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頭下腳上,Miss李那超短的黑裙已一早如花瓣般翻了開來,現出內
裡深黑色的絲襪。步武一手撕破那黑色的絲襪,露出了內裡與胸圍配襯著一套的
粉藍色內褲,內褲的正中部份,還有一個趣緻的暗花「史諾比」狗的圖案,可見
Miss李依然是童心未泯。

  然而,這天真的圖案,就只會成為步武謔笑的對象,步武一邊撫摸著「史諾
比」,一邊笑道:「原來Miss李你也喜歡狗,唔知呢隻狗大D定我隻『九』
大D呢?」說到興奮之際,更一口銜著「史諾比」地把Miss李的內褲扯了下
來。



  內褲之下,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以前就算那個女學生的陰毛如何豐盛,也不
可以和步武現在的眼前景像相比。只見從胯下兩側到小腹這個三角地帶,全是密
密麻麻的一片,陰毛細長而鬈曲,濃密漆黑,但卻沒有纏繞在一起,可見它的主
人對它們必然愛護有加,時有打理。

  陰毛近末梢的部份,呈一點棕色,這是青春的像徵。在濃密的三角形當中,
中間隆隆鼓起,隱現一條幾不可見的幼絲般隙縫,一看便知是從來沒有人探訪過
的世外桃源,這是任何男性的快樂鄉。

  面對對如此誘惑,步武當然毫不客氣,雙手分別按著那粉紅柔軟的陰唇,微


微向左右掰開,雖然動作很微,但Miss李已痛得「嘩」了起來,步武一見M
iss李的反應,更為興奮,但也不敢太大力張開,因為在陰道內端,隱約可見
一塊白色的薄膜,一個處女的象徵,步武恐怕一不為意,便把那神聖的象徵弄破
,白白浪費了這寶貝。

  所以只掰開至一條微縫,便伸出舌頭,往那桃源禁地鑽進去。以往步武強姦
女生,一般都不喜歡多作前戲,認為女生越痛楚,便越有強姦的意味,越能觸發
步武的獸慾高漲。

  但步武明白Miss李並不是一般無知的學生,若要以後完全控制她,必須


摧毀她的自尊心和內疚感。所以不但要Miss李主動與他口交,還要引發Mi
ss李看見自己淫賤的一面。

  果然,在步武舌頭挑動之下,Miss李雖是百分不願意,但身體的反應仍
是不由自主興奮起來。到底是成熟的陰阜,步武只是略為舐了一會,那從未接受
異性滋潤的陰道,已是淫水長流。

  汨汨不斷的陰液從那翻開的陰唇中傾瀉出來,不但沾濕了陰唇外的草原,還
沿著小腹流向Miss李自己的口中。Miss李一面含著步武的陰莖努力套弄
,一面吸吮著自身的淫水,兩股味道濃烈的男女體液一同吸納,就如一個饑渴的
蕩婦般,連自己也羞得不敢張開眼來。

  其實,當步武撕扯內褲時,Miss李已知道,步武的性慾漸漸高燒,若不
盡快幫他「出火」,恐怕即將便難逃厄運。

  然而,被步武倒吊在桌子上,全身血液也衝向頭部,Miss李早已臉面通
紅,感到頭眩目昏;何況步武更特意不加郁動,下身呆呆站著,Miss李若想
增加步武的摩擦快感,只有自行伸頸向前後套動,最初時Miss李還慢慢輕吮
,以免撞向背後的桌子,現在看見情勢危急,也不顧得疼痛,大力地套動著步武
的陰莖,頭部撞得桌子「澎、澎」作響,滿腦發漲,也希望能及早令步武洩精。

  就在Miss李的努力套動下,步武的陽具亦已回復最佳狀態,隨時可以提
槍上馬。只是步武希望令Miss李在以為捉到希望的時再次跌下痛苦的深淵,
加深她的絕望,令她完全死心;所以步武任得Miss李套弄,直到陽具開始抖
跳時,Miss李雙眼充滿希冀盼望,以為步武必會洩出時,步武便趁Miss
李向前套弄,用力挺腰迎向Miss李的面部,直往背後的桌子撞去。

  Miss李也不知發生甚麼事,只見到一塊黑影迎面而來,喉頭一陣發痛,
嗆著呼吸。一聲大響後,腦部的充血加上碰撞的痛楚,Miss李再也支持不了
,眼前一陣發黑便昏倒過去。

  當Miss李被步武扯斷陰毛痛醒時,發覺桌子已平放在廳中,珮珮正正吊
在自己的上面。

  這時,步武亦把拔掉的陰毛撒在Miss李的身上說:「Miss李,別說
我沒給過你機會,既然你沒辦法用口來滿足我,就唯靠你下面個洞啦!」邊說邊
用手指掰開Miss李那兩瓣肥厚而緊密的陰唇,把那醜惡的陽具緩緩放在陰道
前徘徊,而突出在包皮外的龜頭更不斷上下拭抹著那條狹窄的裂縫,龜頭上的精
水和陰唇內的陰液互相融合黏附,為強烈的衝刺作好準備。

  Miss李知道情勢危急,一生的幸福將在剎那毀去,不禁倉皇哀求道:「
步sir,多給我次機會,多給我次機會,我一定可以滿足你。」並且一面搖動
身體,騷擾步武龜頭的對焦。然而,面對著酥胸半露地被縛在桌子上掙扎的Mi
ss李,看在步武眼中,無異是更為興奮的刺激。

  這時,步武再也忍不著,淫笑著道:「求人不如求自己,還是靠自己最好。
你準備和你那處女膜說再見啦!」說完後,步武便把那對焦完畢,Miss李的
最後掙扎只是徒勞無功,步武那硬如鐵石的陽具,終於黃龍直搗般猛地插入Mi
ss李的陰道內。

  「呀!…喑」一聲悽厲的嚎叫,劃破了廳中的寂靜,亦劃破了Miss李緊
守了二十多年的處女膜。由於有了先前的撫弄,Miss李的陰道早已濕潤得如
春潮泛濫,整個陰道也布滿了陰水,步武不用出太大的力,那條八吋多長的陽具
,就如子彈般射入Miss李陰道的深處,一剎刺穿那薄薄的處女膜,還直頂到
花芯去。

  對於又多取一個處女的貞操,步武自感興奮異常。每次看到冰清玉潔的少女
,因為喪失處女膜而哀痛流淚,總燃起步武心中的英雄感,就像是身披盔甲,跨
坐駿馬,在沙場上持著長矛衝鋒陷陣、殺敵而回的大將軍般光榮。

  故此步武每次都必定用力挺腰前衝,就是要享受那份沙場上橫衝直撞的快感
,用他長矛般陽具,不但刺破那純潔的處女膜,還要把她們搗爛殆盡,將被姦的
女性盡情地蹂躪摧殘。

  而且步武一直以來都有個怪癖,就是不太喜歡女性全身赤裸地被強姦,總喜
歡在她們身上留下一些破爛的衣物,才能突顯女性被強姦時的無助感。

  故此步武並沒全撕下Miss李的衣服,只是撕開Miss李的上衣,把短
裙翻起,就透過那破爛的絲襪內褲姦淫著Miss李。

  雖說有淫水滋潤了陰道,但初次交媾的女性陰道,仍是緊迫異常,到底仍需
要大力開發。每次步武挺腰向前,陰莖都感受到狹窄陰壁那份迫力,龜頭真如長
矛般開山劈石地把前路開鑿出來,但龜頭一退,兩邊陰壁又迅速擠壓過來,等待
下一次龜頭的衝刺,如此來來回回,不斷增加龜頭與陰壁間的摩擦,大大增加了
步武的快感。

  但面對著步武如狂似瘋的抽插,第一次破處的Miss李絕對吃不消,試圖
極力躲開,無奈雙手雙腳皆被步武綑縛在桌上,欲躲無從,就是想合攏雙腿稍阻
步武也不能。步武每一下插入,下體就如被一枝火紅的鐵柱闖入似的,一陣火灼
般痛楚烙在陰道之內,陰壁似也受不住這般龐大巨物,欲裂開來似的。

  而且步武似乎是有虐待狂,不但雙手用力地搓壓兩個乳房,令她們拉長變形
,每次龜頭插入陰道內,更不是衝前直插就算,而是稍為向左右鑽動來增加摩擦
,令身裁嬌小的Miss李更為痛楚難當。

  然而,即使如何痛楚,除了第一聲因為痛心失貞而哀哭外,Miss李一直
緊咬嘴唇,再也沒有發出痛嚎。這並不是為了不想增加步武的快感,而是Mis
s李恐怕叫聲會弄醒昏迷中的珮珮,被學生看到這般不堪入目的醜態。

  但步武卻似是看穿Miss李的心事,淫笑地向Miss李說:「Miss
李,你這麼精彩的演出,怎麼可以沒觀眾欣賞,讓我叫醒個觀眾看你的淫樣!」

  Miss李即時搖頭,目光中流露哀求的神情,希望步武不要弄醒珮珮。可
是,步武毫不理會Miss李的哀求,左手放棄了Miss李柔軟的酥胸,逕自
伸向珮珮的下陰,一把扯掉陰毛。

  這時,Miss李才下而上望,才留意到珮珮的陰毛不規則地稀疏,部份陰
阜周遭更看到有一點點血跡,這應就是步武對於昏暈者的懲罰所致。想起剛才自
己痛醒的遭遇,恐怕遲早會步珮珮的後塵。

  下陰的劇痛,令昏睡中的珮珮甦醒過來。剛張開眼,便看見自己的老師頭髮
散亂,半身赤裸地躺在面前,而步武則笑淫淫地抽插姦污著,想起一切也是因自
己而起,不禁傷心地叫了一聲:「Miss李!」

  面對珮珮的叫喚,Miss李更感到無地自容。遭步武強姦已是不幸的,現
在更被自己的學生目睹,真不知如何自處,心神更為混亂,只有側過頭,不去接
觸珮珮的目光,珮珮亦意識到Miss李的心事,緩緩閉上眼,不忍心再看下去


  看著Miss李和珮珮的反應,步武知道只須再稍加二人的淫辱感,便可以
完全收服她們。步武便一面抽插Miss李,一面放長珮珮的繩子,讓珮珮的雙
乳按壓在Miss李的乳房上,又解開了Miss李的雙腿,屈曲地繞到自己身
後,當作固定環帶,再捉緊珮珮腰部。

  於此,每次衝向Miss李的小穴時,便同時推撞著珮珮的身軀向前,令兩
雙豪乳摩擦著。珮珮雙乳早已被步武紮得鼓實如槌,如今兩乳相逢,乳蒂與乳蒂
之間的接觸,較步武毫不留情的捏握,更易引起Miss李的乳頭反應。

  雖然萬般不願,但Miss李的乳頭還是不由自主地挺硬通紅起來,與珮珮
的乳頭對抗起來,珮珮的氣息亦因而漸漸急速,雙頰已不由自主地緋紅。Mis
s李想不到居然會與學生雙乳廝摩,還挑起學生的反應,內心的羞恥令她漸漸不
敢再面對現實,只希望這是一場噩夢,醒後一切如常,沒有人知曉自己羞恥的遭
遇。

  然而,噩夢並沒有因為Miss李的一廂情願而甦醒,反而下體的痛楚無時
無刻提醒她這個殘酷的現實。而隨著陰水的增加,步武動作的粗暴,亦漸漸增加了Miss李陰道的吸力。每次步武抽插時,都發生「拔滋…拔滋…」的聲響,
在這個寂靜的密室中迴環響徹,就像是在為步武的暴行而歡呼著。

  插抽了過千下後,步武知道已差不多時機了,龜頭亦漸漸在不規則地跳動著
。世故的Miss李雖是首次性交,但也知道這是男性射精時的先兆,一陣驚慌
湧現心頭。正想開口哀求步武在體外射精時,怎知步武卻先開口,給予了一個魔
鬼的誘惑:「Miss李,你想我在你體內射精,還是噴射在珮珮體內呀?」

  Miss李正驚恐著會因姦成孕,驟然聽見步武居然給予她另一個選擇,自
是不加思索地衝口而出道:「射在珮珮體內!」話一說出口,Miss李才醒覺
自己在說什麼話,然而,一切也不能挽回了。

  Miss李偷眼看見面前的珮珮狠狠地望了自己一眼,雖然沒有說什麼,但
心中的恨意已表露無遺。Miss李想不到自己居然在這麼要緊的關頭出賣了一
個信任自己的學生,最後的心理防線再不能緊守,注定一生只能在悔疚中渡過。

  看著兩人的表情,步武知道,經此一役後,珮珮不會再相信任何人,以後都
只會成為自己的性奴,而Miss李的這一句話,亦是步武的最佳的要脅武器。
步武亦樂得守這短暫的諾言,拔出陽具,狠狠地插入珮珮的陰道內,盡情地讓精
子噴射在珮珮的子宮內,令強暴的痛楚增加珮珮對世人的不信任,讓珮珮的痛叫
加添Miss李的內疚,令自己的暴行可以繼續維持下去。

  當然,這晚的姦媾並不會因為這一發而結束。只是這一發之後,珮珮已變成
步武的助手,整晚協助步武淫虐地姦淫著Miss李,把Miss李全身塗滿精
液的過程完整地紀錄下來。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