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女學生棠棠(八)

雖然已經用手指仔細的勘探過,但棠棠的小洞還是緊得出乎他的意料!才剛剛把龍頭塞了進去,那緊夾的力量已經爽翻了天!阿雄連連吸了幾口大氣,才險險的把那股即時爆發的慾望壓了下去。
  
『……這小美女的身體實在太正點了!一定得慢慢的享用。』阿雄心想。因此沒有馬上挺進,而是輕輕吻上棠棠的粉頸和胸脯,讓熾熱的情慾稍稍降溫。
  
也虧得阿雄這一下暫停,讓身下的棠棠也得到了寶貴機會慢慢的喘息和適應;也再一次喚醒了在破處前一刻內心深處原本蘊釀著的感覺……對完美性愛的熱切期待。
  
她不明白!為甚麼自己在跟心愛的男友作愛時,好像還沒現在被這個猥瑣大叔強姦時那麼快樂?難道真的是因為這大叔的「東西」比較大?雖然她的經驗不多,但還是感覺出下體那被撐滿的程度,比自己男友的好像強烈了許多……
  
恍惚像無言的默許,少女的粉臀開始配合著男人淺淺的抽插自動的挺動了起來。
  
阿雄當然也感覺到身下美女的轉變,心中暗爽了一下,像是嘉許似的吻了吻棠棠的小嘴。一直緊守著小穴口的巨龍也開始緩緩深入,龍頭旋轉著鑽開一道道緊密的皺摺、逐少逐少的推進,在少女狹窄的棧道裡開山劈石,開墾出一條通往愉悅的大路。
  
慘遭強暴的女孩一直高仰起頭,喘著粗氣,只感到那極度灼熱的巨大棒狀物不斷的侵入,自己體內那些從來都沒有人到達過的私密禁地一吋一吋的相繼失守。整個小腹、甚至整個身體都像完全被充滿了似的,劇烈的脹痛更幾乎上湧到胸口……少女不由的緊皺起秀眉,雖然還是有點撕裂的疼痛,但卻不厲害,跟同一時間帶來的強烈滿足比較起來,根本就微不足道。
  
「啊……」棠棠混身劇震,小花芯上的擠壓帶來的疼痛首次蓋過了快感。
  
阿雄也感覺「到底」了!龍頭被花芯軟肉一小口一小口的噬咬著,爽得他連老爸姓甚麼也忘記了!他本能的倒退了出來,卻又被密閉肉穴形成的真空狠狠的吸了回去。那股「扯不出來」的美妙快感,就像是身下的小美女拋過來的戰書似的。
  
事實上棠棠的確也在渴求,雖然小穴被滿撐得十分難受,而且被撞得很疼,但巨龍撤走後遺留下來那強烈的空虛卻叫人更受不了,四肢竟本能便抱緊了身上的男人。
  
阿雄也不再客氣了,放開棠棠的雙手,抱著女孩的俏臀開始了長距離的抽插。每一下都退到只剩下龍頭,然後才很慢的、很小心的再插回去。他已親身驗證了身下小美女的鮮嫩,知道她絕對受不了粗獷的強風暴雨。而且這麼難得的機會也應該好好珍惜,才不會浪費了這個味美可口的小美人。
  
初開的蜜穴夾得非常緊,而且只要一倒退出來,被剖開的肉壁馬上又會自動合攏,非得費力再次開拓不可。這完全是在替處女開苞時才有機會享受到的滋味,不過這樣的「苦差」,相信沒那個男人會介意吧?
  
棠棠對男人的溫柔撻伐顯然也感到很受用,除了剛開始時稍稍的不適外,她竟然出奇的沒怎樣喊過痛。那種極度的脹滿態在適應了之後,漸漸的竟由難受變成了享受;她甚至還無師自通的掌握到怎樣挺動小屁股的節奏,讓男人的肉棒可以插得更加深、更加重。
  
小美女配合的態度讓阿雄感到又爽又滿足,也決定不再抑制自己的慾望了。放開棠棠的腰眼,改為抽起了女孩的腿彎,讓墊在枕頭上的俏臀更加突出。同時間也加強了轟炸的力量,開始大開大合的猛力抽插;每一下深入都狠狠的炸在顫抖的小花芯上;每次倒退時也要把兩片鮮紅的花瓣都抽得完全倒翻了開來。
  
棠棠早被插出了性趣,小穴裡春水橫流,雖然還是越夾越緊,但充斥著潤滑蜜漿的秘道已不能對粗壯的巨棒做成任何的障礙。阿雄狠狠的搗了百來下,整根足有八吋長的大肉棒竟然全都幹進去了!他還感覺到龍頭刺穿了花芯,肉棱緊緊卡死在子宮口上,被那圈嫩肉一吸一吮的急促含吮,簡直爽死了!
  
從來沒嚐過「子宮突破」的棠棠反應得更是激烈,她幾乎是在一剎那間便被沖上了從沒體會過的極度快感,那一浪接一浪的強猛高潮像不會停息似的,把她僅餘的丁點理智徹底的沖塌推倒。小美女完全忘我的緊緊擁抱著身上的男人,毫無保留的把身心都奉獻了出去。
  
阿雄也爽得眼前金星直冒,深埋在少女體內的巨龍不受控的猛烈搏動了起來。他知道自己快要抵受不了,也想退出來先歇一歇;但龍頭卻被縮緊的子宮口死死的咬住,根本抽不出來。精門一鬆,就這樣眼白白的被夾得射了出來。
  
灼燙的濃精像機關槍子彈般「砰、砰、砰、砰……」的擊打在少女的子宮壁上,讓終於承受不住接踵高潮的小美女完全的失去了知覺。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