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真相揭秘

步武這時走近秀文,伸手就向秀文的渾圓的腎部抓去,秀文嚇得大叫起來,
步武道:「盡情地叫吧,今天是假期,沒有人會回來的。何況這裡重重密封,即
使你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會聽到的。」又再伸手向秀文胸脯抓去。

  秀文驚惶失惜,盡力閃避步武,逃往室的另一邊,無奈步武早已抓著襯衫的
衣領,秀文一閃避,「嚓」的一聲,襯衫的衣鈕便被扯掉下來,露出內裡白色的
內衣。

  步武看著秀文的閃躲,就像貓兒玩弄著老鼠一般。沒有了襯衫的拘束,秀文
的胸脯搖蕩得更厲害,看得步武目眩心醉。步武再次步步迫近,秀文環顧四周,
連窗子也全鑲上了鐵窗框,根本沒路可逃,只能發出毫無意思的呼喊:「不要走
過來,不要走過來呀!」

  步武又豈會聽從秀文的哀求,仍然一步步地走近,走到牆角,秀文已退無可
退,步武又再次伸手,一手扯向秀文內衣,把那白內衣連著胸罩扯掉出來。隨著
「嘶」的聲響,一雙嫩滑雪白的乳房就在步武眼前搖蕩不停,那兩點肉紅色的乳
頭,受著冷氣的刺激,已自動堅硬起來,在乳房的頂部形成一個尖端。

  秀文還試圖掙脫步武魔爪,走往房的另一邊;然而,步武已厭倦了這樣捉迷
藏的遊戲,一手抓緊秀文的手臂,就把秀文拋向房中那張大桌上,劇烈的撞擊,
令秀文的腰脊像是要斷開似的。秀文還在勉力站起身來,然而,步武早站在秀文
身前,將秀文一把腰拗起來,胸脯剛好迎向步武的魔爪。

  步武雙手一把捏向秀文那雙嫩滑的乳房,那種柔滑嬌嫩的感覺,令步武不期
然越捏越大力,後來還忍不住的向左右扭扯,直要把秀文的乳房扭下來似的。

  秀文在步武大力的扭扯下,發出淒慘的嚎叫,雙手不停拍向步武胸膛,極力
推開步武。秀文只得十五歲多,自然不及步武的力氣,絲毫不能移動步武半分,
然而,秀文的拍打卻令步武感到煩厭,於是,步武便一手摑向秀文,打得她暈頭
轉向,捏緊她的口道:「聰明的便聽我的吩咐,可以少受點苦,若不然,只會令
自己更痛苦。」說後便把秀文重重的摔下桌去。

  秀文畏懼於步武的淫威,果然不敢再作掙扎,步武這時亦脫去上衣,拉開西
褲的拉鏈,把那八寸陽具掏出來。

  秀文何曾見過男性的陽具,步武一把那黑臭的陽具拔出來,秀文即時掩過臉
去閉目不敢看。然而鴕鳥政策始終改不了殘酷的現實,步武絕不因秀文的恐慌而
心軟,反而一手扯著秀文兩條辮子,把秀文整個拖下地上,拿著陽具塞向秀文口
中。

  秀文感到辮子傳來一陣刺痛的同時,整個人已跌倒在地上,然後面前突然傳
來一陣腥臭味道,秀文張目一看,見到眼前的,正是步武那醜惡的陽具,整條陽
具也腥臭烏黑,一條條血管紫黑色的佈滿表面;而在陽具的最前端,暴漲的龜頭
突出在包皮之外,裂開精道,滲出一層濕液來,像是在向秀文猙獰地淫笑。

  秀文趕忙再次合上眼皮,這時步武道捉著秀文雙手,握著自己的陽具,然後
道:「張開眼睛,幫我招呼這小弟弟,若果能令我滿意,我便考慮放過你吧!」

  秀文在絕處聽見一絲生機,雖覺甚為渺茫,但想著:若果真的能令步武洩出
來,說不定步武已再無力氣折磨自己呢!於是便張開眼睛,為步武撫弄陽具。

  然而,秀文到底不懂得男女之事,連男性如何興奮也不知道,只知男性的陽
具在交合時會噴出精液來,更不要說要她套弄步武的陽具了。秀文只是拿著步武
的陽具,像對家中的小狗般來回撫摸。

  看著秀文這樣的挑逗,步武也不知是怒還是喜,大喝道:「枉你已中四,連
怎樣對待男性也不知道。要這樣這樣……」邊說,邊握著秀文的手向自己陽具上
下套動。

  然而,秀文到底初學,尚未能掌握其中方法。步武心癢難耐,教她把自己陽
具的包皮全褪向後,道:「伸出舌頭來。」

  秀文驚異地問:「伸出舌頭來做什麼?」

  「用你的舌頭慢慢舔著這裡。」

  秀文道:「這麼髒,怎能用舌頭舔?」

  「那麼你想用陰唇幫我舔嗎?」

  秀文急道:「不是,不是,我舔了。」遂勉為其難,伸出舌頭向著步武龜頭
的敏感地帶舔去。

  濕滑的舌頭舐在龜頭上,果然令步武感到一陣陣興奮,整條陽具跳動得更劇
烈,若不是秀文早已用手扶著,也不知會如何擺動。

  秀文的感覺則是與步武天堂般的感覺相反,秀文彷如置身如一個惡臭的地獄
內,每次舌頭舔著龜頭,那種黏貼的感覺,與及腥臭的氣味也令秀文想放棄,但
秀文心知若一放棄,只會帶來更壞的後果,便鼓起勇氣,繼續為步武服務。

  但這樣的舔舐怎樣能滿足步武的慾望?過了一會,步武便道:「不用舔了,
『吃冰條』吧!」

  「什麼『吃冰條』?」

  「用口把這個吞下去,像吃冰條般出入吞動。」

  「怎能?」

  「什麼不能!難道又想我摑你吧?」

  在步武的淫威下,秀文只好張大嘴巴,把步武的陽具吞下。吞下的感覺較剛
才更加難受,整個嘴巴也被步武的陽具塞滿,塞得連咽下涎液也很困難。更糟的
是,在秀文吞下步武的陽具後,步武便雙手按著秀文的頭髮,將秀文的頭前前後
後地舞動。陽具隨著頭顱的移動而深入口腔,每一次向前深入,也像要撞穿咽喉
似的,連呼吸也不行。而且,只要牙齒稍為碰到步武的陽具,步武便會即時扯著
秀文的頭髮痛罵,秀文只好盡量擘大嘴巴,用口腔吸啜步武的陽具,以免再受痛
苦。

  秀文的吸啜果然生效,陽具被秀文的口腔吸啜著,產生一種壓迫的快感,雖
然較插入陰道時遜色,但看著秀文以幼稚的技巧努力套弄陽具以盼步武洩精,倒
也令步武樂上一會。

  本來,以秀文的技巧根本不能滿足步武,但步武卻一心想折磨秀文,特意放
鬆陽關,又再加速套動秀文的頭,終於,在數百下的套弄後,步武龜頭一震,便
向秀文口腔深處射出濃烈的精液。

  「全部吞下去,不然不作數。」

  秀文一不為意吞下小數龜頭噴出的精液時,本想即時吐出陽具,將精液嘔出
來。然而,一聽到步武這句話,雖然難受,還是把精液全數吞下。

  步武看見秀文把最後一滴精液也吞下去後,便把秀文抱上桌子,預備吃最後
的主菜。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