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武看見阮玲雙手已被緊縛,也不著急,一反剛才焦急的神態,拍下阮玲捆
縛的美態。剛巧瞥見影碟架上放著朱茵那套《制服誘惑》,便放入影碟機中,快
速搜畫到朱茵被縛後的一段。

  只見熒幕上朱茵穿著淺啡色的女童軍服,短短的頭髮隨著朱茵的掙扎而左右
飄蕩。這時阮玲也試圖掙開手上的繩結,無奈緊緊的繩結並沒有半分鬆動。

  步武說:「不用白費心機,在校內我是女童軍領隊,我縛的繩結,是沒可能
掙脫的。」步武還打趣地學著熒幕上那醫生的語氣:「認命啦,你生出黎係俾我
撲架喇!」說完,便走近阮玲身前。

  阮玲一俟步武走近,便像朱茵般飛起腳踢向步武下體。可惜步武看了《強姦
2》這片段數十次,一早已有預防,阮玲腿一踢起,便一腳朝阮玲小腿骨踏去,
痛得阮玲差點連站起來的氣力也沒有。

  步武走到阮玲身前,用腳踢開阮玲雙腿,一手便往阮玲的下體抓去,另一隻
手就用力捏握著阮玲雙乳,伸出嘴來強吻阮玲的頸臉,還大力地往阮玲的耳朵咬
去。

  熒幕上播著朱茵被強吻發出的「呀……呀……」聲,熒幕下阮玲也被步武咬
得大叫出來。隨著電視音樂漸變急促,步武的慾火亦不能再忍受,雖然阮玲沒有
反抗,但變態的步武還如《強姦2》中的劇情一樣,大力用膝蓋頂向阮玲小腹,
阮玲痛得彎下身來。撞了一下,步武還不滿足,向著同一位置連撞數下,直到阮
玲痛得氣也喘不過來,步武才走入房中取出刀片來。

  步武模仿著影片中角色,沿著領口,順著乳房割下去。不同的是,影片到了
這裡,其後便無甚可觀。步武把攝錄機的影像直播在電視中,然後轉過頭來,看
著熒幕下的阮玲說:「新版《強姦2》現在正式公映。」

  阮玲一雙巨乳,在上衣被破開後已自動突顯出來。成熟的阮玲,果然與尚在
發育的阮青不同,阮青雖說乳房挺拔,但卻不似阮玲的豐滿,特別在黑色的乳罩
包裹底下,絕不似阮青白色乳罩的純潔,然而,卻有一份野性的誘惑。

  步武切開乳罩中間的幼繩,阮玲的雙乳再不受束縛地跳了出來。粉紅的雙乳
加上那深肉色的乳暈,步武自然受不了誘惑,一手抓向阮玲跳動的乳房蹂躪。

  抓著阮玲雙乳,步武才知原來阮玲的乳房較看見的還要大,一手抓下,居然
也握不滿。步武從沒抓過這麼大的肉團,興奮得像小孩般又扯又咬,只可憐本已
痛楚不堪的阮玲,又再痛得死去活來。

搓弄了阮玲的乳房數分鐘後,步武便用刀片割向阮玲制服的下襬,步武特意
不割開整條裙子,只在阮玲陰戶部份開始向下割,讓散開的制服隨著阮玲的掙扎
而時開時合,掩映著那神秘的女性禁地。

  警裙之下是一層薄妙般的絲襪,隱若可見下面罩著一條黑色通花內褲。步武
道:「想不到女警還會穿這麼性感的內褲。」隨即撕開絲襪,從那黑色內褲的邊
緣伸手入內撫摸阮玲的陰戶。步武只感到內裡一片毛茸茸,茂密的陰毛形成一片
森林,隔著內褲,步武真的連隙縫也感覺不到。

  步武索性連那黑色的內褲也一手撕破,黑森林再也不被遮擋,處於完全暴露
狀態,步武終於在茂密森林的中間找到那神秘的入口。步武撥開陰毛,只見中間
的隙縫被兩片堅實的陰唇緊緊保護。步武伸出食指,插在那隙縫中,慢慢向兩旁
分開,窺探內中的神秘。

  阮玲雖說當了女警後已變得堅強不少,終究年紀尚輕,還是忍耐不住這樣的
羞辱,加上指頭伸入陰道內的痛楚,不禁令阮玲流下淚來。

  步武道:「這樣幼也受不了,跟著的恐怕你更難受。」這時,步武亦已把阮
玲的陰道張開,看見內裡的處女膜,興奮得連陽具也即時漲大跳動。

  阮玲剛才與步武僵持時,雖早已看到步武下胯之物,只是那時步武的陽具雖
大,還是毫無生氣的垂下來。現在看見漲大後的陽具竟超過八寸多長,想起一會
被陽具插入時,臉上不期然露出恐慌的神色。

  這時恬不知恥的步武,看見阮玲的驚恐,居然還把陽具在阮玲陰戶前上下舞
動,慢慢移近阮玲的陰唇。

  單單磨著外面的陰唇,步武已感受到阮玲陰戶的彈性。當把龜頭對準陰戶的
隙篷時,步武便吸氣挺腰,一下子把八寸長的陽具全插入內。

  由於步武惱恨剛才阮玲那一記手刀,所以特別不作停留,不斷瘋狂粗暴地抽
插。可憐阮玲初經人事,便受到如此瘋狂的蹂躪,即使是如何堅毅,也禁不住開
口道:「痛……好痛呀……求求你,南……老師,拔出……來……求……求你拔
出來……」

對於阮玲的哀求,步武不但不加理會,更如獸性般一面隨意撕扯阮玲身上的
制服,一面用力撞向阮玲的花芯,撞得那道假窗框也搖搖欲墜。阮玲仍是不斷哀
求,只是力氣不斷,加上身體早已不適,只能夠發出「呀……呀……」聲響。

  這時,整個客廳也被這淫亂的場面充斥。而透過電視熒幕,阮玲更看到一點
點血紅順著步武的陽具濺出來,阮玲知道,伴著了自己二十年的處女血已流得點
滴殆盡。

  步武姦得性起,索性左手抬高阮玲右腿作扶手,右手抓緊阮玲的乳頭,用力
把阮玲的陰道插得爆裂開來。

  插了數百多下,阮玲早已被折磨得垂頭喪氣,這時步武解開了縛著阮玲的繩
子,把阮玲反轉向下伏在桌上,分開阮玲雙腿,然後準備新一輪的衝刺。

  步武淫笑向阮玲道:「你比妹妹幸運多了,可以一天內破身兩次。」

  阮玲還弄不清步武的意思,菊穴便傳來一陣比剛才破處時更劇更烈的痛楚。

  才知步武原來要弄股姦。刺骨的痛楚令本已麻木的阮玲再次大叫起來:「不
要,步老師……求求你……不要弄後面的……」

  步武哪會理會,仍是自行不斷向阮玲的菊穴插下去,直至阮玲真的捱不住叫
道:「步老師,求你插前面的洞,不要再弄後面了。」

  步武道:「終於領略了交合的歡趣,再大聲求我一次,讓我考慮吧!」一面
更用力把那陽具整條插入去。

  阮玲道:「步老師,我很需要你插我前面,插我前面吧!」步武這時才滿足
地說:「賤狗即是賤狗,既然你求我插,我便插吧!」

  步武反轉阮玲,便向著阮玲的陰道插下去。由於有陰水的滋潤,加上阮玲的
陰道早已被插得麻木,雖然仍傳來陣陣痛楚,但阮玲也已鬆了一口氣。

  姦淫到這時,步武也早已插過千下,這時龜頭再也忍受不住,步武知道即將
洩精,便抓緊阮玲腰肢,打趣地道:「好好照顧我的子孫。」

  略有見識的阮玲意識到步武將要噴精了,即時死命掙扎,妄想擺脫步武的陽
具。然而步武早有準備,陽具早已直插入陰道深處。阮玲一掙扎,陰道一下子磨
擦著龜頭,步武再也忍不住,濃稠的精液便向著阮玲子宮深處直噴過去。

  阮玲感到一股熱深在自己體內散播著,知道步武已在自己體內射了精。想到
被步武姦污後,還可能會因姦成孕,沮喪得如死掉一般,不再作無謂的掙扎。而
步武為了恥辱阮玲,特意在洩精最末時,拔出陽具,噴向阮玲上身,在阮玲嫩滑
的肌膚上,噴滿腥臭的精液。

洩精後的步武也感到有些疲倦,但步武心知明早警員查探阮玲交更的下落時
必會東窗事發,自己難逃坐牢的命運,因此決定在今夜盡情姦淫。雖然阮玲已被
姦得如死魚一般,步武仍是拖著阮玲,拉近阮青身邊,然後掌摑弄醒阮青。

  阮青睜眼一看,姊姊衣衫襤褸,滿身髒物,知道阮玲也如自己般遭到步武姦
污,想到姊姊遭此厄運,全是因自己連累,一時悲從中來,抱著姊姊哭著說對不
起。

  步武道:「果然姊妹情深,現在便給一次機會你們表現。我現在仍然想多姦
一次,但又不知姦哪一個好。若你們誰先舔凈對方身上我留下的精液,可見十分
喜愛我的子孫,那我便姦她吧!」

  阮玲聽後,雖然仍痛楚萬分,還是即時捉緊阮青,伸出舌頭往阮青臉上的精
液舔去。阮青亦知阮玲心意,想到姊姊的不幸全是自己造成,也不遲緩地低下頭
來,避開阮玲的舌頭,狂吸阮玲身上的精液。而步武則好整以閑,拿著攝錄機錄
下二人如母狗般互相爭取自己精液的情形。

  阮玲雖然身手較阮青敏捷,但終究步武強姦她時已是第二次洩精,身上的精
液遠較阮青臉上的少,即使已大量吸食,還是讓阮青先行弄凈自己身上的精液。

  阮青見已把阮玲胸前的精液吸凈,還不等待吞下,便滿口精液的向步武道:
「步老師,姦我吧!」

  變態的步武對於這二姊妹的折磨還不足夠,居然指著二人的陰道說:「看不
見嗎?精液最多的地方是那裡呀!」

  舔舐姊妹身上的精液,早叫二人感到羞愧無比,哪料到步武竟然叫她們舔舐
對方的陰道,然而,為了對方著想,兩人仍是毫不猶疑,擺出69姿勢,用力吸
食對方陰道內的精液。

  看著兩人身上破碎的校服警裝在搖擺時的飄蕩,步武已知這種制服的誘惑不
能單靠多姦一個就可以平息,所以當這次阮玲先行吸凈阮青身上的精液時,步武
又改口道:「每人也領先一次,我也拿不定姦誰。龜頭只有一個,那樣吧,誰能
擺出誘人姿勢令我興奮,我便姦誰。」

  阮玲世故較深,知道步武這種姦魔並不會單單因為女性的胴體而興奮,反而
藉著身上的警裝更能令步武勃起,即時趴在地上,背向步武,撩動身上的警裝,
將那陰穴若隱若現地在步武眼前閃耀。步武果然受不了引誘,八寸陽具再次充血
勃起,便從背後以老牛破車式的姿態,再次插向阮玲的陰戶。


阮青看見姊姊被步武插得緊咬雙唇,不忍姊姊再受苦,知道步武喜歡不同類
型的校服,便往步武帶來的背包中取出一件紅綠格子裙,淺黃絲帶的校服,「真
空」穿在身上,坐在姊姊背上,抱著步武,用下體的陰毛磨擦著步武的小腹。

  果然,步武對於校服有異常的興趣,便捨棄阮玲,雙手托著阮青大腿,一把
抱起阮青,由下而上的插入阮青的陰道。

  阮玲突然發覺充實的陰道變得空虛,回過頭來,只見阮青換上另一件校服,
才記起剛才阮青所穿的也不是校內服飾,即時明白這是步武的特殊偏好,也依樣
葫蘆,找回自己舊時的校服換上。

  數年前的校服再次穿在身上,已顯得有點不合身,但繄繃的上衣反而更散發
出誘人的魅力。但步武正插得性起,已無暇再看阮玲,阮玲索性用僅餘的力氣推
倒步武在沙發上,抓緊步武右手,往自己的陰穴摸去。

  步武龜頭正享受著阮青陰道的夾迫,右手又感到阮玲的濕滑溫暖,一時難以
取捨,索性把二人也俯臥在沙發上,一時插入阮青陰道,一時插進阮玲的尻穴,
就在兩人四穴中來來回回。最後插了多久,射了多少次精,步武也記不清楚,只
知長時間攝錄機的四小時影帶,也不可拍得最後的鏡頭。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