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佢隻手搾落我個maryknoll校章時,突然,我發覺那陣暖洋洋的感覺又襲來了,蔓延至全身。
  
可能我真係有maryknoll情結,比佢戮中個死穴。
  
最奇怪既係,我下半身也起了變化。
  
陰道又痕又癢到不得了,什至我可以感到有d水流出來。
  
然後當阿俊既陽具滑過時,一陣又麻又酸又舒服既感覺開始傳來。
  
是性興奮!
  
我幾乎立刻就知道了。
  
又驚又喜。
  
喜的是︰我吾駛剩係睇阿俊點舒服,自己都有份。
  
方才我仍然係覺得各有各的感受,但現在我地就真正融為一體。
  
內心︰方子旋,你好不知醜,處女第一次就咁享受,點得ga?
 
真係乜野純情臉具都除底哂,吾通我天生就係個淫娃?
  
阿俊似乎亦找到最合適的節奏,給我的快感也愈發強烈。
  
點解男仔的技巧竟然可以一下子熟練咁多ga,討厭死了。
  
不知何時,我的喘息聲愈來愈沉重,漸漸變成呻吟。
  
而且這種呻吟聲好嬌哆,連我自己聽落都吾認得。
  
呀~呀~啊~
  
死啦,今次真係叫床tim。
  
我雖然舒服嗟,都吾可以出哂臉ga,,起碼吾可以比阿俊知,所以我強逼自己吾叫。
  
忍得勁辛苦。
  
阿俊立即察覺到我的變化,擔心地問︰「你無事呀?」
  
「無呀。」
  
但佢立即便猜出我既心意︰「係咪有feel呀,吾駛忍住吾叫wor。」
  
「無呀。」我害羞地說,死口不認。
  
「係咩?」佢露出不信既表情。
  
佢突然發起一陣急攻,猶如刀槍劍影,所到之處,盡皆狼藉。
 
啊~啊~啊~
  
我堅持不住叫了出來。
  
「點呀?」他奸笑著問。
  
我用手搥佢個胸︰「好衰ga,咁大力,係人都叫啦,你吾好以為我有feel呀。」
  
然後佢忽然改為大力幾下,又細力幾下。
  
就係那種八淺兩深的作戰方式。
  
我又忍吾住叫了。
  
「仲想吾認?今次我吾係好大力咋。」一臉正義凜然咁。
  
「你想玩死人咩。」我啐道。
  
「咁你認吾認有快感先?」
  
「認咪認nor。」我害羞到耳根都紅了。
  
「其實你有feel我仲鍾意啦。」阿俊說,又嘴左我幾下。
  
吓?你吾駛人扮純情玉女ga,早d講啦。
  
「乖乖地繼續叫,知道未?」他又說。
  
真係比佢吹脹。
  
不過我都配合著佢既節奏,放開懷抱,慢慢咁叫nor。
  
叫叫下,又好似無咁尷尬。
  
肌膚的磨擦,燃燒著我地既青春。
  
汗水飛舞。
  
不知過了多久,吾知乜野事,我突然感到四肢的血好似倒流咁。
  
d血流哂去子宮。
  
夾得阿俊更緊。
  
這時,阿俊忽然喪失理智咁,加快了抽插速度,下下大大力咁鋤下來。
  
我既呻吟聲就變左尖叫。
  
「呀~吾好呀~慢d啦~」我叫道。
  
「我忍吾住啦。」他說。
  
我還未知乜野事,突然覺得有d暖暖地既野一下一下咁射入我子宮中。
  
啊,係阿俊d精液。我恍然大悟。
  
從bio書上,我知道,裡面有好多精虫會爬入我子宮中,我霎時一陣臉紅。
  
阿俊un到最後一滴都射埋,先停止。
  
他的餘震帶給我最後一段的滿足。
  
後來我同好多男人做過先發現,原來阿俊碌野係最fit哂我size既,可以說是我的dream pennis,吾掛得之第一次就有了高潮。
  
之後佢又好感激咁吻了吻我。
  
因為累了,我們都躺在床上休息。
  
望著床上的處女血,我倆都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阿俊用手撥我額頭的髮絲,說︰「你著住maryknoll校服真係好正,我以前都吾知制服誘惑係咁正……咁有征服感,以後你都要著住校服同我做。」他彷彿在下達命令。
  
我什麼都沒說,只是依偎在他懷中。
  
「點呀,你依家成個子宮都係我d精,即係我條女啦,以後吾准同第二個男人做。」一副大男人既口吻。
  
其實我都有想過做佢條女,不過我也沒忘記這只是交易,而且我最不喜歡佢以為可以征服我(就算我係佢老婆,都係個獨立女性呀嘛,係床上既征服係另一樣野),於是說︰「我只可以應承你,我吾會再穿maryknoll校服同第二個男仔做。」
  
聽到我的回覆,佢有點焦急.考慮著,然後說︰「咁啦,你吾好再援交啦,我會心痛ga,要錢就來搵我啦。」
  
佢比左三萬元我,又帶我去食lunch。
  
然後有好一段日子,我們就維持著這種半援交半男女朋友既關係。

全文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