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女學生棠棠(九)

直到棠棠昏厥的身體完全鬆開,飽嚐獸慾後變回了軟皮蛇的巨龍才被趕了出來,一股股濃稠的混白陽精也隨之從慢慢合攏的嫩鮑中倒流滲出。阿雄馬上拿起手機,把這由一手自導自演的「內射小美女」的噴血畫面詳細的記錄了下來。
  
他很久也沒試過這麼愜意的性愛了。事前他根本沒想過這一次會這麼順利,而且棠棠的身體更是美妙得完全超出了他的期望。從這小妞方才婉轉承歡的反應看來,她也很是享受;這次可不完全是強迫,最多也只能算半推半就而已。
  
飽受催殘的小美女身上一片狼藉,滿是被蹂躪後的慘烈痕跡。赤裸的胴體上塗滿了淋漓的香汗,兩條還不能合攏的大腿張得開開的,腿縫間滿是劇烈摩擦做成的瘀青,中間微微腫起的花阜上更是一塌胡塗,連俏臀下面的床單都被那些不斷流出來的混白濃精弄髒了好一大片。
  
雖然如此,一動不動的棠棠卻依然美得懾人,像個墜落凡塵的折翼天使一樣的純潔無邪。
  
迷迷糊糊中,棠棠感到自己被人抱了起來,然後機伶伶的打了個寒顫,已被泡進了水裡。她張開疲倦的雙眼,原來是那個剛把自己強暴了的中年男人,他正抱著自己浸在浴缸中,很溫柔的兜起溫水,為自己洗擦著身體。
  
那感覺……竟非常的體貼和窩心。
  
能和這樣嬌美鮮嫩的小美女鴛鴦共浴,阿雄倒覺得是自己佔了老大的便宜。棠棠美麗的胴體裡像沒有半根骨頭似的,像個芭比娃娃一樣軟軟倒臥在男人的懷裡,任由他肆意的褻玩。
  
在溫水的洗擦下,美少女白裡透紅的肌膚盡顯青春的滑膩。從背後看過去,那雙豐腴的美乳份外的挺拔,兩顆嫣紅的乳蒂極是敏感,竟單單在男人的視奸下便已經脹硬了起來,一抖一抖的急劇起伏。
  
阿雄愛不釋手的在那雙渾圓挺拔的美麗半球、結實平坦的小腹和線條優美的修長美腿之間遊移撫摸,肆意的把玩自己剛剛掠奪回來的戰利品。美女腿間那鮮嫩的水蜜桃當然也不會錯過,潛在水中的手指愜意的把玩著隨水盪漾的縷縷柔絲,又輕輕剖開早就回復了緊合狀態的花縫,把那些殘留在嫩鮑裡的垢跡都洗得乾乾淨淨。
  
男人溫柔的服務讓疲乏的美女感到非常受用。回想起上次小男友在奪取了自己的處女身後可沒那麼體貼,還沒理自己的死活,在那根還染滿破處初紅的恐怖火棒回復堅硬後,馬上便按著自己再幹了進來,在那還淌著血的傷口裡狠狠的再插上一刀!
  
棠棠雖然不想承認,但相比起來,這一次真的比較舒服。
  
男人把已經甦醒過來的小美女輕輕抱起,讓她雙手扶著浴缸邊,翹起了像顆熟透水蜜桃似的渾圓美臀,非常珍惜呵護的捧在手裡。嬌小的臀眼像朵俏麗的雛菊,周遭的粉紅皺摺好比一片片鮮嫩的花瓣。
  
阿雄禁不住嚥下一口唾沫,他當然渴望染指美少女身上這個最後的處女地,但卻很清楚棠棠今天絕對承受不了;而且他戰棠棠那緊夾得堪比「名器」的美妙桃源洞念念不忘,還想再品嚐多一次。
  
如果少女圓潤的翹臀像個大白桃的話,那飽滿的花阜肯定酷似一隻剛剛從硬殼中剝出來的鮮嫩美鮑。中間那道微微裂開的縫隙像張飢渴的小嘴,正潺潺流淌出嘴饞的香津。
  
阿雄伸出兩根手指輕輕撐開合緊的花縫,展示出裡面嬌嫩無匹的粉紅嫩肉。
  
少女嚶嚀輕喘,豐滿的俏臀一陣抖擻,不自覺的翹得更高了。
  
男人興奮的俯身吻了上去,粗糙的舌頭深深陷進兩片柔軟的肉瓣中,貪婪的舔食那些再度開始泛濫的香甜蜜汁。
  
可能是由於有點紅腫了的關係,棠棠的小穴顯得更是灼熱,也更加美味。才吸了兩口,阿雄胯下那早就回復霸氣的巨龍已經沒耐性靜靜旁觀,咆哮著也要搶上來分上一杯羹。
  
俯伏在浴缸邊的小美女其實也在不住回頭窺望著身後的男人……這個騙走了自己純潔身體的中年大叔的樣貌還是一樣不堪,可出奇的在棠棠心中竟已生不出半點厭惡;看著那雙眼角滿是皺紋的細小淫眼,她聯想到的竟然是剛才被他強暴時才首次經歷到的絕美感覺。
  
男人腿間巨大的器官也吸引住小美女的注意,從她那個角度看去,那怪獸般的巨棒好像比她的手腕還要粗大,比相自己唯一承受過的小男友的陽具,更至少要大上三分之一,可能還不止。而且上面滿佈著賁張的筋脈血管,顯得更是猙獰。紫紅色的龜頭又圓又大,像個大冬菇似的。頂端的細小開口裡還在流著晶瑩的體液。
  
棠棠不期然的哆嗦了一下,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身體竟然可以容納得下這麼巨大的東西!
  
粉背感覺到中年大叔微隆的肚皮慢慢貼了上來,自己最私密的部位也再感覺到那陣充滿了威嚇的灼熱。棠棠不由深吸了口大氣,心中竟隱隱有點期待那股既疼痛卻又同樣美妙的脹滿。
  
「呀……」在少女長長的呼氣聲中,短淺的蜜道很快便完全被充滿了。棠棠這時才赫然察覺到男人的身體還沒有貼上自己的臀肉……
  
這表示了甚麼?
  
她很快就知道了!小花芯上一陣強猛的擠壓,巨大的火棒竟仍在不斷的深入!
  
「太……太深了!會……壞掉的……」稚嫩的小美女只感到身體裡面那根巨柱又多進了兩分,不得不用力抓著浴缸邊,張大了小嘴來渲洩出那超乎想像的飽脹。
  
這時候嬌嫩的臀肉才終於感覺到那些剛毛刺上來的疼痛。男人卻獰笑了一聲,龐大的身軀重重的壓下。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