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女學生棠棠(六)

這一次阿雄才算真正愜意的慢慢把玩起棠棠美麗的胸脯,也禁不住由衷的讚歎起來。他也玩過不少女人,但這麼嫩、這麼美的胸脯還真的很少遇到。捏在手裡量了一量,阿雄幾乎可以肯定棠棠的胸脯至少有33C,不但豐滿、挺拔、彈力夠、手感一流,半球的形狀還非常的完美,兩顆粉紅色的乳蒂微微的上翹,中間的溝縫既深且長……要知道這女孩現在還沒到十八歲,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將來肯定會是個迷死男人的妖精!
  
可能是明知到逃不了吧,棠棠也放棄了抵抗,開始在男人輕柔的撫摸中慢慢享受了起來。
  
隨著上衣和胸罩的脫離,那白裡透紅,滑不溜手的幼嫩肌膚在連連快感的催動下綻放出香艷燦爛的櫻紅色。半裸的小美女無力的癱軟在中年男人的懷裡,小嘴裡吐出曼妙的動人嬌喘,半點都看不出她原來是被脅迫的了。
  
緊窄的小穴再一次被粗大的手指侵入,也再一次讓棠棠的理智失守了。
  
『怎麼會這樣舒服的?』阿雄滿意的從嬌喘噓噓的小美女臉上明確的看到了這樣的訊息。當然那自動挪起、好方便自己替她褪掉緊身牛仔褲的小香臀,也同樣的亮起了「綠燈」,打出了相同的「通行」訊號。
  
早在電影院中沾濕了一次的粉藍小內褲還沒完全乾透,這一下又再被洶湧的花蜜沾濕得可以扭出水來。在明亮的燈光下,變成透明的小布片不單讓下面濃密的叢林完全曝了光,就連中間那道粉紅色的裂縫也纖毫畢現。汨汨湧出來的蜜液滲透纖薄的棉布,在布料的表面凝結成一顆一顆晶瑩的水珠,再匯聚成涓滴的小溪,滾滾的流落到潔白的床榻上。
 
阿雄喘了口氣,不得不先鬆開了懷中的小美女;因為如果再不把胯間那隻張牙舞爪的兇獸釋放出來的話,他的褲子就要被刺穿了!
  
他快手快腳的脫光了身上的束縛,俯身爬到早已無力癱軟在床上的少女腿間。手中用力一扯,直接把那條變成泥濘的小內褲撕成了布片!
  
「不要……哎……」棠棠失聲慘叫,但本來悲憤的哀求卻被身體深處猛湧出來的強烈快感弄得完全變了調!
  
猥瑣大叔的舌頭像條毒蛇吐信似的靈活,無孔不入的刺激著少女下體每一個敏感點。女孩伸出去推拒的小手反摟緊了男人的後腦,像不想讓他稍稍離開似的。
  
幸運的中年大叔愜意的品嘗著女孩香甜的蜜汁,平時召妓時他可絕對不敢去舔那些風塵女子瘀黑鬆塌的下體,最多也只會應酬式的摸揉幾下。像棠棠這麼鮮嫩漂亮的蜜穴也不知多久沒見過了;淺褐色的微卷茸毛烏亮濃密,兩片小陰唇像極了初放的蘭花,微張的嫩瓣透出鮮艷的粉紅,正潺潺滲出散發著濃烈甜香的晶瑩蜜漿。嬌嫩的小肉核在男人的挑逗下,脫穎而出的傲然挺立在嫩鮑的頂端,活脫脫的就像幅國畫大師筆下的工筆丹青!
  
阿雄醉了!用力掰開緊合的花縫,大口含了上去,貪婪的吸吮著那些醞含著青春精華的美味花蜜,粗肥的舌頭衝開泉眼,在不停抽搐的少女花洞裡面左衝右突的亂鑽。另一隻魔手卻已沿著深邃的臀溝跑到了棠棠的翹臀上,順著小菊蕾周圍那輪淺淺的皺摺慢慢的打起了圈圈。
  
除了不久之前跟男友初試雲雨後再幹過一兩次,棠棠便再沒有其他的性經驗了……而且那一次的經驗也並不特別的愉快。這也難怪,小男生那有耐性和功夫去慢慢撩撥起女伴的情慾;連挑逗的前戲也很少,幾乎是直接把小女友推倒後就匆匆插入,再不要命的猛抽了數十下,便在處女緊迫的陰道裡一瀉如注了。
  
這女孩子一生人中最寶貴的初夜,的確和棠棠想像中的美妙有非常大的落差!那一晚留給她的,除了終於向愛郎奉獻出處女之身的莫名興奮之外,就只有要命的痛楚、無盡的惶惑羞愧,和害怕懷孕而帶來的整整幾個星期的擔驚受怕。要不是小男友事後還懂得摟抱著她婉言安慰,棠棠可能再也不肯跟他上床了。
  
其實這初交的不愉快經歷早就影響了少女對性愛的期盼。那次之後,她一直都在迴避男友再度求歡的需索,到真的推拒不了才勉強答應;美其名是害怕懷孕,事實上卻是在逃避性交帶來的不適和事後的空虛。
 
可能在她那顆稚嫩的少女心裡面,早就明白到男友並沒有真正的重視自己;同時間也因為情慾封印被正式破開了之後沒能得到適當的開發,而在訴說著不滿的渴求。
  
當然,說不定在小女孩再跟男友多來十數次、或者更多次的交歡後,也會慢慢領悟出性愛的快樂。但也不知究竟是幸運還是不幸了,女孩身體內埋藏的性愛本能,卻在中年男人技巧的挑引下,被提早的發掘了出來……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