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喂,Dee,早晨。』

『早晨。』




上午11:30分,阿dee非常準時地返到公司,榮sir亦同樣準時,因為二人都知道今日既行動同平時既解款唔一樣。即使二人口上無講,但亦心照不宣。

相反,誠哥同陳仔今次並唔知情,所以未夠鐘都未見人影。

『榮sir,咁我去拎物資先。』

『嗯,好。』


被趙政祺安排係同一個更既阿dee,心入面不斷想住接下來既行動,



就好似電影咁一幕又一幕係心入面重播,緊張感令阿dee思緒不寧、忐忑不安。

戴上頭盔、換上制服、拎起對講機,阿dee已準備開始今日既行動。


不消一會,亦見到誠哥同陳仔既身影出現,連同持有散彈槍既榮sir,一隊人整裝準備出發。

係出發之前,榮sir一如平日同大家開一個簡短既會議。




『大家早晨。』榮sir一貫隊長既口吻。

『早晨!』阿dee三人異口同聲。

榮sir拎住份報告讀出:『今日既order係到金庫幫中國銀行押運,我地連同b team、c team,一共三車人去押運十億現鈔以供聖誕新年,銀行同提款機既需求,b team c team會用裝甲車,我地會用輔幣車去運送。』

『下?!』誠哥立時覺得不妥:『點解淨係我地用"細車"?』

榮sir神態自若:『因為附近有賣旗活動,有裝甲車被召用去押運善款,所以我地用輔幣車。』

『哦……』

榮sir接著說:『由於所運送既現金唔少,保安問題公司會有"辣更車"隨行。』



『明白。』

『咁而家對錶,中午12時03分,A team出發。』


此時,阿dee心中一凜,千算萬算竟然算漏左有「辣更車」呢件事!

「辣更車」同普通解款車唔同,佢唔需要押運任何物品,相反,佢既外表只係一部普通不過既私家車。

而辣更車既作用,就係位於解款車既前後開路,以免有不法之徒乘虛而入駛近解款車。

同時辣更車上既人,全部都係公司內較高層既人員,可以監視住公司有冇監守自盜既職員。

「辣更車」係保安公司既第三重保安。




『仆街…有辣更車點算……』阿dee心想著。


榮sir係開會既時候,講到最後一句時有同阿dee對望左一眼。

二人都知道若果有辣更車既話,事情既進展可能冇咁順利,而且仲極有可能失敗。

假如有辣更車尾隨,即使跌左錢都好,就算解款車上既人無發現,後面既辣更車既人都一定會知道!

呢個時候所有事都會功虧一簣,製造唔到市民執錢既現象!亦即係話趙政祺既計劃會失敗…自己條命亦凍過水!

想到呢一點,阿dee額角開始冒汗,不時望住榮sir想知對方有咩打算。

但此時阿dee見到榮sir既眼神,竟然無一絲既不安,相反更處之泰然、胸有成竹的樣子。



『榮sir…你有咩計…?』阿dee心想著。


雖然唔知榮sir有咩方法,不過呢一刻既阿dee只能相信於榮sir既下一步行動。


一行四人浩浩蕩蕩登上輔幣解款車後,以為同平常一樣既誠哥、陳仔亦拿起手機玩,完全被蒙在鼓裡一樣。


『喂!你地琴日有冇去公司個週年晚會?』誠哥問。

『有呀!』陳仔立即答:『我仲抽到部ipad比個女呀!』

『唔撚係下話!?咁好彩?』誠哥揶揄道。



『哈!可能呢排旺啦!馬仔都成日中!』陳仔一邊渣車,一邊望身旁既榮sir:『榮sir有冇去?』

『我?』榮sir續道:『冇,琴晚好早就訓左。』

『哈,你唔去就蝕啦!』陳仔笑逐顏開。

誠哥亦玩著手機問阿dee:『dee,你呢?』

『無呀…我琴晚去左陪女朋友。』阿dee隨口編了一個大話。

『挑~~~~』誠哥不屑道:『溝咩女丫,正正經經跟我去叫隻雞好過啦!』


車內既氣氛由誠哥帶動起來,就好似平日一樣咁融洽,只有榮sir同阿dee二人有擔憂、不安既感覺。

阿dee經過上一次運送黑錢之事後,去到今日終於明白,點解當時車上既三人都唔同自己講有咩秘密既行動。

因為只要唔同佢講,佢就只係做緊自己既份內事,就算將來出左咩事都好,因為唔知情,所以好輕易就會無罪釋放。

假如同左佢講,第一要佢保密,呢一點已經唔係咁易做到,假如被警察問兩問好容易就會和盤托出。

第二係犯法既事,當然係愈少人知愈好,萬一知道既人愈多,風險就愈高。

所以,榮sir同阿dee此時都守口如瓶,決不會泄漏半點風聲。



阿dee坐係車上面,望住車窗外高架天橋上既大海景色,一切就好似趙政祺既計劃一樣精確。

解款車正以路面最高時速八十公里於東區走廊上行走,相信大概仲有十分鐘便可到達金庫。

雖然時間的確係好準確,但位於前後開路既解款車同辣更車就令到阿dee既內心坐立不安。


到底點先可以擺脫到辣更車既跟隨,甚至係可以剩下一部解款車獨立行走?

除左要諗方法之外,更重要係要令人唔會懷疑。

因為假如利用方法去令自己部解款車獨立行駛,繼而發生跌錢咁大件事,事件巧合到咁,相信冇人會覺得係意外。


要搵出一個合理、而又可行既方法…的確唔係一時三刻可以諗到。

回望坐於車頭座位既榮sir,只見他一直合上眼閉目養神,毫無半點懼色…阿dee心想…到底榮sir有咩打算?


阿dee邊思考,邊遠眺車外…未幾,便到達目的地。


「金庫」。



三輛解款車一齊並排於金庫既停車場入口,車上既解款員不約而同地甫出車外。

一行九人動作迅速且有默契,先打開車箱從車箱中取出必需的物資和槍械。

再配載對講機以作隨時通訊,更確保解款過程萬無一失。


三輛解款車上都有一把司機把守崗位,當中亦包括阿dee一team人既陳仔。

而榮sir、阿dee、誠哥三人就落車準備報道,榮sir更手執槍械戒備著。


不消一會,三隊九人已經準備就緒,位於金庫門外守侯主管到臨。

辣更車上既主管同時躍下車,走向九名解款員前。


『大家跟平時既流程就可以,每隊既隊長作指揮,而家大家先登記,隊長拎晶片卡,分批進入,每架車拎三十箱,現在時間12:30p.m,大家開工!』


接到指令後大家就開始分批排隊於門口登記自己身分,然後隊長就拎晶片ID卡準備進入保安極其嚴密既金庫之內。

根據阿Dee既記憶,一直以黎要進入金庫既只有隊長,將錢箱從金庫入面利用唧車將幾十箱既錢拎出黎,所以阿dee同誠哥登記完後就去到門口等待榮sir。


『喂。』榮sir走近二人忽然開口:『阿dee你跟我入去。』

『下?』阿dee呆一呆。

『點解?』誠哥亦問:『唔係隊長先可以入去架咩?』

榮sir回答:『平時係,但今日運既錢太多,所以要兩個人,阿dee比較大隻,所以我需要佢幫忙。』

『哦……』

『好,明白。』

榮sir解釋:『阿dee你打醒精神跟我黎。』

『係。』


面對突如奇來既行動,阿dee一啲都唔意外。

因為今次同平時既行動唔同,所以已經預左會有突發既事。

再加上係榮sir親自開口要求自己去幫忙,相信亦係想擺脫誠哥,從而可以交談到。

阿dee一直跟緊榮sir身後,離開左大門第一層防線,便立即進入左金庫範圍。

經過一片空地後,就見到金庫固若金湯既鋼製大門。


大門位於金庫既後方,顏色與金庫外牆無異,唔仔細睇絕對唔會發覺係金庫既門口。

榮sir同阿dee企左係大門外,見到四方八面有十數部cam影住自己,二人都不禁感到渾身不自然。

榮sir將晶片卡拍上去大門旁的感應器後,上方既錄影機便開始對準二人鑑定。

確定係解款人員後,大門才隨即打開。

阿dee見到保安嚴密到可謂無孔不入既程度,可想而知要打劫金庫係一件幾難既事。


大門敞開,金庫內部便亮於眼前。


打開門後,阿dee都係第一次見到金庫既內部結構。

同耳濡目染、印象中既金庫唔同,並無閃閃生輝既黃金、現鈔、金條等,金庫大門既後面,只係另一個保安中心。

就如剛剛門口登記一樣,進入金庫後,需要係類似接待處既保安面前,再登記一次。


『你好,』榮sir開口道:『我地係解款員,呢張係我身分證,同埋晶片卡。』

保安核對手中的表格:『係…明白,兩位解款員,請跟我黎。』


四周沒有音樂,沒有任何聲音,密閉、陌生既空間令到阿dee緊張感由然而生。只係一味跟緊榮sir既步伐。

阿dee一邊行過一條長長既樓梯,一邊發覺自己不斷往下層移動…

奇怪。

明明金庫有五、六層高,放置大量黃金現鈔,本以為已經好足夠…但勢估唔到,原來金庫仲有地牢一層。

大概行左三分鐘左右,阿dee黎到另一個光猛,開揚,截然不同既空間之內。


『兩位請係度登記指模,一陣出入都會靠保安系統識別。』

『明白。』


嚴密、嚴密、除左嚴密之外,金庫既保安都係嚴密。

阿dee此時心諗:到底仲有幾多重保安要通過…?

雖然金庫內冷氣好大,但緊張感已使得阿dee開始冒汗。


登記左指模後,榮sir就熟練地走向另一邊,阿dee亦不敢怠慢,果斷跟上。

原來金庫內唔比使用任何通訊工具,所以地牢有一層除左係登記指模外,更有一個locker room比解款員放低對講機同電話。

咁做既目的,係怕有人會監守自盜,因為打金庫主意一定會需要通訊聯絡,所以放下通訊設備就成為了保安重要的一環。

終於孑然一身後,阿dee同榮sir就隨保安走向附近的升降機,送二人到達現鈔的樓層。


升降機門打開後,入面有足足四部錄影機於上方四角設置,保安森嚴得誇張。

阿dee同榮sir二人雖然好想討論如何擺脫辣更車,但奈何現場有無數錄影機拍攝,恐怕都係有口難言。只能按兵不動。


叮-的一聲後


升降機終於到達存放現鈔的樓層。

本以為會係放住金光閃閃既現鈔,但可以同阿dee既想像中有好大既出入。

因為每一疊既現鈔,早已經整整齊齊地放哂入去保安嚴密既「煙箱」入面。

而係旁邊既,又是另一名保安。


榮sir透過閘外的孔對話:『你好,我地係a team既解款員,三十箱A係我地運送。』


保安沒有即時回話,只係不斷望住二人,然後又望回電腦中的屏幕,似是核對二人的身分。

未幾,保安取出一個白色長方形,中間有一紅色透明小長方形的物體。


『請打指模。』


榮SIR將食指放上去,過了幾秒後慢慢聽到一聲「嘟---」,然後阻隔二人既鐵閘立即打開。

然後阿Dee同榮sir就開始入去搬動一箱又一箱既現鈔上去木板上,然後再用一部送貨物既唧車,將三十箱既現鈔全數運到升降機內。

每一個箱都係用保安公司一早命人準備好既「煙箱」,而煙箱基本上係無可能將入面既錢跌到出黎,因為只要有些微損壞煙箱既舉動,煙箱內既保安系統都會觸發,令到箱入面既銀紙全部染為綠色。

不過,榮sir同阿dee早料到有此一著,並無太大既擔心,只係等適當既時機開口。


當搬到第十五箱時,榮sir終開口道:『同事,有啲野要問一問你。』

『咩事?』金庫保安反問。

『因為我地今日有三部車,其中有兩部係保安最嚴密既裝甲車,但有一部係載輔幣既解款車,所以我想請問我地既煙箱夠唔夠用,如果唔夠用我想將用膠箱裝既現鈔放係我地果一team入面。』

『膠箱?』保安露出猶豫既神情,然後查看電腦中既資料,得知今日黎押運既車輛的確有一架係輔幣車。

因為輔幣車保安無咁嚴密,所以就必需要採用保安最嚴密既煙箱,而榮sir問左呢個問題,雖然冇話自己果部就係輔幣車,相反,金庫保安以為榮sir一team人係保安嚴密既裝甲車,所以就爽快回答:『好,入面有幾箱膠箱,同事你地先交換運送。』

榮sir客氣道:『唔該。』

銀行托付押運公司所運載既現鈔,每一綑都有記認,但有一漏洞之處就係邊箱由邊架解款車運送並無限制。

因為解款公司既裝甲車於聖誕期間經常唔夠用,所以交換運送既時都經常發生,榮sir咁做只係按平常本旨辦事,絕無異常。


然後,金庫保安就入去倉庫入面,拎左幾箱膠箱裝住既現鈔出黎,準備交托畀二人。

不過保安係交托畀二人前,係膠箱上面貼上封條,然後再係電腦做資料輸入。

當所有放有現鈔既煙箱、膠箱運哂入去升降機後,榮sir同阿dee亦打指模簽名準備離開。


當二人完成後準備進入lift前,榮sir把聲線壓至僅阿dee能夠聽到既音量,開口道:『dee聽唔聽到。』

阿dee稍稍將頭低下:『聽到。』

『一陣我會搵籍口離隊,你自己執生。』

阿dee心感困窘,好奇道:『離隊…?』

榮sir沒有回話,只係默默地走進充滿監視器既升降機空間之內。

而阿dee,只係滿臉猶豫地看著對方。

叮-的一聲後,升降機門再次打開,二人再度經過重重保安,終把三十箱現鈔運送到金庫門口。

早係門口久等既誠哥,一見二人回來便打起精神,上前準備幫忙。

『誠,你同阿dee搬野上車先。』榮sir道。

『咁你呢?』誠哥問。

『我去廁所。』

誠哥並無異樣:『好,阿dee,咁我地搬上車先。』

『嗯。』阿dee望榮sir一眼:『明白。』


於是,二人就將一箱又一箱既現鈔各自搬上解款車之內。

而同行既其他team隊員,亦同樣做緊一樣既事,每個人都專心係自己既押運物上,並無好似阿dee咁留意其他人做緊啲咩。

當箱搬哂上車後,辣更車上既主管亦開始每部車檢查,作最後既核對保安。

確認數量正確後,眾人各自關上車門,主管亦登上辣更車,準備以最快速度離開,不再久留。


當關上車門時,阿dee發覺有不妥之處。


『喂,誠哥。』

『咩事?』

『道門…好似關唔實…』阿dee支支吾吾。

『關唔實!?』誠哥呆一呆:『唔係掛……』

『係呀!』阿dee回應著:『你睇我地同裝甲車一樣搬三十箱,但我地用既係輔幣車,車斗根本就無裝甲車容量咁大。』

『下…咁點算?』誠哥問道。

『唔知,睇個樣車後面最多放到二十七箱。』阿dee分析著。

『咁……』

『同主管講。』阿dee單刀直入。

『都好。』


此刻阿dee明知要做犯法既事,但竟然夠膽搵主管處理,因為,阿dee早就知道會有呢件事發生。

因為公司好少會用輔幣車去運載現鈔,更加少情況去運載咁多現鈔,所以同銀行協商時,根本唔知道輔幣車裝唔哂30箱既貨,但卻承諾托運三車九十箱既現鈔…發生左呢啲情況,好自然第一步就係搵主管處理。


阿dee走近解款車旁既辣更車:『主管。』

『咩事?』主管拎住份表回頭一望。

『係咁既,今日我地team咪用輔幣車去運錢既?』

『係呀,做咩事?』

『冇,』阿dee裝作平靜:『因為我地部車唔夠裝三十箱錢,所以…想問問你點處理…』

『下?』主管聽到後聞言色變:『你第一日返工呀?』

『唔係……』

『咁你唔撚識點做架咩?!』主管怒道:『冇位就執位啦!再冇位咪放係側門條通道囉,唔撚洗教下話?』

阿dee道著歉:『係…係既…唔好意思……』

『爽手啦!出車架喇,你係咪想累到全部同事平安夜都要OT呀!』主管活像吃了炸藥一樣。


阿dee即時回頭走回自己既解款車的方向,雖然表面係被痛罵一頓,但心底卻盡是痛快。

因為習以為常既舉動,令到主管大安旨意地覺得唔會出事,為左唔洗遲收工,保安亦較平常鬆散。

正常途徑,係應該聯絡銀行,通知銀行解款車誤報可載貨數量,然後待銀行批示,到最後主管更因為估算出錯,而需要寫上報告。

阿dee走去問主管,同時亦擺明話主管做錯事,估算錯貨量,係主管既威嚴下,當然唔會承認錯誤,只想盡快完成工作就算。

呢一點,正正係上級既漏洞同疏忽。


『誠哥你上車先,我轉頭搬比你。』阿dee續道。

誠哥習以為常:『好。』


然後,阿dee望住車斗入面一箱又一箱既煙箱,迅速地搬開後數個截然不同既普通膠箱就出現於眼前。

『接住!』阿dee將一箱藍色既膠箱傳遞畀誠哥。

誠哥謹慎的問道:『膠箱?做咩唔擺煙箱?』

『係主管既意思。因為27個煙箱岩岩好夠擺係車後面,反而如果要擺三個煙箱係側門會唔夠位擺。』

誠哥不虞有詐:『哦…』


主管當然無咁講過,只係話可以將箱子放在側門通道,但同主管對話既,就只有阿dee一人,所以阿dee講咩,都只會成為「主管既責任」。

當所有野搬哂上車後,三人就係車上等待最後一個人……隊長榮sir。


陳仔望一望手錶:『榮sir咁耐既?』

『係囉係囉!』誠哥不屑道:『屙個尿都咁耐!』

『………』阿dee擔憂著卻沒有回話。


到底榮sir去左邊…點解會無啦啦去廁所都有……阿dee心想著。


嘟嘟嘟---嘶--沙----


『辣更車calling A team。』忽然,車內既對講機突然傳來主管既聲音。

『係係係。』陳仔立即拎起對講機:『A Team收到。』

『你地齊人未?』

『未,差榮sir一個。』

『屌,佢去左邊撚度呀。』

『呀……佢…去左廁所……』

『唔撚係啊?』主管聽後大罵:『去個廁所去咁耐?!打比佢啦!』

『呢層…頭先入金庫佢關左電話…』陳仔支支吾吾。

『屌!唔等啦!』主管一聲令下:『B team C    team出發,A team自己返總部,然後同榮sir講返去寫報告,我會出封warning letter比佢!』

『但……』陳仔欲言又止。

『但咩係!』主管怒言:『收到貨即時返總部係鐵則!絕對唔可以等任何人,更勿論要幾team人一齊等佢!係咁!』


當整個車廂仍縈迴著主管討厭的聲音時,陳仔、誠哥同阿dee同時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不過阿dee終於明白,榮sir點解要忽然去洗手間…原來,係為左擺脫辣更車。

榮sir為左今次任務成功,竟然犧牲自己良好既記錄,恐怕…都係怕左趙政祺既狠毒手段。


不消一會,榮sir既身影終於出現係眾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