姦淫高材生【第一章:陰謀】

開學以後,慧雯一直和張孝泉那班人保持距離,不過,張孝泉自然死心不息的去打擾她,他心信自己終有一天把這座冰山溶化掉,但一定不是在這個時候。

因為自慧雯擔任了班長和風紀委員之後,張孝泉這在她眼中的壞學生,自然成為眼中釘。

直至有一天……

經濟課後的小休,其他人早就走去玩樂,只有慧雯在靜靜的整理筆記,有時也有一兩個同學走去請教她。

正當她整理完,準備出外走一走時,忽然眼前有一本簿子被擲向桌上,她沿著簿子被擲的路徑向上看,原來是張孝泉他們。

「喂,雯雯姐,我有點不明白剛才老師教的東西,妳可以教一教我嗎?」

「對不起,我沒空。」慧雯冷冷的道。

「現在沒空不要緊啊,不如……放學之後,妳跟我補習吧,好嗎?」

接著張孝泉身邊的朋友也起哄上來:

「順道教我呢!」

「我也不懂啊!」

「不懂的,自己問老師,我自問天資有限,教不了你們。麻煩你們讓我能在僅餘的下課時間小休一下,我想去洗手間。」慧雯一邊說著,一邊緩緩的站起來。

但看來,張孝泉他們並沒有讓路的意思。

慧雯終於忍不住,怒喝道:「你們這班混蛋散開讓我過!」

怒喝聲頓時在課室裡回蕩著。

「哎呀……我們得罪了雯雯姐啊,怎辦好?我好害怕啊,別抓我啊,雯雯姐……」張孝泉依然嬉皮笑臉的道。

突然,在他們旁邊閃出一個人影,一手黑影向著慧雯揮去,並附著一道聲音:「妳這八婆罵我男友?」但是,手影還未落到慧雯的臉,便已被抓著,抓著她的原來是慧雯。

方怡愕然,忽然她自己的手被一下向外扯,她一個站不穩便倒在地,她回瞪慧雯,只見慧雯冷然地道:「對不起,我想我在自我介紹時,忘了說一點:我是
學過空手道的。」

方怡低吟著,她身邊的朋友急忙扶著她;張孝泉也呆了,但不久便試打圓場:「好啦好啦,我們不要再玩雯雯姐了,讓她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我代他們向雯雯
姐妳道歉。」然後轉身便走。

     ***    ***    ***    ***

午飯時間──

「我也不明白你為何可以這麼容忍這個婆娘!是我的話,早就教訓了她好久,她今天還要打阿嫂呢!」張孝泉的一位朋友怒道。

張孝泉一邊摟著方怡,淡淡然的道:「別人是空手道呢,我怕是她教訓你而不是你教訓她呢!古人有一句話,叫做小不忍則亂大謀。何必為這些小事而大動肝火呢?」

另一位朋友便搶口道:「那不知道我們的孝泉哥有什麼『大謀』呢?」

張孝泉陰險的笑了笑,把手伸進袋子裡,一邊叫他們圍攏著,訴說著他的「大謀」。

之後他們便結帳,離開了餐廳,一出門口,他們便見到慧雯和她的朋友經過。

張孝泉一行人在後面「跟著」,他看著慧雯的走路姿勢和儀態,感覺就像模特兒在行天橋;雖然個子不是十分高,但卻有著不錯的長腿,在雪紡裙的曳擺下,更顯誘人。

他甚至想像著自己持著一條幼綫,勾著慧雯的裙邊,輕輕一拉,就把裙底春光展現無遺,露出圓渾光滑的臀部,用手按下去時,她就會忍不住從口中呼出「啊」;然後另一隻手就像莾蛇向上盤纏,搓撫她堅鋌的乳房,聽著慧雯「嗯」著回應自己;當自己的肉棒在她的體內抽動時,雙乳也不著要上下晃動著,全身也有規律的迎合擺動著。

想著時,張孝泉的老二就把褲襠頂成一個小帳篷。

     ***    ***    ***    ***

這天放學之後有一個補課,補完之後,也差不多是四點半了。

大部分同學補完課後,彷彿對學校產生了恐懼症,急急的便離開了。

只有慧雯這些較勤奮的還會請教一下老師,誓要把學了的東西釐清之後才肯離開。

至於張孝泉這一批,他們幾個打過眼色後便相繼離去。

慧雯請教過後,如常地,先去一趟洗手間。

經過其中一間課室時,她發現窗子被拉下了窗簾,裡面像是漆黑一片,慧雯有點疑惑,但沒停下來。

然後,她見到一對男女,是張孝泉的「黨羽」,在洗手間門外親熱著,她不屑的睨過他們。

正當她步入洗手間,那男的忽然叫她:「喂,雯雯姐,現在才走呀?我剛才看到妳偷看我們呢,是否想試一試呢?」他一邊說,一邊用手搓著那女的胸部,那女的也享受著的呻吟。

慧雯有點氣憤的回道:「我才不會像你們這麼不潔身自愛去幹這些變態的事!」

然後便沒再理他們。

慧雯用過廁後,洗手時,剛才和男的親熱的女走進來,然後方怡和她的朋友也在廁格走出來,她雖是提高警覺,但為時已晚。

她的雙手已經被人捉著,隨後方怡在她背後用塗了哥羅芳的毛巾掩住她,慧雯想掙扎,雖然三人也有點制衡不著,但在哥羅芳配合下,慧雯最終也是昏倒了。

外面的男也走了進來,他們一起把慧雯抬進了那間落了窗簾的課室。

張孝泉和他朋友一早在裡面,他拉下了拉幕、開動了投影機、調較好電腦;其他人就將所有桌子並排,椅子隨意散在牆邊,除了有一張椅子很獨特的排在一排桌子的前面,對著拉幕,它的斜對角放了一個袋子,裡面收藏著一部攝錄機。

他們把慧雯搬過來後,便把她安放在那張椅子上,然後準備替她的手腳綁繩子,又再她的身上紮了一個X結;忽然,方怡叫停走過去,解開她上身的鈕扣,取走她的胸圍,還有內褲。

「我就看看她真空之後的淫蕩樣子。」

「好,這邊也可以了。」張孝泉調較好電腦和攝錄機後,便從袋子裡拿出一
盒東西。

打開之後,便是一支針筒。

「為了妳這個婊子,差不多費了我儲蓄的一半……」

「泉,你肯定這枝東西有用嗎?」

「所以我才要找她來試啊……那位人兄說這東西是什麼……激活女性雌激素,增強女人性慾……我也希望這是真貨……那我就可以把這座冰山輕而易舉的溶化了……」說著時,張孝泉已經在慧雯手臂上注射那些液體了,慧雯略為皺眉,但之後又沒反應了。

「好了,我們也差不多要出去等了。」於是他便指示大夥兒離開,準備上演一場好戲。

忽然,方怡又叫停了:「泉,我……有些東西想問你……」

張孝泉不禁孤疑起來,同時又有點惱怒:「出去才談吧。」

「這裡!」

「好好好……你們先出去吧……」

其他人於是先行離開。

     ***    ***    ***    ***

「怡,這裡沒人了,妳想問什麼?要問就快,雖然迷暈了她,但也是看緊時間。」

「我想問……你是否喜歡了這個婆娘?」

張孝泉愕然一响,隨即報以一個微笑,走近方怡,並摟著她的腰,輕聲道:「怎會呢?我愛的人一直沒變,那就是,妳。我這樣做,不過是想戲弄一下這個高竇的外校生而已。對,她是一個美女,但妳也是啊。跟妳拍拖以後,我發現,即使我見到有其他更美的女孩子,我也提不起興了,這也是妳害啊!」

「壞蛋!口甜舌滑……」

廖廖數句,便輕易把方怡逗得樂透,相信張孝泉真的對徐慧雯絕無他意。

「那啊……我就讓妳親自品嚐一下我的『口甜舌滑』吧!」

旋即他便乘機把嘴貼上,舌頭靈活的便轉進去口腔內,方怡「嗯」一聲還未發完,便急不及待迎接孝泉的舌頭。

他也熟練的隔著衣服搓撫著方怡的乳房,然後一手揭開她的裙子,伸進小穴內,用中指挑動著,不久陰道內就變得濕暖,孝泉的中指也黏上不少愛液。

方怡這時便道:「泉……讓我服伺一下你的小弟吧!」

張孝泉「嗯」的答應了她,方怡有點雀躍的跪下,慢慢的替他除下皮帶、解開褲頭、拉下拉鏈,露出一個小帳篷,方怡忍不住便在上面親吻著,張孝泉「啊」的低吟了一聲,接著道:「把它也脫下來吧。」

方怡像得到恩賜:「係!」,把他的內褲也脫下來,盡情的含著整條巨根,舔得乾乾淨淨──

「怡……妳的……口技……啊……殺死我啦……」

方怡聽後更是落力,又吸又吮──

「噢!」

最後刺激得孝泉一併噴發到方怡口中。

「來!別再含了,站起來!張開大腿!」

方怡絕對服從的身子靠挨著後面的桌子,雙手一邊撐著,讓孝泉用巨根一下又一下的狠插自己,兩人同時呻吟,像一首合奏曲般。

後面的桌子也承受不到衝擊,發出「兵兵碰碰」的聲音。

雖然開了冷氣,兩人的汗水也灑滿桌上,和滲透著上衣的每一寸。

在透白校服之下,是方怡一雙被自己弄黑的乳暈和夥動著的巨乳,張孝泉忍不住,把方怡上身壓在桌上,兩手撐開她雙臂,然後一頭埋進去亂吻亂舔,插動的速度放緩,但每一下也是頂到底,兩股衝擊把方怡每一下吟叫,也拉得高而尖的。

張孝泉感到自己要出了,於是迅即拔出,粗暴的把方怡拉過來,把她的嘴當作陰部塞進去,再併發,孝泉長吁一聲,方怡含糊的叫著,然後把精液逐些逐些吞下。

孝泉穿好褲子後,便跟跪坐在地上的方怡說:「剛才忍不住出火了……現在時間不多了,我們快點離開吧!」

然後便扶著方怡,按下攝錄機後,便走出去了。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