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鎖佬阿雄之復仇天使(二)

小穴裡突然的空虛讓美少女慘呼了一聲,小手再無力支撐,發紅的嬌軀連連抖震;竟也在一剎那間衝上了高潮,整個人便頹然的仆倒在男人身上。大股大股沸水一般灼燙的花蜜像火山爆發似的高速噴灑在那根剛逃過了一劫,還沒來得及躲開的大肉棒上,連阿雄的兩條大毛腿都被完全噴濕了。
  
過了好一會,阿雄才回過了口氣,龍頭上依然有點隱隱作痛。不過看到棠棠仍舊緊皺著秀眉,軟伏在他身上的胴體還是一樣熱得燙手,知道催情藥的效力還沒消散。於是便一個翻身把美少女轉到了下面,巨龍上下左右擺動了兩下,對準了火燙的肉穴;虎腰一挺,剖開充血腫脹的花唇,又狠狠的再插了進去。
  
小美女猛的瞪開美目,但迷糊的瞳孔依然沒有焦點,但小嘴還是本能的嗚出了滿足的呼嘯,俏臀猛的抬起,即時迎了上去。
  
這一次終於爭取到了主動,阿雄的感覺好多了。雙手抓著棠棠變得更加挺拔結實的美麗乳球,巨龍無視小穴裡的緊夾和熾熱,一路淺抽重插的鑽開不住抽搐的緊貼肉壁,像打樁機的樁柱一樣,在美少女敏感的花芯上重重的轟炸了起來。
  
緊閉的小花芯在催情藥的影響下明顯的張大了少許,阿雄只狠插了十來下,便輕易突破了少女的嬌小的子宮口,足有八吋長的巨大陽物完全插入,把少女的身體徹徹底底的貫穿了。
  
「哎!」少女頓時發出驚天動地的淒厲嚎叫,雙手雙腳把身上的男人纏了個結結實實。豐腴的俏臀卻仍配合著男人迅猛的轟擊在高促的聳動,小花芯和小穴口的嫩肉同時劇烈收縮……只是由於小穴裡早充斥著大量比最好的潤滑劑還要有效得多的濃稠花蜜,無論怎樣強力的緊夾,也已經不能對男人巨大的陽具構成任何障礙,只能放任它在少女的身體裡面肆意的馳騁、狂猛的衝刺、盡情的蹂躪!
  
吃了春藥的棠棠爆發出驚人的戰鬥力,平時被阿雄狠插十數分鐘便會樂極昏厥的小美人,竟在男人毫無保留的狂風暴雨中足足支持了大半個小時,才「哇」的一聲,在不知經歷到第幾次高潮後終於鬆開了繃緊的身體,在陽精狠狠的灌溉中昏睡了過去。
  
而那個在她身上鞠躬盡瘁了一整晚的男人,也已經連翻身下來的氣力都耗盡了,就這樣一動不動、沉甸甸的壓在這香艷的美麗「肉床」上,呼呼呼的響起了鼻鼾。

-----------------------

  直到了第二天中午,阿雄才在小美女的撒嬌嗔罵中被吵醒。
  
其實棠棠也只是比他早醒了少許……只是她甫張開眼睛,馬上便發覺自己被壓得不能動彈。也不明白為甚麼兩人交歡時絲毫不覺得他重,現在卻壓得人家完全喘不過氣,幾乎要窒息似的?
  
中年男人連忙挪開了身體,翻到小美女身側舒服的躺下。棠棠很自然的鑽進了他溫暖的懷中,秀氣的玉指像在跳舞似的,在男人微隆的肚皮上亂撩亂劃。
  
「棠棠,」阿雄撫著小美女的秀髮上輕吻了一下:「昨晚究竟發生甚麼事了?」
  
昨晚他在附近的大牌檔吃晚飯時,忽然接到了棠棠的求救電話,說甚麼被人下了藥,叫阿雄馬上去救她……
  
「是這樣的……」戳在肚皮上的手指猝然停住,女孩開始幽幽的說:「昨天『米高』他們的籃球隊贏了校際比賽冠軍,一班人便去卡拉OK慶功,他把我也叫去了。去到後我才發覺只有我一個女的……而且剛坐下不久我便收到了小玲的電話……」說到這裡已開始有點哭腔了。
  
「原來她打聽到『米高』已經把鄰校的校花泡上了手,要找藉口把我『飛』掉。……那個衰人!他竟然想向我下藥,讓整隊籃球隊的隊員來輪姦我,之後再嫌棄我淫蕩而不要我……那時我已經感到有點頭暈,連忙扮作要上廁所,溜到街上打電話找你……」說著淚水已經滾落到阿雄的胸口上了。
  
「那傢伙根本不是人!」阿雄憐惜的抱緊了悲慟抽泣的美少女,惱怒的破口大罵:「我要拿把刀去劈死他!」說著就要掙起身。
  
「不要!」棠棠嚇了一跳,連忙按住了他:「這些衰人自然會有天來收,不值得為他犯法!」
  
「但是……」阿雄的怒火還是下不了。
  
棠棠咬了咬牙,精緻的粉臉上略過一抹寒霜,冷冷的說:「其實小玲和我早就研究過怎樣向那個花心鬼報復的了……只是那時我還很天真,以為我們之間還有轉圜的餘地。那知道這賤人竟然會這麼狠毒!不但要拋棄我,還要把我給他的豬朋狗友糟蹋……」
  
「……這個賤人!我‧一‧定‧不‧會‧原‧諒‧他!」棠棠咬牙切齒的說。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