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我係咪以前既阿dee?』




阿dee被阿沁cut左線之後並無灰心,反而仲露出一絲詭異既笑容。

係阿dee眼中黎講,由細到大自己都塑造成比阿沁弱既形象;

即使讀書成績有幾好,阿dee都會視阿沁為大哥,做事謙卑,絕不出風頭。




所以今日既阿沁一直都以為做所有事都比阿dee細心,卻無諗過一直以黎阿dee既能力都比自己強。

係頭先果短短二十分鐘既對話之中,阿dee表面好似好著緊好急功近利去引阿沁出黎,目的完全為左利益咁。

但阿dee認識左阿沁已經將近十年,一個身為十年既知己,有咩可能唔知道對方既脾氣?


阿沁雖然唔係一個好人,但內心心底仍有一鼓亦正亦邪既意志。



即使做左壞事,阿dee都知道阿沁凡事都會留一線。

另外係佔中一事亦知道阿沁可以為左班學生而放棄自己既安全,可見其捨己為人之心。


要阿沁自願返黎幫趙政祺做事?白痴都知無可能勸到。


不過,當阿沁問:『部手機係咪你既?』阿dee呢一刻亦曾感到被識穿。



幸好阿沁無再追問落去,否則自己今次無可能咁成功。


吱---吱-----

阿dee電話震動。


『喂。』

『幹得不錯,已經找到他了。』聽筒傳出趙政祺既聲音。

『嗯。』阿dee木無表情道。



『怎麼樣?出賣自己兄弟,感覺好受嗎?』

『哈。』阿dee冷笑一聲:『出賣自己兄弟當然唔會好受,但…我已經無當佢係兄弟。』

『哦~?想不到你蠻看得開的嘛!』

『趙小姐,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無理由為左佢一個人而放棄哂所有野。』

『哈哈!』趙政祺續道:『那你的阿螢呢?』

阿dee不加思索:『阿螢例外。我做既事都係為左佢。』


『好。』趙十分欣賞:『夠直白!我喜歡。』



『冇咩事我先收線。』

『當然有,』趙笑言:『還是關於你的好消息。』

『咩好消息?』

『你媽媽的器官移植捐輸者,我已經在黑市幫你找到了。』

『真……』阿dee目瞪口呆:『真係既!?』

『當然。』

『多謝…多謝你!!趙小姐!』

趙政祺神態自若:『順我者生,能幫我做事的我當然不會虧待。』



『多謝…!』阿dee感激流涕:『多謝你!』

『那先這樣。我還要處理那個叛徒。』



阿dee呢一刻,雖然勸唔到阿沁返黎,但另一邊廂趙政祺已經用阿dee既手機追蹤到雙方通話既location,係剛剛通話既呢段期間,相信趙政祺既人早已經搵到阿沁既位置。

雖然,自己係出賣左兄弟,但呢一切阿dee都覺得係值得。

母親既生命得以延續,全靠自己果斷既抉擇,即使係無義氣,咁又點?


係阿dee既處境,佢深知自己根本冇得揀。




阿沁已經係一個好好既人辦,對抗趙政祺,逆趙政祺意思既下場就會變成咁。

就好似社會上有好多不公義之事一樣,例如警察強姦少女,法律都會偏向警察一方。

明明少女係受害者,都會反被咬一口;當主控,變成被控,呢個世界根本冇公義既存在。


有好多人會係網上支持少女,但現實中又點?又可以做到啲咩去幫?

阿dee回想起少林足球一句:『當球證、旁證、足總、足協都係我既人,你點同我鬥呀?』


識時務者為俊傑;自古都係金石良言。


阿dee無做錯到,錯既,只係命運既作弄。要怪就怪阿沁遇人不淑…

同時間,阿dee都明白到一個道理。


即使係幾親近既人,幾好既兄弟,甚至親生父母,都有機會出賣自己。

全世界除左自己,根本冇一個人可以信任。

摯友如我倆,都估唔到自己會有出賣好兄弟既一日。


『阿沁…唔好怪我,一切都係為左將來…我只係迫不得已。』

阿dee默地懺悔著。


================================


另一邊。



『放開我!你地係咩人!』阿沁被蒙頭擱於車上掙扎著。


車上無人說話,安靜得只有行車既引擎聲。


阿沁剛剛打畀阿dee時,其實仲相信住呢個好兄弟。

因為,雖然口上係講"早就離開左",但其實阿沁一直都係暗中監視住阿Dee既一舉一動。

係因為阿沁好想盡最後一分力,將自己最好既朋友拉回正途。


不過可惜…一切都已枉然。


就係對呢個兄弟心灰意冷收線既一刻,阿沁忽然被人從後襲擊。

對方人數眾多,單憑阿沁一己之力根本反抗唔到。

係果一刻阿沁雖然好想求救…但腦海中閃過一剎:假如求救,就會被警察帶返,到時就更插翅難飛。

所以阿沁冇作無謂既掙扎,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被扔上車後,阿沁本來仲係蒙在鼓裡,唔知點解趙政祺會搵到自己…

但一回想起阿dee…一切都已經心裡有數。


未幾,一輛黑色橋車駛至渺無人煙,近海邊既廢棄工廠內。

「啪」的一聲,車門一打開,海風拂面而來,令到阿沁心感不妙。


『做…做咩呀你地!想殺左我?』阿沁驚慌道。

『行!』


阿沁一邊被蒙住頭,另一邊被二人挾持而行。

阿沁唔知道呢個係咩地方,但近海邊既話…相信都唔會有咩好事發生。

曾經係電影中見過,綁匪會將人質收係近海邊既廢屋,假如收唔到錢,就會撕票,

然後再將「肉參」腳繫重物,再連人帶車掉落海……


咕嚕-


一想到呢到,阿沁喉嚨不禁嚥下一啖口水,因為自己可能將會九死一生。

同時間,被黑布袋蒙頭,阿沁根本睇唔到路面同四周既情況,只係感受到被兩個健壯既男人持行著,踏到路上既沙石亦知呢度可能係無馬路既地方。

不消一會,腳步終於停下。


『等你很久了,月沁。』一把女聲冷道。

『你…』阿沁被脫下頭套:『趙政祺…』

『當然是我了,怎麼樣?不意外吧。』

阿沁急不及待問道:『你…你點搵到我。』



阿沁雖然心入面有答案,但一日未證實,一日都想唔係真…

好想趙政祺會講出用另一啲方法去搵到自己,而唔係因為自己既好兄弟出賣。

因為阿沁從小到大都冇咩朋友,一直對阿dee呢個兄弟都珍而重之,所以……


『那還用問嗎?』

『……真係佢…?』

趙政祺微笑地點頭:『劉一二可是一條忠心的狗呀。』

『你…你遲早畀天收!!』阿沁怒喝。

『是嗎?』趙政祺走近阿沁:『你知道我抓你來是要幹嘛嗎?』

『唔撚想知!!』


言罷,趙政祺打了一記響指,阿沁身旁兩名壯漢即時痛毆阿沁。

『嗚…!我唔會…唔會再幫你做事!!』阿沁掙扎著。


『我就知道。』趙早料有此情況。


壯漢沒有停止,反而用打愈狠,愈打愈大力,每拳向住阿沁頭部、腹部等揮去。

阿沁合上眼咬緊眼關,痛忍著一次又一次既苦楚。

壯漢殺得性起,除了用拳,更用腳踢膝撞,此時阿沁已頭破血流,眼角的微絲血管破裂,令到阿沁見到既視物都一片血紅。

狂毆並無因為阿沁既傷勢而終止,趙政祺坐在一旁睇到阿沁既苦況,並無叫手下停低。

『嗚…!打呀!打撚死我呀!!』


趙政祺示意手下停下來:『想死?可以,不過,我有一段影片想給你看看。』

『嗚…嘎…嘎…』


阿沁跪在地上血流披臉,嘴角瘀腫半開半合虛弱地喘息著。

壯漢停手後,阿沁既視力慢慢地回復過來。


眼前既環境昏暗非常,前方有趙政祺站著,拎著一部平板電腦。

四周放滿許多雜物,顯然是一個廢棄貨倉之內。

此時趙政祺一步一步的向阿沁走近,然後輕聲細語地在阿沁耳邊說。


『記得嗎?』趙輕呼一句:『我說過…要你比死更難受。』


***************************************



下一章在禮拜五前更新完結篇。

多謝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