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文掙扎道:「你不是說放過我嗎?」

  步武道:「我說滿意才放你,現在不滿意,不可以嗎?」

  秀文道:「卑鄙!你不守承諾。」

  步武道:「一看阮青的日記,你便知我是卑鄙無恥吧!」

  步武也不等待秀文回答,便伸手扯向秀文的內褲,秀文的掙扎,只令到內褲
被步武撕扯得更零碎。在潔白內褲遮掩之下,是一片未經開墾的原始森林,黑森
森的陰毛疏落有緻地分佈在陰戶四周,拱起的陰唇守衛著那十五年來未曾被人打
開的通道。

  步武伸出指頭深入陰道內,即使只是食指這麼幼小,秀文也抵受不了,一陣
陣的劇痛令秀文哀求著:「不……不要……噢……步老師,不要呀……不要……
不……」

  秀文不停哀號著,身子不由向後仰,步武順勢用手分開她的大腿,伸出舌頭
向那神秘的洞穴舐過去。陣陣幽香從秀文的陰道傳過來,即使不用深入檢查,步
武也能確定秀文處女的身份。

  步武的舔舐令秀文在驚悸中急忙試圖坐起,步武把她按了回去,左手揉捏著
豐滿的乳房把秀文按在桌上,右手則撫摸著裙下的大腿,舌頭仍然不停來回舔舐
著,舌尖更不時深入秀文陰道內,下體又再次膨脹起來。

  「呀……噢……老……師……不要……不……」

  步武舌頭不停的挑逗,令秀文全身也漸漸火熱,一股電流傳遍身體的各個部
位,小女孩的反抗越來越弱。步武待秀文的反抗減弱後,也不等待秀文的陰道濕
滑,就把那鼓脹的陽具對向秀文的陰唇,在洞穴外撩動起來。

  秀文看見步武的龜頭對準著洞穴,知道自己處女之身即將被步武玷污,不禁
哭著哀求,奢望步武能回心轉意:「步老師,放過我吧!我還是處女,請放過我
吧!」

  但魔鬼的慾望又怎是短短幾句話可以平息?步武反而笑道:「十五歲還是處
女,會被朋友取笑的,倒不如讓步Sir好心替你破處吧!忍著痛啦!」說完,
便提槍上馬,把那八寸多的陽具,逐分逐分插入秀文的陰道內。

  處子的陰道始終是最狹窄幼嫩的,步武雖然天生異稟,陽具堅硬異常,由陰
唇插入,陽具仍然要逐分逐分把陰壁迫開。龜頭如電鑽般開山劈石,剛迫開的緊
貼陰壁,隨即又再合攏,把隨後而來的陰莖包裹。溫暖嫩滑的壓迫,就像為陰莖
按摩,令步武畢生受用。

  然而,步武有天堂般享受,就給秀文地獄般感覺。未經人道的陰道第一次開
封,就被步武那龐然大物入侵,即使小指頭的插入也已叫秀文抵受不住,何況這
八寸長的大肉棍?秀文不停伸手抵著步武的胸膛,冀圖把步武推開,同時扭動下
肢,阻止步武的入侵,但,這些有用嗎?轉瞬間,步武的龜頭終於抵著秀文的處
女膜。

  步武與秀文都感到重要的時刻終於來臨,秀文仍像一隻無力的羔羊,苦苦哀
求:「步老師,放過我吧!」換來的,只是步武猙獰的笑道:「和你的處女膜說
再見吧!」

  「呀……」一聲撕心裂肺的叫聲,為秀文的處女生涯劃上句號。秀文處女之
血隨著步武陰莖的進出,而在四周的電腦屏幕顯現出來。處女的喪失令秀文覺得
一切掙扎也是徒然,然而,本想放棄掙扎的秀文,卻被下體的痛楚提醒,自己仍
然被步武強姦,不得不提起精神來掙扎,本能勝過精神,秀文仍是極力哀求:「
痛……步老師……退出來……退出來……」為步武增加無限樂趣。

  由插破處女膜開始,步武已忍禁不住,不停如火車頭般衝入秀文的陰道,撞
向花芯終站後,再次抽出,又再狠狠插入,秀文的嚎叫只為這次強姦增添一段現
場配樂。每次插入,總是毫不憐惜地把陰壁迫開來增加自己的快感,而雙手就放
肆地由秀文的乳房至粉臀也不停搓弄,一時雙手握著秀文身後兩個圓球向前推,
來增加陽具入侵的獷野;一時拉著秀文身前兩個圓球,像在練習握力球。一條條
赤紅的斑痕在秀文雪白的身軀上逐一浮現,為步武的成功入侵留下點點記號。

  百來下的抽插,開動了秀文身體的自然保護程式,陰道不停洩出淫水來減輕
自身的磨損,令步武失去了磨擦的快感,換來吸啜的引力。然而,步武總希望增
加秀文的痛苦,每次抽出陽具,總是順勢盡量把龜頭抽至陰道口,特意如抽水器
般把秀文的淫水抽出體外,令秀文的陰道保持滑而不濕。

  秀文雖只得十五歲,但第一次破苞的她,卻如久歷風霜的蕩婦一樣,下體的
淫水,居然長抽長有,灑得一地皆是,「滴……滴……」的水聲打在地上,連秀
文聽見也覺羞恥。但更可恥的是,步武伸手抹往下體,把流出的淫水塗在秀文面
上,並且嘲笑道:「第一次被強姦便這麼興奮,猜不到你這麼淫賤。」秀文除了
轉過頭說:「不是……噢……不……」之外,也已無話可說。

  強姦的過程不停延續約半小時,步武也將秀文由仰臥變為俯伏在桌上。後入
式不但令步武更感強姦的意味,亦令秀文的淫水更容易流向地上,更能增加步武
的快感,步武一手抓著秀文的兩條辮子,就像騎馬般不停向前策動奔馳。

  近千下的抽插後,秀文已由最初的不停喊停變成只能發出:「噢、噢」的聲
響,柔嫩的小穴亦早已被插得破損難捺,只是不停的抽插,令秀文的下體一片麻
木,也不大有反應。而步武亦已插近尾聲,雙手環抱秀文胸部用力拉扯,而為了
提高興緻,步武還特別提醒秀文,說道:「好好照顧我的子孫。」

  秀文雖是初經人事,亦明白這話的含意。即時再次掙扎起來,央求步武道:
「步老師……不要……噴在裡面……會懷孕的……」雙手伸向桌面,試圖撐起身
子擺脫步武,但,這些掙扎只為步武的洩精增添高潮而已。

  後入的姿勢,令步武更只需雙手用力握緊秀文的乳房,便可緊抱秀文令她動
彈不得。秀文最後的扭動,加速了步武的洩精,陰道的磨擦令步武再也守不住,
陽關一放,滔滔不絕的精液如長江大河般向秀文的子宮深處射去。

  雖然這不是秀文的危險期,但秀文仍然預感到會懷孕的可能,被姦後的摧殘
和懷孕的恐懼,令秀文感到一切也沒意義,全身放軟的攤在桌上。而步武亦在洩
精的最後關頭抽出陽具,在秀文的背上噴上這次強姦的最後標記。

  拿著秀文的臀部抹淨陽具上的穢物後,步武穿回衣服,走往教員室取出校內
的備用校服,拋向死了一般的秀文,道:「穿回衣服,早點回家。不要告訴別人
這事,否則,你這套多角度全方位的破處影碟就會在全港多處發放。」便自顧自
把各電腦內的影像燒錄光碟中,回家慢慢剪輯欣賞。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