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子旋(瑪利諾女生連環不幸事件)第九章

  阿俊抬起頭,兩隻手仍然夾住我對波,問︰「你不會後悔嗎?」
  
我搖搖頭。
  
都吾公平既。都比你搾住對波,趁人地非理智既時候乘虛而入,梗係乜都答應你啦。
  
他好快咁又嘴左我一下。
  
然後佢拉著我雙腿,分開,貼近到佢下腰既位置。
  
「子旋,多謝你,我會永遠記得你的。」阿俊說。
  
我聽後有d感動,但是我忽發奇想地道︰「不如我地講d high d既野,咁你先會真係永遠記住我。」
  
「咁你想聽乜野先?」他問。
  
「不如你話︰『我要扑你個maryknoll妹方子旋』啦。」
  
「吓?咁會吾會太侮辱你呀?」
  
「吾會。反而我以後一想到著住maryknoll校服同你做左第一次,會好自豪tim。」
  
「咁好啦。」
  
佢推高我條深藍色半身裙。
  
由於方才比佢除左底褲,我下半身已經不設防。
  
他用手指輕輕掃我的陰道。
 
我感到一陣又麻又癢又酸,而在不知不覺間,我大腿的根部已經濕了。
  
(我最初以為佢是在檢查我的處女,但後來才知道佢係睇下我夠吾夠濕,以方便插入。)
  
只見阿俊一手握起他那條大陽具,擺好個功架。
  
唉!我都無眼睇了。
  
我雙手好緊張地握實拳,放在胸前,連酒店的天花板都沒心情看了,閉上眼,等待他就地正法。
  
我首先感到他圓圓的龜頭頂在我的陰道前。
  
在門口上上下下咁掃幾下。
  
接著,他把我撐開了,肥大的龜頭進塞了入來。
  
一分一分地進入,像爬行。
  
入左好少,他便彷彿突然遇到阻礙,停下來。
  
難道這就是我的處女膜?
  
佢換了個姿勢,左手抱住我,右手按在我頭頂上。
  
「我要扑死你個maryknoll妹方子旋。」他在我耳邊,好high地說道。
  
說著這出征前的訊號。同時,他下半身變成了火車頭的發動機,開足馬力,雖然開始時不太順利,但隨即衝破障礙,打通隧道,義無反顧,直開到我的處女腹地──子宮深處。
  
我覺得下半身被強行切開成兩半。
  
他沒有動。
  
可能從我的表情他察覺到了,於是問我︰「很痛麼?」
  
我睜開眼,朦朧地看見他俊朗的臉,然後點點頭。
  
他好珍惜地吻了我。
  
他不停地吻。我知他是想表達愛意並令我舒服d,但沒有用。
  
我痛到簡直快死了,猶如撕裂。
  
慢慢地調整著呼吸,奇怪自己竟然還生存在世上。
  
這時,我感到阿俊的陰莖像刑具一樣插在我體內。
  
點解會咁硬ga,仲硬過方才,熱熱地,猶如燒紅的鐵棒。
  
可能我真係太驚了,我開口求佢︰「溫柔d呀。」
 
他點點頭。
  
「你放鬆d先啦。」他又說。
  
這時我才發現一個道理︰當一個女人被男人插入時,她平日的尊嚴、高貴、驕傲根本沒有用武之地,唯有乖乖屈服。
  
誰說男女是平等的呢?
  
不過因為是阿俊,我願意。我願意為他忍受這種痛苦。
 
試想想,阿俊已經珍惜我,仍然咁痛。
  
所以我奉勸天下少女,就算未來人生同幾多臭男人、乜野臭男人做都吾梗要,但破處既一定要係自己喜歡的男仔。否則,想有個美好回憶都幾難。
  
等我的氣息回復平順,阿俊又好溫柔地說︰「忍住!」
  
我嘗試放鬆下身的肌肉,盡量吾用力,吾抵抗。
  
佢輕輕un左幾下。
  
我感到佢碌野移左位,不過都無乜野。
  
然後佢慢慢抽出去。咦?咁就玩完ga la?
  
正思考間,突然,佢以高速再插入來。嘩~~這一下,痛到飛起。
  
猶如把剛好癒合了的傷口再度撕裂。
  
我連忙閉上眼。
  
佢又連續插幾下。
  
每一下都是一個衝擊。
  
呀~呀~呀~我叫道。
  
佢立即同我kiss。
  
彷彿要吸吮我的呻吟聲似的,佢猛吸、猛吮。
  
「你真係好可愛。」他說。
  
我還未意會佢意思,佢又插多幾下。
 
差點兒流出眼淚。當時我的樣子都應該是又可憐又可愛吧!?
  
「好痛呀,你都吾錫人既。」我抱怨。
  
「對吾住,但你的表情太吸引,而且叫聲又好聽。」
  
我一陣害羞。什麼叫聲好聽呀,你吾係將d呻吟聲當叫床聲呀?
   
這時我才明白過來──
  
「咁你即係見到人痛苦就開心嗟。」我責備他。
 
最初吾知男人既特性係咁,仲以為佢有少少變態。
  
「吾係呀,但係吾知點解你越痛我好似越舒服咁,對吾住呀。」佢道歉。
  
「咁都有既?但令你舒服都算值得。你想大力d就大力d啦。無法啦,可能這就是我身為女仔既命運。」
  
「同埋,你吾准嬲ga,我忍吾住好想講一句野。」他說。
  
「係乜呀?」我問。方吾係又係d乜野我愛你,I love you咩。
  
「我要征服你個maryknoll妹方子旋。」佢突然發狂似地說,又開始抽插。
  
吓?征服?做乜要征服人地呀?
  
然而我都無時間想咁多,佢忽然又拉番低我件冷衫,又吻了我恤衫上既貴族式領巾,然後說︰
  
「你件maryknoll校服真係好正,好有貴族feel,方子旋,我要征服你,我要征(蒸)服你!」後面個「征服」居然高八度,走埋音。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