…』

『你知道你這種人最應該怎樣嗎?』

『我………』


『你把hyuna害到生不如死,你覺得你還有籍口生存嗎?』

『我…』

『死已經便宜你了!你看看你女朋友,每晚都在被強暴著呢!』


『係…係我…害到hyuna…嗚…嗚嗚啊!!』

『你知道嗎月沁?hyuna曾經跟我說過她最想要和你一輩子,即使你沒有車、沒有房,她都願意跟你一起打拼,可是你呢,就總是想著她是拜金的女生,對嗎?』

『…嗚……嗚…嗚…』

『虧你還說自己有多愛她,難道你逃跑了就沒再留意她了嗎?你可真自私啊!要是你暗中保護她就不會這樣了!』

『嗚…嗚…』


『月沁,如果你還有一點人性,相信你該知道應該怎麼做吧?』

『…嗚…嗚…嘻…哈…哈……』


此時,趙政祺終於露出勝利既笑容。



因為阿沁已經完全崩潰,躺在地上半笑半哭地抽搐著,

雙目無神,失去聚焦,就似一隻獵物死前的動作一樣。

阿沁既腦海中全部都係凌亂不堪既畫面,已經唔知為咩而存在,甚至唔知自己係邊個。

只有一個想法就係自己害死最心愛既女人,意志切底地潰散。


曾經有一個女人,願意為自己犧牲一切,但自己卻令她生不如死。


被虐打既痛楚,不斷流既鮮血,阿沁已經沒有理會,一心只有內疚同自責。

趙政祺見到阿沁神智不清後,就準備轉身離開海邊既廢棄貨倉。


『趙小姐,那怎處置他?』一名壯碩手下問道。

『他已經沒有威脅了。』趙淺笑:『你們幾個輪流監視著他,直到我通知你們,還有設備幾個監視器,這裡是密封的,只有一個出口他不可能跑掉。』

『明白,趙小姐。』

『啊,還有。』趙政祺橫了地上的阿沁一眼:『他已經不是個人,每天拿點狗吃的東西給他就行了。』

『狗…?』眾手下都很好奇。

『就那些吃剩的東西,我想看看一個人在這密閉的空間,大小二便都要在這解決,還吃狗吃的東西到底會怎樣?哈哈哈!!!』


幾名手下都面面相覷,眼前這個人實在太恐怖…不,簡直是變態。

『知…知道趙小姐!』

『怎麼了?』趙止笑而望:『覺得我很殘忍嗎?』

『不…不不會!』手下急忙回應。

『這個就是開罪我的下場,』趙拂袖而去:『你們看好他,不然就換你們。』

『了解!趙小姐請放心!』


趙政祺走後,數名手下呆站著,內心盡是驚慌,全部都不敢怠慢即時開始監視阿沁。

但只見地上既阿沁神智不清,癲癲癇癇,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抽搐著。

簡直同一個精神病人無異,手下走近阿沁,將阿沁綁在椅子上恐防他會自殘。


『係我…哈哈哈…係我呀…』


手下一邊綁紮阿沁時,不時聽到阿沁口中念念有詞,邊大呼小叫,

眾人都怕自己成為了下一人,心底都不禁凜了一下。

未幾,眾手下確認阿沁絕不可能逃脫時,開始討論起來。


『欸,那現在可以了吧?』

『嗯,可我們只有三個人,那該怎麼辦?』

一名年紀較長的說:『我們每人輪流監視他八個小時,我先監視吧!你們先去找食物給我,我吃剩的再給他。』

『那好。』另外二人異口同聲。

『記得我們要監視一個多月,絕不能有錯的!』

『明白。』

『那你們先去找東西,然後回去休息吧,其中一人八小時後回來接替我,行不?』

『好。』


另外兩名手下立即開始工作,剩下年長的一人留下監視。

即使年紀較大,但此手下都不敢有半點放鬆,全程注視著阿沁的動態。

不過,只見阿沁瘋瘋癲癲地邊哭邊笑,還不時有痙攣的跡像,恐怕連進食都有困難。

即使醫治得好,恐怕要變為正常人都已回天乏術。


-------------------------



翌日



『趙小姐,請問去哪?』司機問道。

『中銀大廈。』

『明白。』


司機一收到指令立即踩下油門,於別墅的小路中絕塵而去。

趙政祺此刻已準備就緒,先將威脅高總的證據拿到手,

然後把阿沁虐至體無完膚、精神失常,再以嚴密的保安、錄影機、監視著他;

hyuna已成棄子,同樣毫無影響力,被強暴後心靈的創傷必定難痊癒,更甚者應有創傷後遺症。

不殺二人係因為趙政祺免得都不想折外生枝,畢竟殺人終究是大罪。

現時只剩阿Dee平安夜當天早上的行動,以及趙政祺自己接下來的「談判」。



一切,已成定局。


咯-咯-咯-


『進來。』一把雄渾有勁的男聲說道。

『高總,有位小姐想要找你。』

『是誰?沒有預約你知道我是不接的。』

『是……』秘書猶豫了一下:『是一位小姐,她說有瓶"紅酒佳釀"想送給高總的。』

『紅酒佳釀?』高總停下手上的動作遲豫道:『叫她走吧,我可沒那麼多時間……』

『知道。』

忽然,高總臉色沈了一下:『等等。』

『嗯?』秘書止步回頭。

『叫她進來。』

『好的。』


秘書離開後,高總心情大變,立即警戒起來:『這個女人…想耍什麼花樣…』


[咯咯-]


『請進。』

『嗨,高總。』一名女子捧著一瓶紅酒進來。

『果然是你啊。』高總面露笑容,但一臉兇相。

『哈,高總可別誤會,今天來是送東西給你的。』趙政祺不慌不忙道。

『有什麼快說,我可很忙的。』

趙徐徐坐下:『還記得上一次在金庫時,小妹跟高總還沒聊夠呢。』

『還想聊什麼,那件保安的事我已經說了不可能的。』高總侃侃而談。

『不會不會,』趙政祺放下紅酒:『高總記得這瓶紅酒嗎?』

『這……我沒印象。』高總如實回答。

『那…』趙政祺取出平板電腦,開始播放影片:『這個有印象了沒有?』


影片開始播放,以第三身角度拍攝,而非高總親自執機拍的那段影片。

所以,影片中非常清晰拍到高總強暴hyuna的畫面。


『這是什麼。』高總額角開始冒汗。

『哎唷,你就甭裝蒜了,自己的身體都不記得嗎?』

高總毫不退縮:『你少來。這種影片年中有不少去勒索別人,你憑什麼說裡面的就是我?』

『哈哈。』趙冷笑:『想不到高總你還真的會裝傻呀!私人會所的登記名單我已經拿到手了。只要核對一下,還不確定那就是你?』

『………』


『還有呀。』趙政祺放大屏幕:『高總你的俊臉可拍得清楚得很呢!那可以高清拍攝,跟普通手機不一樣喔!』

『你!』高總開始焦急:『到底是什麼時候拍的!』

趙沒有回話,只是指著紅酒。

『紅酒?』

『還記得那room service嗎?那個就是我叫酒店安排的服務生吶!~哈哈。』趙政祺洋洋得意。

『原來…你竟然…!』此時高總節節敗退。


『我早就知道你有留意hyuna,從金庫那天已經看你對她虎視眈眈了,我就在想,高總你記憶力那麼好,會不會記得她的樣子呢?』

『………』高總默不作聲。

趙續道:『然後我就覺得高總你是聰明且行事小心的人,從上次偷拍我說話就知道了,所以hyuna那小妞只是我的誘利而已呀。』

『你這…!』高總恨得咬牙切齒。

『怎麼樣?』趙表面來意:『把那影片刪掉,咱們一筆勾銷。』

『哈…』高總笑得深不可測。

『你笑什麼。』

『哈哈哈哈!!』高總即時大笑起來。

『高總,你是瘋了嗎。』趙問道。

『哎呀!』高總定看著趙政祺:『我說你還真的夠可愛呀,小妹妹。』

『什麼意思?』趙警戒著。


『你要跟我鬥,還早個十年呢。』高總嘲弄著。

『哼,我說高總你是怕了吧。』

高總逐解釋:『我拍你的是商業罪案中極為嚴重的罪行,你拍我的,只不過是區區召妓的影片罷了。』

『哦?』趙政祺不甘示弱:『可沒那麼簡單喔,影片中的高總可以強姦!看女子極力反抗就知道了。』

『強姦?』高總冷笑:『我可以正正式式有付出金錢的吶!』

『那你不要迫我。』趙政祺怒道:『要是我把影片放上網,恐怕高總你的職位也不保吧?』

高總仍自信滿滿:『那又怎樣?就算有公司的人知道那又怎樣?我是這家銀行的副總裁,能罷免我的只有總裁一人。就憑你?』


趙政祺早料有此一著,即時露出勝利般的微笑。


『沒錯。』趙拿出手機:『這個就是總裁的電話,想我公司跟貴銀行年中有大大小小不斷的商務來往,其實啊,我跟總裁比跟高總你還要熟呢。』

『……』高總終於不敵:『那…你為什麼找我。你認識總裁何不找他。』

『我說過了,』趙續言:『因為高總你有不服輸之心。』

『什麼不服輸?』高總問道。

『因為高總你不服總裁,對他來了只有一年就當上總裁這事,令到高總你內心十分不甘,高總你可是服務了這個公司十多年的老臣子啊,怎麼可能輸給一個外來的人?』

『趙政祺…你果然有備而來,果然虎父無犬女…做事夠狠。』

『謝謝。』趙笑說:『不過不要跟我那老爸相題並論,他是他,我是我。』

『那你要我做什麼。』

『很簡單,只要你把當天的影片刪掉就可以,我不為難你。』

『什麼?』高總不信道:『你當天不是要我把金庫的保安解除半小時嗎?』

『不必了。』趙笑言:『就算高總你也不一定能勝任,而且,我也不想有自己的把柄被人抓住。』

『那麼簡單,好,我答應你把影片刪除。』高總語氣一轉:『那…我的影片呢?』

趙政祺取出一個文件袋:『在這裡。』

高總猶豫道:『我怎知道你會不會留有副本?』

『高總,』趙政祺不慌不忙:『你沒有本錢跟我談,你只能信我。』

『你什麼態度!』高總怒言:『你就不怕我跟你玉石俱焚嗎!?』

『玉石俱焚?』趙毫不畏懼:『高總,你知道嗎?假如我要你死,你不會活到明天。』


『嚏,你殺了我警察很快就會查到你!』高總反咬一口。

『沒錯,不過以我現在的財勢,我隨時都可以離開香港。』

『……什麼…』高總緊張得汗流浹背。

『今天就這樣,』趙政祺莞爾一笑:『那小妹我先走了。』

『……可惡……這女人…』





趙政祺萬事俱備帶著自信的笑容離開辦公室,一切只待行動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