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鎖佬阿雄之復仇天使(一)

故事繼續(在店舖前阿雄見到棠棠後)
----------------------------------------------------------------------
「好了,不用怕了,這兒應該安全了……」中年男人努力安撫著懷中不住抽泣的女孩。
  伏在他肩膀上的女孩相當年輕,看起來還蠻漂亮的,高佻勻稱的身段在寬闊男裝風衣的遮掩下依然非常觸目。臉蛋雖差不多全埋藏了在長長秀髮下沒能看清楚,但一路上引來的回頭率竟還不低。
  可惜除了艷羨之外,每一個看到這雙表現得如此親熱的男女的人竟不約而同的都露出了惋惜的表情;可能因為那個矮小男人長得實在太……平凡了點吧?兩人走在一起,活脫脫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這名句的最佳寫照。
  身為男主角的阿雄可沒空理會旁觀者的目光到底是羡慕還是妒忌?他只一心想快點把女孩帶到安全的地方。因為女孩的情況真的很糟!其實只要稍微靠近一點,便可以聽得到那些急促的喘氣聲,也可以看到那張秀氣的俏麗臉蛋已脹得一片通紅,額角上流滿了淋漓香汗;而那雙環抱在男人腰際的戰慄小手更是緊緊握成了拳頭。
  「我……我……好辛苦啊……」女孩吃力的咬著下唇,呼吸急促得像快要窒息似的。
  「棠棠,沒事了,快到家了。」阿雄看到女孩痛苦的樣子,心裡又是憐惜又是憤怒:「那班人究竟喂妳吃過些甚麼?」兩人跌跌撞撞的走進了一所唐樓幽暗的樓梯。
  進屋裡後,阿雄剛來得及鎖好門,少女已經像瘋了的甩掉了風衣,發紅的小嘴像雨點般吻落在男人的臉上,雙手雙腳像八爪魚觸鬚一樣緊緊纏在男人身上,狂野地撕扯著他的衣服。
  論氣力阿雄當然比棠棠大得多,但在手忙腳亂的當下竟也招架不了,被她半拉半扯得推倒了在床上。
  女孩全身透出像發燒一樣的火灼高溫,身上特有的少女幽香在高溫蒸騰下更是中人欲醉,對男人的性誘惑比甚麼昂貴的催情香薰都更加有效。那還很青澀的胴體已經足夠成熟了,可那張絕美的臉蛋卻仍保持著帶點童稚的清純,再配上那滿臉無辜的表情……如果還有那個男人能夠抵抗得了的;除非他剛巧姓柳名下惠,要不然應該就是個太監了。
  阿雄當然不是個太監,而且他還非常清楚眼前這女孩的身體到底有多美妙!
  既然已經回到家裡,也不須再諸多顧忌了;而且看棠棠的樣子,肯定是被喂了些強力的催情藥,要不讓她好好把情慾發洩出來的話,還不知會不會有甚麼後遺症?阿雄猶豫了一會,還是決定不要把棠棠弄醒,先幹了再說!
  而就在男人內心掙扎的短暫遲疑間,慾火高漲的小美女已經把他的長褲連內褲都扒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卻來不及脫下,匆忙的撩起了短裙、撥開內褲,抓著男人脹挺的大肉棒,一下便猛坐了下去。
  雖然小花阜早已被濃稠的花蜜糊得又濕又滑,但那個嬌嫩的桃源洞口始終還是太小了;龍頭在小穴邊上稍微觸踫了一下竟滑了開去!心急如焚的小美女慘叫一聲,哭喊著伸手搶回擦身而過的大肉棒,忙亂的又往還在冒煙的小穴口再塞了回去。
  剛剛那一下來得太急,阿雄來不及反應;這一下連忙幫忙對好了位置,終於「噗」的一聲,準確的插了進去。
  才僅僅插進了一個龜頭,「哎!」中年男人已發出了驚訝的慘叫……竟被小穴裡的灼熱嚇著了!
  其實阿雄和棠棠已經幹過了好幾次,對這小美女的身體也算輕車熟路了;但這一次卻依然被那出乎意料之外的熾熱高溫殺了個措手不及。
  身上的小美女根本沒給他有慢慢適應的機會,纖腰一扭,翹臀已再重重的坐下。又是清脆的「噗」一響,竟一口就把那根足足有八吋長的粗長陰莖吞掉了一大半。要不是已經插到了底,再吃不下去的話,她肯定還會馬上再壓下來!
  這迅急的吞噬幾乎把阿雄爽翻了!被棠棠那堪比「名器」的緊窄小穴完全包裹著的絕妙美感,他比任何人都瞭解……雖然他並不是那個奪得小美女初夜的幸運兒,但這女孩身體裡對情慾的渴求卻是由他親手發掘出來的!除了男友之外,棠棠就只跟他一個人上過床;而且數數手指,他跟棠棠作愛的次數甚至比她和男友的還要多。
  但這一次除了慣常的緊窄之外,阿雄還感受到小穴裡面那些異常強烈而且極度急促的抽搐;像是所有的嫩肉都在同一時間猛力痙攣似的,整條花道都緊緊的收縮鎖死,讓他完全動彈不得。洞壁上那一條密密麻麻的肉摺都在強烈的蠕動,就好像有幾十雙小手同時在替自己的小弟弟用力按摩似的,爽得阿雄幾乎馬上就要丟盔棄甲;只能咬緊了牙關苦苦的忍耐著,希望撐得過這要命的一刻。
  插在他身上的小美女對這不上不下的局面顯然也一樣不滿。懸在半空裡的小屁股上又不是,落也不能,偏偏那個被鎖死的巨大龍頭卻正正的抵在花芯上,一抖一抖的猛烈搏動著。那引發出來的陣陣癢麻叫人非常非常的難受。
  大量蜜漿形成的洶湧巨浪被完全阻隔在幼嫩的子宮裡,唯一的出口卻被牢牢堵塞著,得不到渲洩。滾燙的花蜜越積越多,做成的壓力也越來越大,把女孩的整個小腹都谷得鼓鼓的、硬硬的。
  被卡死在花芯開口的巨龍自然也感受到了那股致命的強大壓力,掙扎著要撤出來先避避風頭。但棠棠的小穴夾得實在太緊了,根本便抽不出來!但更可怖的,卻是那夾緊的力度竟像會隨著花芯裡不斷增強的壓力一樣,變得越來越大……
  阿雄已開始感到小弟弟有點疼痛,甚至還有種快要被壓扁的錯覺!
  男人束手無策,不得不再咬緊牙關,拚命抑壓著射精的強烈衝動,全身上下每一條肌肉都被扯得緊緊的……滿頭直冒的金星越來越多,眼看就要舉手投降了……幾乎絕望了的阿雄忽地靈光一閃,飛快的伸手兜到棠棠的屁股後,擎起兩根手指,便往那緊縮的小屁眼裡狠狠的插了進去!
  棠棠的小菊花可還是未開苞的處女地,登時被這一招「破肛神指」插得血花四濺。
  但這突如其來的劇痛也終於分散了她的注意力,緊鎖的蜜道猝然鬆開……
  阿雄猛吸一口氣,把握這千載一時的機會猛的全根抽出!
  「卜」的一聲,冒煙的大肉棒終於脫出了肉洞的封鎖,那個腫脹的龍頭竟已被箍成了深紫色!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