姦淫高材生 【第三章:玩弄、兄姦】

沈弘亨改好一批功課後,便拿著簽更紙到五樓巡房。

這不過是循例,他心想,也六點了,怎也不會再有學生留在這裡。

經過走到五零六室,他突然發現裡面有個女學生,於是他走進去。

課室裡亮無異樣,桌椅大致也整齊,冷氣燈光開著,那女生就在其中一個位置睡著了,就像平時上課時學生打瞌睡的樣子;唯獨有一點很奇怪,就是課室裡有一陣腥臊味,是男女交歡過後那種,這種野性氣味令沈弘亨不禁興奮起來,難道是屬於面前的女生?

他走近,才發現原來是他的學生徐慧雯,成績很好,很有禮貌,也很有身材的一個學生。

靠近她時,他覺得那股腥臊味更濃烈,而且還夾雜著一陣清芬的體香,他感到自己下面已經鼓脹中。

他裝作沒事的一邊搖她肩膀,一邊喊著她,最終喚醒了她。

「徐慧雯,怎麼妳睡在這裡?」

剛醒來的徐慧雯好不容易才重新聚焦,辨認出問她的人:「咦?沈老師……呀……我……睡了很久?」

「現在已經六時十五分,幸好現在還是秋初,天還沒這麼快黑,妳沒事吧?」沈老師親切的問道。

慧雯醒來一刻,感到頭很痛,一時間很難記起什麼,一手按著,一邊有氣無力的回道:「原來這麼晚了……可能剛才補課之後太累吧……那我現在走了。」

她正打算離開座位時,腳一軟,便跌向沈老師懷裡。

「妳沒事吧?」

慧雯腼腆答道:「沒……睡得太久,腳軟吧……」

「那讓老師扶一扶妳吧。」

他很熟練的一手按著她左肩,一手挺著她腋下,微力一按──

「嗯!」

慧雯的身體敏感很多,就連胸邊的小小觸碰也能形成很大的刺激;沈老師那話兒更因為這一下嬌嗔,立刻扯直了。

他故意放慢速度,一邊扶著,一邊暗施力度,慧雯感到這感覺很熟悉,但一時又想不起,只知道右胸開始有點騷熱。

落樓梯時,沈老師更開始有點「放肆」,微微加大揉動幅度,慧雯雖感到那兒愈來愈騷熱,而且臉頰泛紅,下體有些濕,但也沒為意這是老師在非禮著她。

落到一半,沈老師聽到有腳步聲,他立刻退開右手──

「喂,沈老師……咦,徐慧雯?」

「周老師,是這樣的,剛才我在五樓巡房時,發現她在五零六室睡著了,應該是補課之後太累。我見她剛起身有點酸軟無力,所以陪她落去。」

「沈老師……我現在好點了,我自己走落去吧。」

「妳真的可以嗎?」

慧雯點著頭,然後跟兩位老師說再見。

沈老師一剎間流露出不捨的樣子,然後便和周老師伴行,暗地責罵他出來壞他好事。

***    ***    ***    ***

平時回家乘巴士,也有不少空位,但碰巧今天乘車時,已經是一眾上班一族的放工時間,空位已剩不多。

她隨意選了一個位置,旁邊是一個廿來頭的男生。

上車後不久她便開始入睡了,而且頭還倒在身旁那男生。

出來打工四年,乘這巴士線三年,這近乎是他第一次在這時間見到有學生妹,而且還要這麼索。

自她坐在旁邊,他已有意無意偷看她幾遍,但下面已經開始充血了,連他自己也有點難以置信。

當她睡在他肩膀時他更是不喜言喻,他更可以放肆的去窺視她。

他的右手在她倒下來時來不及縮走,本來他還煩惱著右手會僵硬了,不過當他無意碰到她大腿時,一股侵佔慾便湧上心頭;右手像毛蟲般慢慢上她的大腿,輕柔的在上面撫摸著,一邊伸入大腿內側,她不得不承認他身旁這個女孩子有著最美最滑的大腿,令他不想罷休,他愈摸愈入,去到內褲邊際。

他覺得自己就像成功潛進一個女子的閏房,要盡情的去了解房間裡的每一吋,摸著屬於女人最私密的衣著,慢慢地,他的右手便蠕動到陰戶,一摸之下,發現那裡濕得很厲害,這是她的愛液嗎?

他偷偷地在那裡按揉,她「嗯」了一聲,然後擺動身子,側向他這邊睡。

他正面看著這個美人兒,他有股衝動想向著她打飛機,但最終沒有做到,反而左手像磁石般向著她的胸脯黏過去,他把右手先縮回來,讓左手可以專心一致去輕撫她的胸脯。

慧雯雖然小睡了,但仍和感覺神經有所聯繫,自己胸脯被溫柔的搓撫著時,她感到很舒服,但又同時夾雜著一點興奮,呼吸也開始急起來,乾熱的喉嚨逼使她倒吞唾液;男生看著她的臉變得緋紅,而且一副很享受的樣子,不禁大動作起來,一度又一度快感再度刺激慧雯,最終使她忍不住「啊」的嬌嗔起來;那男生被嚇得縮了手,而她自己也這樣叫醒了自己。

她發現自己到站了,於是趕緊下了車,沒有留意那男生。

***    ***    ***    ***

這晚,慧雯很早便睡著了,連她的哥哥──嘉智也感到很奇怪,不過他說服了自己:「也許是中六的功課測驗壓力太大吧,不過我的大學功課也不惹小呢……」

所以他這晚也工作到凌晨一點。

睡覺前,當然要去刷牙洗面,但在經過慧雯房間時,他聽到一些怪聲,其實他應該知道這是女人的呻吟聲,「嗯……嗯……啊……嗯……啊……」的從慧雯房間傳來。

於是他走近門口,才發現門原來是虛掩了,他從門口偷窺著,立刻見到一幅很令人噴血的畫面:自己的小妹在自慰著。

他沒想過,無論在家還是在外,一向給人冰冷,有點自負的小妹會幹著如此淫蕩的事。

他嚥下唾液,慢慢推開房門進入,坐在她床邊。

慧雯這刻在藥力後遺症下,回憶起下午被迷姦的事情,淫慾的快感又再度重臨她的身上,沒有孝泉他們的撫慰,她此刻只能獨自搓胸撩陰。

她的哥哥嘗試叫醒她,但他不知道慧雯一旦入睡了,至少六小時後才醒來,不過這也許對他來說也是好處。

身為兄長的他,自然不可對細妹起邪念;但身為男人的他,對此尤物,怎能不起邪念?

他輕輕按著慧雯的手,隨著她的移動,探進睡衣內,抵達她的胸脯,抵達她的陰戶,慧雯沒有反抗。

「妹,妳是否覺得很辛苦?讓……哥來幫妳……好嗎?」他在慧雯耳側顫聲問道,自然得不到任何回覆,但他卻硬要把慧雯的呻吟聲當作「同意」。

他慢慢退走慧雯身上淺粉蠶絲睡衣背心,露出一對盛載兩個半球的胸罩,再把那五分褲也脫走,她終於見到自己細妹隱秘的一面,再看著她一邊在探索自己的私處,如一幅活的春宮圖。

他也把自己身上脫剩一條內褲,然後便壓在慧雯身上,她也不住又「呵」的叫了出來,嘉智那根鐵棒又再扯緊。

他知道,這一晚,慧雯是屬於他的了,父母這陣子出外旅行,所以他可為所慾為。

他在慧雯身上,逐吋的嗅,逐吋的摸,逐吋的吻,慧雯只顧嬌嗔。

嘉智看著慧雯緋紅的臉兒,半張開反白的眼睛,潤澤的嘴唇,他禁不著在她唇邊肆意舔吻,她也按耐不住伸出舌頭探索,嘉智看著她張口吐舌,彷佛就是一個蛇妖在勾引男人,他明白這場大戰是無法避免的了,於是甘心讓她用舌頭把自己捲進口腔裡吸吮。

嘉智也粗暴的把她的內衣褲一併脫掉,再把自己的內褲解下後,憤力一插──「唔嗯~嗯~~!」慧雯的嘴被她哥哥塞著,無法呻吟,只能借力吸吮以作發洩;但嘉智的抽插非常猛烈,整張床也被震蕩得「吱吱」作響,「啪啪」的水花更是灑在下體周圍,慧雯嘴巴被吮得實實,無法大口呼吸,近乎窒息。

那種感覺就像在玩跳樓機,看著地面,不能出聲,那種由下而上的衝擊令她驚喜交雜,陰道更是抽搐不斷。

她不知道在現實中被自己的親兄長在姦淫著,相反,她以為自己還沉緬在夢中,被孝泉插進來時,彷彿有兩根雞巴在輪流抽插,整個陰道也在振動著。

接著,嘉智狂野的把慧雯身子轉後,不問一二便直搗她的菊花園──「呀啊~!──呀……呀……啊~啊……啊……啊~呵……呵……」

同樣,她也以為自己的後庭被兩根巨棒接連的開發著,她感到全身的力量也被扯向臀部,動彈不得,只能任人淫慾。

***    ***    ***    ***

慧雯張開雙眼,陽光從她床前的窗子滲進來。

靈魂重新接管自己的身體:「啊!」

她感到自己的陰戶和後庭傳來很奇妙的感覺,被神經線像扯著扯著的,有點騷麻;接著她開始感到自己的下體被濕透的內褲包裹著,還散發著一種腥臊味,有男有女,只是她沒為意,就連床子也濕透了。

這些感覺開始勾起她昨天的一些夢境片段,她不禁臉紅起來:「為何……我會發這樣的……夢……?……壓力太大而已……壓力太大而已……」

她有打算拿它們去洗,但怕哥哥會發現,於是最終換了內褲,濕了的攤在床上,調低冷氣溫度,讓它們慢慢乾,然後鎖好房門便去吃早餐了。

吃早餐時──

「小妹,妳昨晚好像睡得不怎安穩呢。」

「呃……呃……你怎知道的……」

「我也是猜的呢……因為昨晚去洗手間時,聽到妳好像在房裡依依哦哦,沒事吧?」

「沒……沒……我……我飽了,要去上學,拜拜。」

她沒留意,嘉智在盯著自己裙擺之下。

***    ***    ***    ***

學校的小休時間,慧雯身為風紀委員,自然要去當值。

走著時,她忽然被人從後摟著,雙手很熟練的按在她的胸脯和私處撫摸,慧雯很自然的「呵」了出來。

然後,她感到有人在她的頸際、耳珠邊舔吻細語著:「我的好寶貝啊,好掛著妳呢。」

慧雯認出那把聲是阿俊,心裡想抗拒,但身體什麼也沒做;阿俊見此,把身子壓上去,讓自己充了血的老二在她屁眼上磨蹭,慧雯感到一絲絲興奮。

忽然,她前面走出一個女仔,是阿俊的女友:「郭俊興!你在幹什麼?!」

慧雯清醒過來,立刻避開,阿悛滿臉驚訝:「呃……對……對不起……我以為妳係小穎(指著慧雯)……所以……」

慧雯看看他倆,低聲說句「不好意思」便急步走了。

「郭俊興你好呀!連我同徐慧雯也分不清!」

「不是啦……我……我只係……──演戲中啊!」

「但我真的發怒啊!」

「別這樣啦,我也是受孝泉哥指示才做事……否則啊,我也不會碰她啦!」

「真的嗎……其實他想怎樣啊?昨天不是搞了她嗎?」

「當然是真啦……他?不知啊!」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