姦淫高材生【第二章:迷姦、輪姦】

慧雯雖然被迷暈了,但隨著時間過去,她開始對周遭的環境有輕微的感覺。她感到,自己的左臂被一些東西刺過。

接著,她便感到身體裡有些很奇怪的反應,是以前沒有感受過的,但是她無法去分析這是什麼感覺。

然後,她隱約的感覺到附近有人,因為一直有些叫聲傳入她的耳裡,她理解不到這是什麼叫聲,但她感到身體有點繃緊起來,而且有點發熱。

無可否認,某程度上她是被這種灼熱和繃緊感覺弄醒的。

醒來時,她感到頭重重,還有點痛,瞬間之內還是有點天旋地轉;也許是因為房間黑暗,慧雯不需要太多時間去適應「新環境」,大約幾分鐘後便大致恢復神智,只是全身也有點累。

「這裡是……」

她環顧四周,從黑暗中顯形出來之下,大約判別出是課室,只是關上了燈,兩邊也拉下了窗簾,弄得房間黑漆漆的,唯一有光的,是頭頂上的投影機。

她感到奇怪,正當欲站起來了解時,便發現自己雙手被綁在椅子背後,身子還被綁上一個X字,雙腳也被綁在後椅腳。

她開始感到驚慌,大呼救命,但是軟弱無力,呼叫聲也成了象徵式。

她試圖掙扎,但繩子綁得頗實,還是無法掙脫;但在掙扎期間,她的身體出現一種奇怪的感覺,上身在磨蹭時,繩子在她乳溝之間磨擦,傾前時,她感到自己的乳頭和校服又在磨擦著,她這時才察覺身上的內衣也不見了,但這並非重點,她發現當自己掙扎時,胸部傳來一陣騷騷麻麻的感覺,更刺激到陰部有著收縮的感覺,還好像擠出些汁來。

她第一次體驗這種感覺,不懂怎形容,但至少不是討厭,反而令自己很舒服,忍不住也含糊的哼了幾回,卻又令自己體內的「火」燒得更盛。

這時候,她眼前的拉幕浮現出一些畫面,似乎是在播電影。

電影開始了,片中是一個穿著水手服的女學生,也是被綁在椅子上,表現得
很驚慌的樣子,慧雯覺得現在的她就像片中的女主角。

突然鏡頭走進了一個中年男人,他近乎撲過去般走去摟著那女學生,她一邊叫著「亞咩爹」(止めて),慧雯此刻便知道這是一套AV,她覺得變態,於是閉上眼睛不想看下去。

女主角的叫聲依然繼續,但慢慢就變成呻吟聲,一下又一下的刺激著慧雯體內那團「火」;她感到自己愈來愈難受,甚至禁不住喘氣起來。

當她再開眼時,畫面近鏡的拍著女主角的身體和臉容,那粗糙的雙手不斷搓弄著她的胸部,男人的舌頭在舔著她的頸部,女生有點半陶醉半反抗的叫著:「啊……啊……阿……亞……亞……咩爹……爹……」

看著的慧雯同時也感到胸部漲漲的,騷癢的感覺蔓延全身,她自己也忍不住「嘎……呀……嘎……呀……」的微嗔著。

人在黑暗環境下,容易因細微的光影變化,而產生周圍的黑影有移動的錯覺;慧雯半開著眼,幻想著這些黑影是人影,從四周向自己撲來,在胸部上撫摸著,但始終無法滿足。

忽然,她又想起去洗手間前那一幕:「喂,雯雯姐,現在才走呀?我剛才看到妳偷看我們呢,是否想試一試呢?」

她想像自己是那女的,任他在上面愛撫著,不禁便低吟一聲:「大力點啊……阿俊……啊……」

想著想著,慧雯下面愈來愈濕。

當她稍為回神再留意畫面時,女主角已經被那男人用手指快速地撩動著陰部,下面還有點水灑出來,她比剛才還要叫得大聲。

慧雯也開始不安分的試圖擺動雙腿,試圖消除那種騷癢的感覺,但是因為雙腿被綁得實實的,無法動彈,那種空虛感覺瞬間便佔領她全身:「放開我……啊……嗚……啊……」

她看著片裡的男人繼續肆慾那女生,先是口交,一支肉棒塞進她口中,只見她自動自覺,閉著眼的含著,一邊含糊的「唔唔」叫著。

慧雯微微張開口,期待同樣有支肉棒,最終當然落空了,空虛得她不斷倒吞唾液。

她看著那男人在女生口中射出大量精液,初時也略為皺眉,感到噁心;但當看到那女生一併吞下後,嘴邊遺留著一些精液的迷茫,但又帶淫意的享受式樣子,慧雯不自覺的用舌頭來舔濕唇邊,又咬著唇。

電影當然還沒完結,那男人最後把那女生的校服脫光,原來她裡面也是什麼也沒穿,那男人先吸吮、舔吻著她的乳頭,女生已經再度高聲呻吟,甚至叫得走音起來:「兒……兒……阿……啊……啊……可……莫……其……(気持ちいい)」

慧雯不禁擺動著自己的身子,兩顆乳頭不斷在校服上磨蹭,而且動作也愈來愈大,弄得自己也開始呻吟起來:「嗯……啊……啊……好癢……啊……」

椅子也開始有點站不穩。

這時,鏡頭移向兩人的下體,顯得那更粗大的陽具在女生濕潤的小穴上磨擦著,慧雯頓時覺得自己的小穴也同時灼熱得很厲害;插入時,慧雯臀部不自覺的也微微傾後,很舒服的「啊」了一聲;她一邊看著鏡頭拍著那男的不斷衝擊女生,女生沒反抗的一邊隨著擺動,一邊有節奏地呻吟,自己也幻想著被陽具插著而擺動,和女主角一同叫著,愈叫愈放,彷彿像在比大聲似的。

但不同的是,片中的女角最終得到了高潮,而慧雯只是一邊空想,一邊擺動,自然和高潮還差一大段距離,但身體已被那快遏抑不著的慾念挑起快感了,腦海中彷彿有把聲音在催眠她:「只有男人才給到快感,只有男人才給到快感!」

最後電影播完了,慧雯鬆一口氣,但是她身上的慾火卻依然燒得正紅,臉也紅得厲害,全身還冒著汗。

     ***    ***    ***    ***

這時,課室大門打開了,走進來的人開著所有燈,然後又關上門,慧雯見到是張孝泉他們,才恍然大悟:「原來是你們搞的鬼……快放開我……」但顯然這句並沒有什麼震懾力。

張孝泉走到她身前:「雯雯姐,我們不過是一番好意,見妳忙學業這麼辛苦,所以才給妳一些娛樂而已。」

「我呸!什麼娛樂?別把你們那些變態東西說得這麼冠冕堂皇!」

「哦?但妳剛才不是很享受的嗎?」

慧雯神色略為一變,有點心虛的說:「沒有……我才沒有……」

「是嗎……?那……怎麼妳見到那AV被人摸時會叫『大力點啊……阿俊……啊……』?」張孝泉還要模仿她剛才的呻吟聲,慧雯也不知怎樣回答,她偷看了阿俊一眼,然後便低著頭。

「阿俊,既然雯雯姐這麼賞識你,你不要辜負她的心意啊,好好服侍她吧。」

阿俊聽命孝泉,拿了一張椅子,放在慧雯背後,自己也坐在她後面;慧雯有點不知怎好:「你……你想……怎樣……?」

這時阿俊靠近了她,在她耳邊一字一字輕語道:「我.來.滿.足.妳.的.需.要.」

阿俊說話時吐出的暖氣飄到慧雯耳邊,令她覺得騷騷癢癢,隨即他便在她耳邊輕咬,間中用舌頭碰一碰她的肌膚,這種蜻蜓點水式的接觸逐步逐步的把她解放,使她忍不住連數輕嗔,雖然間中顫聲道「不要」,但在這刻,似乎和呻吟聲沒分別。

此時,一隻魔手伸進去她的校服內,慧雯禁區被外人闖入,嚇得驚呼,但阿俊立刻的搓弄,使驚呼變成「呀啊~」

「雯雯姐,妳的奶團好滑啊……」

慧雯閉著眼:「嗯。」不知是回應著還是在叫著;阿俊慢慢改變手勢,像擠牛奶般,把慧雯的粉團搓得不成原型,每搓一下他也要經過一下那變硬了的乳頭,弄得慧雯閉著眼,嬌嗔連綿。

阿俊靠近慧雯,挺直了的陽具不覺意也碰到她雙手,被弄得正爽的慧雯在這種無意挑動下,撩起了對男性性器的渴望。

她輕輕摸著阿俊那話兒──

「雯雯姐,原來妳想要我條老二?那好,等等,我給妳。」

於是他解開褲子和內褲,帶領慧雯的雙手去摸弄著。

第一次接觸男人那話兒的慧雯感到很好奇,也很興奮,她摸著這支燙熱的、粗壯的、堅實的東西,想像它在自己體內抽動時的情形,不禁情慾高漲起來。

「慧雯啊……妳摸得好舒服啊……」

「嗯……你都係……嗯哼……」慧雯沒防備的很直接回答了他。

這時,慧雯感到身前有東西,按著自己大腿,在上下移動著。

她勉強的睜開眼看:「泉……你做……做什麼……?」

「嗅妳……妳身上散發著一種誘人的香氣……嘎……對吧,俊?」

「嗯。」

阿俊在她頸上大大力舔了一下,慧雯忍不住「呵」的叫了出來。

張孝泉在她前面,像狗一般嗅索著,有時也像阿俊在她身上舔吻。

慧雯面對兩個人的夾擊,一個真切實在得來又溫柔,一個若有若無得來又貪婪,兩種感覺的衝擊令她對性的渴求越趨高漲,小穴流出的愛液已沾濕椅子。

這時孝泉已經移到慧雯的大腿內側,她一方面感到愈來愈癢,一方面又想他愈吻愈入。

如願以償,張孝泉「埋頭苦幹」,貪婪地舔乾吸淨從小穴排出的愛液,連番挑動把慧雯的快感再推高一層:「哦……哦……好舒服啊……不要停……哦……」

這時張孝泉和阿俊也相繼停下來,本來享受著新一輪快感的慧雯突然像虛脫般軟下身來,急喘著氣,含糊地道:「嗚……別停……」

「看來我們的雯雯姐還沒夠飽,阿俊,我們給些更刺激的讓她吃飽。」

阿俊點點頭,略略把慧雯的菊花提高,讓自己的龜頭可以插進;慧雯感到那燙熱的龜頭在自己的屁眼,忍不住也洩幾回……

「雯雯姐,別這麼心急嘛……我們會讓妳待會舒舒服服的享受啊!」

張孝泉這時在慧雯眼前慢慢的解開褲子,慧雯留心而且充滿狩獵的眼神盯著,忍不住倒吞唾液,張孝泉忍不住冷笑道:「怎樣?很想要嗎?」

慧雯沒答,仍舊目不轉睛的盯著。

褲子脫下後,只見三角褲裡一根通天大杉,孝泉故意放慢動作,用手慢慢搓著:「妳知不知道我被妳弄得很難受啊……扯得這麼緊,頂著好辛苦的啊……」

慧雯在剎那間展露一個略帶淫意的笑容,微微伸舌舔唇,對著孝泉做口型:「給我。」

雖然看似無聲,但這兩個字直接的挑起孝泉的狼心:「這是妳說啊!」

隨即也把內褲脫下來,整條肉棒就在慧雯眼前。

她閉著眼,很快的便把龜頭擒著,然後像吸盤的吸它過來。

孝泉這次也愕然,他本來以為會由他主導直插陰穴,怎料是慧雯主動口交。

阿俊也呆了,旁觀的兩個黨羽本來一個持攝錄機,一個和女友在快活著,這時向著他們嚷道:「喂,我們也要搞埋一份呢!」

阿俊便回道:「好,隨便你們啊,橫豎現在慧雯和孝泉忙得很,我過來休息一下也不錯。」

於是他們便很雀躍的走過來,其中一個道:「迪生,你負責下面,我代阿俊。我們一於合力搞爽雯雯姐!」

慧雯一直聽著,愈覺得興奮,她沒想過自己會吸引這麼多「有婦之夫」「拋妻」來和她發生關係。

忽然,她的胸脯、陰唇又再受到新一輪刺激,於是就把張孝泉的陽具當作發洩途徑,更賣力的含實啜實,孝泉也忍不住「啊」的叫了起來。

「啊……嘎嘎……我的好小雯……給我……嘎……全部吞下……噢……」

在慧雯的賣力演出下,孝泉終於在她口裡射精,而她也照單全收,就連黏著嘴邊她也舔淨。

「嘎嘎……乖……阿俊……我們要開始了。」

於是大夥又換個位來,阿俊又坐回慧雯背後,而孝泉騎在她大腿上,撓著她頸:「對呢,這是否妳的第一次?」

慧雯忽然露出一副少女含苞待放的青澀羞態,微微低著頭,本來舉得筆直的陽具漲得更加厲害:「那今天我就給妳一個難忘的開苞吧!」

然後深情的吻了她一下,全場人也愕然了,包括慧雯。

但時間並不容許她再想,一支男性異物已經突進她的陰道中,這是她第一次實實在在的感受到被幹的滋味,兩股燙熱刺激黏滿潤滑液的陰道夾實,兩人不禁同時「噢」的叫了出來。

孝泉繼續向著慧雯的陰道深處挺進,她的身子也慢慢被壓後,忽然,她感到後庭也有另一支肉棒頂進來,她忍不住又叫一聲「啊」。

然後,孝泉扶著慧雯向上,讓自己的陰莖向外抽,然後陰險的笑了一笑,就奮力插進去,穿透處女膜,頂到子宮底,同時也把她的身子推得俊那根也整根插進慧雯後庭裡。

慧雯知道自己被破處,但並沒有像其他人說般那麼痛,反而在被衝裂的一剎那,那種「痛感」像被麻醉了,換來是一種極具刺激性的興奮,她「啊」的宣洩出來;接著面對兩支粗大的肉棒夾擊,更時有著慾仙慾死的感覺,尤其是被兩邊頂到底時,也只能嬌嗔連綿:「快來吧……我快撐不住了……快點好嘛……哼……哼……啊……」

她覺得自己就像是兩頭鋸下的木板,被兩個男人在磨蹭著,而自己的意志也快像那塊木板將快斷裂粉碎。

慧雯被兩個男人用肉棒頂得無力反抗,也沒打算反抗,只是順著他們晃動著。

每隔一回,她也覺得身體愈繃愈緊,雙乳漲得像要從校服裡掙脫出來,叫聲也愈來愈放浪:「你們……頂大力點啊……哼……哦……哦……」

而且陰道內總有股力量要釋放出來,釋放過後,那兩邊無盡的抽插又把她推上頂峰,於是形成一個循環,弄得她高潮迭起。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