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校內補課

  阮青是中四學生,出身於單親家庭,自小父親便離家而去與二奶在大陸胡
混,只靠母親及姐姐阮玲維持家計。故此阮青常常無人看管,終日與學校的童黨
相與遊蕩。只是阮青也知姐母辛苦,雖無心向學,也懂得潔身自愛,只是喜歡遊
玩嬉戲。

  考試漸近,步武為了爭取成績,搏取升級,努力催谷學生,往往在放學後也
和學生補課溫習。但班中同學良莠不齊,為了不妨礙其他同學,所有同學也是自
發參加,故人數時多時少。

  這天,步武正為班中同學補課,補課完畢後,同學紛紛趕回家中溫習,步武
也打算儘快離校,因為昨天購買的三級影碟,心頭好的《鬼畜輪姦31》居然打
不開,便打算出外換購一隻回家打打「手槍」,好好享受。

  正當步武收拾好公事包,打算離校時才發覺阮青仍站在課室門外。當時已接
近六時,全校師生早已離去,步武也急著換碟,便想早點趕阮青回家。哪料阮青
卻原來為了追補以往遊玩時荒廢的課程,竟然主動留下問教。步武正為著心中慾
火而趕出外換碟,但難得迷途知返的學生肯來問教,不好意思推掉,只好放下袋
子,坐在課室內對阮青詳細解說。

  中四的阮青,雖說只得十五歲多,但現時女孩子發育得早,身材已是玲瓏浮
凸,加上家境不是太好,那身洗得泛白的校服已有點兒不合身,豐滿胸脯更加突
顯出來,差點兒便把胸前的鈕扣迫掉;那條深灰色半截裙,更是中一時的校服,
穿在身材高挑的阮青身上,一晃一晃的,裙底春光不時洩露,掩映著雪白皎潔的
大腿。阮青殷勤問教,不時俯身前來,指著書本問這問那,一陣陣少女的體香從
身上飄來,步武的下體漸漸「肅然起敬」起來。步武知道這醜態絕不可讓學生知
曉,只好坐下來,彎著身子,邊說邊教。

  教了一個多小時,天色已全黑,關門的校工也早於半小時前打過招呼,叫步
武老師代為關門後已離去。步武一心想著今晚換碟大計泡湯了,然而亦沒奈何,
只好把課本放回公事袋內,與阮青一起離去。

  哪料,步武正打開公事袋,想把書本放回去時,阮青一個不留神,走前把步
武手中的公事袋碰掉,袋中暗格內的三級光碟一股腦兒掉了出來。剛碰掉時,阮
青還不知道那是些什麼,只是誠惶誠恐地一面說對不起,一面幫步武收拾回公事
袋。怎料一伸手把掉下的東西拿來一看,「鬼畜輪姦」四個大字即時映入眼簾;
封底上,那個穿著校裙的女學生給人蹂躪的一張張劇照,更嚇得阮青即時把手上
的影碟拋掉。

  步武看著阮青手上的影碟,心頭即時狂跳,腦海中只浮現著「我完了」三個
字。知道自己一直以來的形象,在明天回校時便會蕩然無存,心中既驚且懼,手
也不禁抖顫起來。

  步武尚在發呆之際,阮青終於忍耐不住,大叫一聲便奪門而出。步武還不知
應如何面對,只是下意識感到不能讓阮青走出門外,即時一把拿著阮青,把她扯
回課室內。

  「放開我,放手呀!」

歲的少女,陰道還是才剛剛發育,內裡的陰壁堅實而有彈性,步武每分
插入,也受到頑強的抵抗,彷如開山劈石般。然而,正是這種緊迫,帶給步武無
比充實的感覺。步武也十分享受這陣緊迫感,所以也不急著前進,只是緩緩地那
陽具逐漸迫入。

  步武的龜頭在阮青的陰道內努力鑽探,終於,龜頭上傳來一陣磨沙的感覺。
步武知道已到了處女膜前。即時用遙控把那攝錄機鏡頭拉近,集中在阮青的陰戶
上,步武要好好紀錄下阮青破處的一刻。

  步武這時還變態的說:「阮青,好好向少女時代說再見了。」說畢,便即時
挺起腰,把那八寸多長的陽具,一下子直往阮青的處女膜撞去,還直插到底,大
力地頂向阮青的子宮。

  阮青還來不及作出反應,便感到一陣赤熱刺痛從下體傳來,那份撕心裂肺的
感覺,迫令阮青下體抽搐起來,想捲曲身子,無奈四肢又被分縛著,又想到自己
的清白被步武玷污,一時怒痛攻心,居然就昏了過去。

  步武也不理會阮青的死活,因為這是步武第一次為未成年少女破處,那份滿
足感叫步武在陽具抽插到底後,即時把那陽具拔出來。只見那八寸多長的陽具,
除了沾滿了之前乳白的精液外,還多了一團團鮮紅的處女血,步武變態地把陽具
放在攝錄機前,仔細地拍下阮青處女的鮮血。在鏡頭前玩弄一番後,步武回過頭
來,拿著陽具,又向著阮青的陰戶插去。

  本來,被步武無情蹂躪的阮青,昏了過去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可以不用面對
這噩夢的遭遇。可是,變態的步武為了看著阮青痛苦的表情來增加自己的獸性,
看見阮青毫無知覺,即時伸手往阮青那本已稀疏的陰毛上抓去,一扯,連著十多
條陰毛便被扯了下來。

  陰毛的撕扯,令昏過去的阮青再次醒來,下體傳來火灼般的劇痛,痛得阮青
想再昏暈過去。但卻聽到步武說:「好好睜眼看著我,若再夠膽合上眼睛,我便
把你陰毛全部扯下!」步武還把手中的陰毛,抹在阮青的臉龐。

  聽著步武的話,唬得阮青果真不敢再合上眼睛,即使下體的痛楚刺得她不停
叫喊,還是眼睜睜地看著身上猙獰的步武在抽動,只能口中不停大聲地「啊……
啊……」的喊著。

  對於阮青痛苦的叫喊,步武不但毫不理會,還當這是阮青高潮的呻吟,更加
激發步武的慾念,直像一頭野獸般在阮青身上起伏抽插。每次插入,步武也恐防
不夠力量似的,總是把龜頭抽出至接近陰唇,再全身用力向前,直接頂入阮青花
芯,追求那一陣急劇磨擦的快感。

而步武的雙手也不閑著,在阮青敞開的白恤衫
內大力捏握那剛發育的乳房。不慚為少女的乳房,即使乳頭被步武扭握得變形,
但一放手,堅挺的乳頭又再次回復原狀,只是留下五道指痕,銘刻下步武蹂躪的
痕跡。

  處女的陰壁,在步武粗大的陽具磨擦後漸漸適應起來,汩汨流出陰液。有了
陰液的滋潤,本已稍減阮青的痛苦,但步武卻嫌那陰液的潤滑減卻了龜頭磨擦的
快感,居然拔出陽具,順勢翻過阮青的校裙,就往陰道內抹去。粗糙的校裙塞入
陰道內,吸納陰水後再拔扯出來,痛得阮青又再翻來覆去。如是者幾次後,本來
濕滑的陰道又再次變得乾涸,只靠著步武陽具上的髒物潤滑,如此,步武又再能
享受龜頭磨擦的樂趣。

  在乾涸狹窄的陰道內前進本是難事,但步武天生異稟,陽具不但粗壯長大,
而且堅硬異常,每次插入阮青的陰戶,也差不多是整根抽出至陰道口,再整根用
力直撞向花芯。急劇猛烈的磨擦,並不是阮青那初經人事的幼嫩陰道所能承受,
插不了百來下,嫩滑的陰壁已被擦出血來,阮青痛極而哀,但步武還是毫不憐惜
地一下一下把龜頭插向阮青陰道深處。

  數百下的抽插後,步武的龜頭再一次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龜頭已開始在陰
道內抽搐起來,步武不期然加快速度抽插。經過剛才的口交,阮青知道步武即將
洩精,雖已痛得不可開交,仍是大聲叫喊:「南Sir……這幾天是危險期,不
要噴在裡面……」

  步武聽後,心裡那種虐待的快感更為增加,道:「小女孩,說什麼危險期不
危險期,若真的有,替南Sir生個小孩不好嗎?」話才剛說完,龜頭再也忍不
住,就往阮青子宮深處射入一大泡精液。

  精液雖比上次稀釋,但仍然非常濃,而且數量毫不減少,填滿阮青整個陰道
後,多餘的還沿著陰縫漏了出來。步武也不浪費,拔出陽具,就把黏滿精液和陰
血的龜頭往阮青小腹處抹去,剩下的,就握緊阮青那早已被捏得紅痕處處的雙乳
將陽具夾緊,彷如麵包夾香腸般,來回一掃,便把陽具弄淨。

  步武清理完畢後便解開阮青,把帶子倒回阮青破處那一段播放,對阮青說:
「若果不想你這些大破處被公開,以往乖乖地聽我的話。」

  阮青年少無知,看著鏡頭內自己被蹂躪的片段,和那鮮紅的處女血在步武烏
黑的龜頭上滴下,除了飲泣外,只能無奈地整理校裙,伴隨步武離開校園。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