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姊妹同悲

  自從那次課後補課,步武食髓知味,每星期閑來無事便會為阮青加緊補課。
當然,步武恐防被別人撞破,並不敢再在校內胡混;而在自己家中,又恐防被鄰
舍看見帶著女學生回來,始終予人口實。幸好步武知道阮青家中整天也沒人,便
要脅阮青,在她家中姦淫。

  步武為求滿足他的異常喜好,每次也要阮青穿上校服才再姦淫。為求新意,
步武還特意出外為阮青購買不同學校的校裙,要阮青天天新款。

  這天,步武要阮青脫去全身內衣褲,換上一件單薄的白色連身校裙。每次步
武購買校裙,總是特意購買小一號,故此阮青整個胴體,便在那薄如蟬翼的白色
校裙緊繃下若隱若現,下體那一大團黑影固然引得步武慾念高漲,就是上身那賁
起的肉團,特別是在頂峰那兩點突出的尖端,也令步武打算下次再多買兩件這樣
的校服來姦淫。

  等著阮青換校裙時,步武也不閑著,一面脫下衣褲,大刺刺地坐在廳中的沙
發上,一面看著以往錄下的姦淫影片。等到阮青換過校服,步武再也忍不住,一
手把阮青扯近身邊,用力從領口把那新購的校裙扯至敞開胸前,伸手入內搓揉阮
青那一雙經過無數次蹂躪的乳房。又翻開校裙的下襬,命令阮青以觀音坐蓮式的
姿勢,從上而下坐在步武的陽具上。

  阮青雖被步武姦淫了數十次,到底是個小女孩,陰道縱然被無情硬闖,依然
是狹窄異常;特別步武每次姦淫時也不喜作前戲,要插便插,陰道內乾涸異常,
每次也被步武粗大的陽具插得一陣陣熱熾劇痛。這次雖說由阮青主動,但乾涸狹
窄的陰道始終難以容納步武八寸粗大的陽具,阮青已盡力分開雙腿,亦只能逐分
逐寸地慢慢坐下。

步武看著電視淫亂的畫面,早已慾火高燒,哪能等候阮青這般陰柔緩慢。便
把本來搓弄阮青乳房的手,改為用力握緊阮青的腰肢,用力把阮青拉下來,再雙
腿用力,把阮青拋上去。

  急劇用力的擠壓,令陰壁彷如被撕裂的分開,陽具入體那份熟悉的痛楚,再
次從陰戶中不斷傳來。阮青望著裝飾玻璃裡自己的倒影,只見頭髮披散,身上不
合身的校裙,在撕破後,更不能遮掩胴體,雪白的乳房隨著步武的抽插而上下跳
動,有時更與步武雙手碰撞,發出「啪!啪!」聲響。

  最可惡的是,看見下體的陰戶被一根黑臭的陽具進進出出,陰道為了減輕痛
楚,居然汨汨流出陰液來,沿著步武的陽具,直往沙發滲去,單看畫面,還不知
是步武強姦著自己,還是自己誘姦著步武。看著自己這個無恥的樣子,阮青再也
不想看下去,只好合上眼睛,默默忍受步武的姦淫。

  阮青剛合上眼睛,便聽到步武的聲音:「不看也沒相干,下次姦你時,再播
回給你看。」原來步武每次強姦阮青時,也會把姦淫的情況拍下來。然後錄製成
影碟,不時強迫阮青一同觀看。由第一次破處到現在,已有四十多片影碟,即使
全班同學每人一款,也還足夠。

  過百下的抽插後,阮青的淫水已滲得整張沙發濕了一大片。雖然由於活塞的
效應,每次也把步武的陽具吸啜不放,但這些感覺步武已習已為常,希望再弄一
點新意思。步武便把阮青整個拋起,抽出陽具。阮青以為步武已姦淫完畢,便合
上眼睛,張開嘴巴,等待步武來一發顏射精液。

  豈料被拋開後,阮青並沒有被步武扭轉身來顏射,反而只是向前移了小許。
阮青還弄不情楚發生什麼事,卻感到一陣比破處時更刺烈的痛楚從後庭的菊穴傳
來。這時步武道:「差些忘記了,你除了前面是處女外,後面也是處女,這些鏡
頭要好好拍下來。」

  阮青已不理會步武在說些什麼,只想盡快擺脫菊穴的痛楚,便想站起身來掙
脫。步武早料到阮青會有反抗,雙手用力緊抱阮青,配合雙腿不停把阮青上下拋
蕩。

  阮青不斷用力掙扎,無奈力氣不及步武,被他緊箍著無從擺脫。數十下抽插
下來,菊穴的痛楚已漸漸麻木,而全身的力氣也已差不多耗盡,只得垂下雙手,
任由步武蹂躪。

  與之前加起來差不多近千下的抽插,令步武再也忍不住,便把阮青拋到鏡頭
前,準備細緻錄下一幕顏之花開。「滋……滋……」的射精聲混和著一陣輕微的
開門聲,步武正陶醉在洩慾的快感中,渾不知屋內已多了一人。

直至玄關傳來「噹」的一聲,步武才驚覺回頭看去。只見在廳前多站了一名
少女,短髮、圓臉,俏麗的臉龐現出一面驚怒的神情。身上穿著深藍色女警的制
服,玲瓏的身裁在制服下散發出一種迷人的誘惑,就如《強姦2》中朱茵穿上制
服的模樣。步武依稀認得在上月家長日中看過這名少女,才想起原來這少女就是
阮青的姊姊阮玲。

  阮玲中七畢業後投考了女警,出來工作不足一年,仍是一臉的孩子氣。這天
剛巧是假期前夕,警署多會加派人手巡查遊蕩青年。步武查看過阮玲這天應當夜
班,阮青的母親又是當夜班清潔女工,兩人也是明早才回來,所以步武放心在阮
青家中姦淫,還打算姦足十小時。但料不到阮玲因為感到有點不適,剛巧巡經家
居附近,便買了一些成藥,打算回家服藥小睡,偷閑一回,故此制服也沒有換回
便走回家中。

  哪料,一轉開木門,便聽到電視傳來一陣陣哀鳴聲,阮玲即時機警地往廚房
取過一把刀子,走出廳來查看。

  阮玲雖已有心理準備,但還是被廳中的情況嚇呆。由於步武精力旺盛,精液
向著阮青臉龐射了近一分鐘,阮玲步出廳時,正看見步武剛剛噴精的尾段。阮玲
只見自己的妹妹跪在攝錄機前,身上衣衫襤褸,下體前後一片污物,更令人不忍
卒睹的是,原來清純的臉龐,這時已被步武腥臭的精液糊得不成模樣。阮玲嚇得
手中的刀子及成藥也拿不穩,「叮」的一聲掉在地上。

  聽到刀子掉在地上的聲音,阮青也知家人回來了,但苦於雙目被精液糊得張
不開,而且亦羞慚難容,一時只知呆跪地上。

  步武回頭看見阮玲,知道今天若不能把眼前的女警制服,明天便沒路可行,
便拋開阮青,撲向阮玲身前。阮玲雖被妹妹被蹂躪的情景驚嚇了一會,到底是女
警出身,看見步武欺身前來,即時一記手刀橫劈過去。步武料不到眼前看似弱不
禁風的女子,居然會作出如此迅速的反抗,一時來不及擋避,便被阮玲劈得跌倒
地上。

  可能是步武命不該絕,剛巧跌在阮玲掉下的刀子前,步武便拾起刀子反擊。
阮玲看見步武拾起刀子,即時擺出防御姿勢,豈料步武卻不是向前撲去,而是向
後倒退,退到還呆跪在地上的阮青身邊,把刀子架在阮青的頸上。

  步武說:「不要過來,一過來我便割下去,反正明天我也會走投無路。」

阮玲正奇怪著步武的話,定過神來,才認出眼前姦污妹妹的男人,正是妹妹
的班主任,上月家長日才和妹妹與他一起見過面。看著電視內步武對妹妹的百般
淫辱,和軟臥在步武身旁、全身髒物不堪的阮青,阮玲即時心中怒憤,大罵:「
枉你為人師表,居然強姦自己的學生,你還算是人麼?」

  「是不是人不要緊,我現在只想有一條生路。」步武道。

  「你認為你還可以逃到哪?不如自首吧!」

  「我不會自首的,我不能面對親朋戚友的指罵,寧願自殺,也不會自首。」
步武說得激動萬分,手中的刀還不著意的逼近阮青頸項,差點兒便割出血來。

  阮玲恐防步武弄傷妹妹,便安撫他道:「好,只要你不傷害我妹妹,我讓你
走。」側開身子,空出通道讓步武逃走,並道:「你放開我妹子便可以走了。」

  步武一言不發,突然用刀柄大力擊向阮青頭上。阮青早已疲累不堪,一擊之
下,即時暈了過去。

  阮玲急嚷:「做什麼!不是說要讓你逃嗎?」

  步武道:「我這樣走出去,不到十分鐘已被你致電警署拉回去,這樣讓我逃
有什麼用?」

  阮玲道:「那麼,你想怎樣?」

  步武從廚櫃找來一段繩子,拋過去給阮玲:「走過來,用繩子把手縛在窗框
上。待會我逃走後,阮青醒來自會解開你。」

  阮玲一心只想步武快點放開妹妹,也不多加思慮,便走到和廚房分隔的假窗
前,把右手縛在窗框上。

  「縛好了,快點放開我妹妹。」

  「還有左手,讓我緊縛後才逃走。」

  阮玲一咬牙,說句:「好。」便伸出左手讓步武縛在窗框另一邊。

  阮玲正奇怪步武為何要把她雙手放開這麼遠才捆縛,縛在一起不是更快嗎?
這時步武隨即檢查阮玲右手的繩結,確定堅實無誤後,便往攝錄機前走去。

  阮玲還道步武收拾器材後便離開,怎料步武卻在自己身前調校著攝錄機的角
度。阮玲隨即想到:現在自己雙手被縛,豈不是任人魚肉?

  調校好攝錄機後,步武走到阮玲身前,道:「看過朱茵的《強姦2》沒有?
那醫生沒有緊縛繩結讓朱茵逃了,我不會重蹈覆轍的。」

  阮玲一聽,心頭即時寒了一截。《強姦2》阮玲也看過,是阮玲未投考女警
前,阮青特意購回來,笑說讓阮玲看看女警的危險。阮玲看後,不以為意,還笑
稱哪會有女警這麼愚笨,為了親人讓色魔捆縛自己。想不到到了危急時,自己也
會做了這個愚笨的決定。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