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女學生棠棠(五)

粗硬的陰毛刺得女孩的臉頰很痛,鼻腔裡也盡是那濃烈的男性體味,再加上喉嚨深處一下一下的強力衝擊,那極度的不適和屈辱,讓從沒有過口交經驗的少女幾乎要瘋了!
 
對阿雄來說,這當然是另外一回事!有女人為自己口交已經夠享受了,何況是現在這個粉雕玉琢,像精靈一樣嬌俏可人的小女生?再加上她跟自己那曾經狂戀過的夢中情人又那麼酷肖……這一下幾乎在實現他期盼了許多年的夢想!
  
本就不算小的巨龍猛的又脹大了一圈,把少女的小嘴幾乎都要撕裂了。堅硬的龍頭把柔嫩的喉頭當成了下面的花道,隨著大銀幕上連環爆炸鏡頭的閃耀強光一下一下猛烈的抽擊……
  
「呀……」雖然男人劇烈的低嚎在爆炸聲中已完全被蓋過,但爆發前那強力的搏動卻讓早已癱瘓了的女孩感應到空前的危機!鼻子裡噴發出「唔、唔……」的粗重氣息,雙手像是發了瘋似的亂抓亂打……
 


「轟隆!」電影中歹角的基地發生了大爆炸;而在銀幕下面,阿雄也在為棠棠小嘴開苞的強烈快感中登上了情慾的最高峰!
  
「噗、噗、噗、噗……」一連的射了十數下,腥臭滾熱的陽精把棠棠嬌小的口腔射了個滿滿,連吞嚥也來不及,有一大半沿著依然脹硬的巨龍從早已陷入半昏厥狀態的女學生的嘴唇邊湧了出來,沾濕了座椅,再「滴滴答答」的滴到地板上。
  
在電影完結燈光回復之前,阿雄才僅僅來得及拉回褲子和整理好棠棠凌亂的衣衫。驚魂未定的小美女倒像是失了神似的沒能恢復過來,任由阿雄幫她擦乾淨粉臉,又扶著她跟著散場離開的人潮走出了戲院。
  
直到出了大街被清涼的晚風一吹,棠棠才清醒了過來,馬上便掙開了男人的摟抱,怒目咬牙的瞪著阿雄!
  
阿雄只是聳了聳肩,表情很是不屑的說:「看甚麼看?妳收了我的錢,當然要付出相應的服務。」
  


「你……!」棠棠的銀牙咬得格格作響!她恨死了眼前這男人!也恨死了自甘墮落的自己!如泉的眼淚不爭氣的湧出。
  
「哼!妳儘管哭啊!想讓更多人看到妳現在的樣子嗎?」阿雄說著,又拉又扯的把棠棠推到了街角的暗處。棠棠雖然氣惱,但也明白大街大巷並不是爭吵的地方,要是一個不巧讓人認出了才更麻煩。
  
兩人來到了幽暗處,棠棠馬上拂袖想離開,卻被阿雄叫住了。
  
「怎麼了?」吃了大虧的棠棠回頭怒罵道:「你爽也爽過了,現在時間也到了,你還想怎樣?」
  
「沒有怎樣……」男人嘻皮笑臉的表情忽然變得陰沉起來:「只是有些東西想給妳看看罷了……」說著掏出了手機,赫然是剛在在電影院裡棠棠替他口交的照片!
 


棠棠登時臉也青了,強辯說:「你別要脅我!照片那麼模糊,認不出是我的!」
  
「是嗎?」阿雄的臉色變得更加猙獰:「那這段錄音呢……」
  
手機中播出了一段說話:『……嗯……那我的網名就叫『珍珍』吧?小玲,妳說應該開價多少?……』雖然背景很嘈雜,但還是可以很清楚的認出說話的正是棠棠。
  
「你……怎麼會……」棠棠臉色大變,這一下可完全給嚇著了!
  
「這個可是妳了吧?『珍珍』,」阿雄邪笑著:「還是應該稱呼妳『棠棠』啊?」

  棠棠只感到全身不自禁的抖震起來,軟軟的坐倒地上……

-----------------------

  「要先洗個澡嗎?」男人的招呼把像是失掉了三魂七魄的棠棠從絕望的恍惚中喚了回來。
  
自從剛才在街上給這個絕對「陌生」,但卻又已經和自己發生了「親密」關係的男人一一道出自己的姓名,就讀的學校,甚至父親和男友的名字之後,這個還沒滿十八歲的小女孩馬上就崩潰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樣跟著這個可恨的魔鬼來到這間時租酒店的。
  
「給我睡一晚,我便放過妳!」這是男人開出的條件。
  
……棠棠能夠拒絕嗎?
  
答案當然是「不能!」
  
……「不可能!」
  
那魔鬼已掌握住了自己的一切!在他面前,自己就好像是完全赤裸裸的一樣,根本沒有秘密!沒討價還價的本錢!也沒有退後的餘地!
  
「放心!」男人溫柔的坐到她身後,輕聲的許下了承諾:「只要妳今晚乖乖的讓我滿足,我答應妳,以後也不會再去找妳!妳可以像往常一樣,繼續當妳的純情乖乖女。」
  
「我……還可以嗎?」女孩悲慟的嗚咽著。
  
「我不說,妳不說,誰會知道?」阿雄低聲沈吟著,像催眠似的:「還有,妳不是要賺錢買演唱會的門票嗎?我可是會付足錢給妳的……」一面說著,一面吻著女孩白嫩的耳垂,雙手也緩緩的從後摟著女孩盈握的細腰。
  
「嗯……」剛剛才在電影院中領略過的美妙感覺忽的又再湧現,女孩的心開始慌亂了……明明是那麼猥瑣討厭的男人,怎麼自己的身體就是抗拒不了?正想扭頭避開,阿雄已一口噬咬著嬌小的耳珠,舌頭更鑽進了她的耳孔。觸電似的快感又一次迎頭蓋下,稚嫩的小女生還來不及反應,胸前雙峰又被俘虜了。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