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sir,頭先主管佢……』陳仔即時開口。

『唔講住,』榮sir面向誠哥:『誠,你坐車頭,我有野要同阿dee講。』

『下?』誠哥感到意料之外,但仍妥協:『哦……』


此時阿dee同榮sir並排而坐,而阿dee就坐在正正係最近側門既位置。

雖然係身後,但只要阿dee一伸手,好容易就接觸到車後通道既錢箱。




『阿dee,關門,開車。』榮sir上車後忽地一聲。


雖然司機位既陳仔同誠哥察覺唔到啲咩,但阿dee聽到榮sir呢一句已心領神會。

本來阿dee仲打算用自己方法,去將車門既門鎖整鬆,但如今竟然有榮sir助自己一臂之力!

於是,阿dee就將門一拉關上,表面睇係已關實,但實質上係「虛掩」。




呢一刻榮sir同陳仔仲有誠哥有講有笑,完全冇人留意到阿dee既舉動,

阿dee確認關上後,陳仔亦一踏油門,揚長而去。


車輛位於東區走廊上以高速行駛,雖然車上既人氣氛融洽,但只有阿dee一人在擔心事情。

咁樣,係理所當然,因為榮sir可以做既事已經做哂,自然無官一身輕;



但相反阿dee而家就好似一個足球員一樣,經過無數同伴既助攻,如今只欠埋門一腳。



『喂,你地聖誕有咩搞?』陳仔問。

誠哥即時回應:『聖誕就梗係叫返隻火"雞"啦!』

『屌!』榮sir揶揄道:『成日淨係識叫雞!』

『咩啊,我真係叫火雞同屋企人食啊!』誠哥表現得冤枉。

『咁你呢,阿dee。』陳仔問。



『我…陪女友。』

『唔撚係啊~~~~?』誠哥忍不住道:『阿dee你咁靚仔,洗咩拍拖呀!出黎食下散餐仲好啦~唔係咩?』


忽然間


咔咯------


榮sir同阿dee並無出聲。

反而,最專心渣車既陳仔,卻望一望倒後鏡,然後開口:『咩聲?』



『有咩聲?』榮sir反問:『冇呀。』

『係囉~~』誠哥和應著:『陳仔有冇性趣今晚返大陸?』

陳仔拒絕道:『妖,咪搞我啦!我仲要返去陪個女!』


眾人都並無發覺有何異樣,除左阿dee同榮sir二人。

因為,阿dee已經落手。







----------------------------



同一時間


下午1:40分,告士打道與史釗域道交界。


趙政祺早就身處於附近既一間樓上cafe,高高在上的看著路面上如螻蟻般既市民。

道路上有一輛又一輛既車輛行駛,當有兩架裝甲解款車經過時,趙政祺就知道阿dee一行人將會到達呢個人煙稠密既目的地。

現場道路交通唔算擠塞,且算暢通無阻。未幾,一輛寶藍色的解款車便高速駛近。



『終於…』趙政祺遠著遠方駛近的解款車喃喃道。


解款車以路面最高速六十時速行駛,不消一會就超越附近既車輛。

午膳時間既人流最多,當車輛駛至交叉路口時,忽然發出「呯嘭」一聲!

由於行車速度飛快,所以反面無甚車輛跟貼,相隔幾秒之後,

後面既車輛終於留意到路面上有不尋常既狀況,即時趕緊剎車!


車上既的士司機立即落車看個究竟,而且發出既巨響亦吸引左少量既人流。


『唔…唔撚係呀話……』


司機連同四周既途人都目瞪口呆,因為出現係眾人面前既係一片難以置信既景象。


『錢…錢啊!!!』的士司機大喊。

『馬路有錢執呀!!!』一名婦人亦留意到開始高呼。

『錢!!!執錢!!』


尖叫聲此起彼落,跑出馬路既人愈來愈多,停泊在路中心既的士亦阻礙到交通,頓時擠得水泄不通。

現場上既錢漫天飛舞,於馬路上形成一條長長既「錢路」,市民不斷執拾後據為己有。

甚至附近停泊既旅遊車,車上既中國乘客一見此狀亦不甘示弱,立即魚貫而出地躍下車,將「執輸行頭慘過敗家」既精髓發揮得淋漓盡致。


『真的很醜陋。』高高在上既趙政祺嘲笑道:『你說是不是?』

手下急忙回應:『係,趙小姐。』


『虧你們香港人自認有多清高,在金錢面前,還不是露出最醜陋一面。』


路面上既情況愈來愈嚴重,愈來愈多人,市民明知路面上所掉落既錢唔屬於自己,但都照樣放入自己袋中,據為己有。

數分鐘後,情況並沒有改善,更沒有人自發維持治安,反而每個市民一個個露出面目猙獰,興奮不已既表情地瘋狂執錢。

慢慢地,圍觀既市民開始愈來愈大膽,已留意到形成錢路既主因----「錢箱」。

有一名西裝骨骨,一本正經打扮既西裝男,走向裝滿錢既錢箱,不動聲色地伸手入去拿出一綑又一綑既現鈔。

當時西裝男心入面諗緊咩?冇人知,甚至連佢自己都唔知,因為,佢眼中世間所有事已經被金錢所蒙蔽。

附近既主婦亦照辦主換,跟著西裝男身後開始伸手入錢箱取出一綑現鈔。

諷刺地,明知犯法既香港人竟然係呢一刻仲保持住會排隊既美德,就連盜竊都有規則地自發性排隊……真是可笑至極。

不出五分鐘,兩個錢箱入面既錢被搶劫一空,只剩下地上寥寥無幾,一張又一張既五百元現鈔。

仲有一個錢箱每個人都虎視眈眈,但卻有一道好似封印一樣既封條,阻撓左眾人既貪婪;因為大家都知道封條入面既其實唔係錢,而係「惡魔」。

一隻會吞滅人性既惡魔。


正當有一名不識天高地厚既年輕人,拿著數張現鈔,正準備撕開封條時……


『咪郁!停手!!』

一名交通警應聲趕至,立即喝止該名年輕人,而且更搶去他手上的現鈔。

其他途人一見有警員,才醒覺自己正在犯罪,於是個個都落荒而逃,逃之夭夭。

有執法人員既存在…現場總算回復一片平靜。




另一邊箱。


港島區總區警局內。



『李sir,骨灰既化驗報告已經出左,DNA已證實同身分證上既人係同一個人。』一名女便衣探員道。

李SIR點著頭:『嗯,好,寫入檔案。』

『咁…李SIR呢一單案列入謀殺定…?』

『暫時繼續調查,不過……』李SIR續道:『初步估計應該係畏罪自殺,畢竟……』

『畢竟?』女便衣好奇問。

李SIR望住手上既證物:『呢個叫月沁既男人…早就因為藏毒而被通緝,而且仲有幾百萬既欠債借貸記錄,恐怕被仇家追殺都未定…』

『咁……』女便衣說到一半之時。


鈴鈴鈴鈴鈴鈴鈴。

『喂?港島區重案組。』李SIR拎起電話。

聽筒中傳來緊張的聲迫:『係咪李SIR?』

『係,』李SIR續道:『有咩事。』

『灣仔告士打道發生左單大獲野,要你同伙計去現場望望,詳情上車再同你報告。』

『收到,』李SIR收線後與同僚道:『全部出發!』

『有咩事?李SIR』女便衣好奇問。

李sir冷笑一下:『有大單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重案組李sir連同一群同僚火速到達跌錢案現場,向現在交通警查明後開始命手下點算金錢,

以及計算遺失左有幾多。同時通知銀行,以及保安公司發生左意外事件。

經點算後初步估計遺失約一千五百多萬元,係香港保安史上最大既人為疏忽。

亦係香港人展現係世人面前既醜陋一面。


而另一邊廂,阿dee一行人於西區海底隧道入口前終發現車門未關上,由阿dee落車將車門重新關上確認。

而過程中,陳仔同誠哥並無發現有任何不妥之處。

未幾,A team整隊人浩浩蕩蕩地返回總部,但當一落車點算時…終於發現……



『喂,點解得廿七箱既?!』榮sir激動地問道。

『下?!』阿dee大驚:『唔係掛…?!』

『喂…喂…』誠哥神色慌張:『你地有冇數清楚呀!唔好玩我喎!』

陳仔怕事既性格亦表露無遺:『唔…唔撚係啊…』


眾人表情一致,但只有二人係「演」出黎,實質阿dee同榮sir自知各懷鬼胎,事成後當然要做場戲掩飾一番。

榮sir一行人死死地氣後返回總部後,便開始向主管報告。


榮sir尚未開口,主管已一臉正容:『阿榮!你頭先死左去邊!做左咁多年隊長做野都咁無分寸?!去個廁所要幾team人一齊等你,你冇撚野下話!?』


主管係幾team人面前大聲喝罵榮sir,令到平日有威嚴既榮sir都顯得無地自容。

不過榮sir沒有理會,只係默默拋下一句:『主管,我有事要報告。』

『報乜撚野告?!』主管繼續喝罵:『你係咪搏炒啊而家?夠膽死阻住全世界收工!』

阿dee心內盡是內疚,但卻不能發出一聲。



『有三箱現鈔遺失左。』



『………』



本來整個房間縈繞既都係主管鬧人既聲音,但榮sir呢一句有如晴天霹靂,頓時令到整個環境都安靜落黎。

主管露出難以置信既神情:『你…講咩話?』

『我地A team,有三箱中銀托附既現鈔,遺失左。』

『…………』


榮sir再一次清楚地說出,令到全場所有人都呆得張開口卻啞口無言。

因為,係香港解款員既歷史上,除左有賊王張子強打劫解款車一事之外,

基本上並無任何大事既發件,對於主管黎講,要係保安極奇嚴密既解款車上遺失三箱錢,根本係天方夜譚,絕無可能發生既事。

但如今呢一刻卻切切實實地聽到。


『你……你…』主管支支吾吾道:『你由頭到尾…重新講一次發生左咩事…!?』

正當榮sir準備開口之際。


『不必喇。』


忽然一把雄渾有勁既聲音從身後傳出。


主管即時站起來:『你地…』


『我地係港島區重案組,我係督察李sir,今日係為調查你地解款車遺失錢箱案一事而來。』

『呃……』主管目瞪口呆,完全不知所措。

李sir橫了榮sir眾人一眼:『你地就係涉事既隊員?』

榮sir回答:『係。』

『係咁,』李sir望一望身後示意:『請你地幾位跟我返警署協助調查,有關你地所講既事我地都會筆錄。將來有可能成為呈堂證供。』

『明白。』


雖然暫時無證據證明榮sir幾人係犯法,表面上睇黎係人為疏忽。

但呢一刻所有保安公司既同事都向四人投下懷疑既目光,彷彿已經成為犯人一樣。


同一時間,下午既報紙,新聞收到消息後,亦開始大肆報道,霎時間,

平安夜解款車跌錢一案便成為轟動全港、甚至轟動全世界既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