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心阿sir第15集(11月16日) 

  夏令時間的好處就是放學放得早,可以早d回家扑野。

  經過管理處,管理員詫異地望著繼續在扭耳仔的雯雯和楊怡。我就話︰「這兩個學生特別頑劣,要特別管教。」

  做老師有樣好,就是社會形象不錯,個個當正你正人君子,管理員點都做夢也不會想到,我是帶兩個女生回家任我魚肉的,想下想下,我又禁不住滿意地笑了笑。

  (慘!最近笑得太多,就快變成我邪惡的招牌笑容)

  回到家中。

  平時我吾會一次過叫兩條女上來,一時都吾知點攪,事旦啦,求其叫佢地拍埋牆先。

  「好,依家吾駛你地扭耳仔住,不過要繼續罰企。」我對她們說。

  雯雯和楊怡行左過去,不過就係咁繼續扭耳仔死都吾放手。

  我對她們說︰「依家吾係叫你地斗扭耳仔,我係要你地絕對服從,我要你地扭果陣就扭,我要你地吾扭你地就吾可以扭,明白未?」  

 「好,依家同我手擺在背後,企好。」我又補充說。

  佢地總算聽話照做。

  「既然你地睇對方吾順眼,為免日後你地係學校越攪越大,就這樣吧,你們今天來個對決,輸了的以後就要跟我結束關係,如何?」

  楊怡立即話︰「好呀。」

  雯雯卻在考慮。

  我知道她一面想趁機跟我斷絕來往,另一方面又不想輸給楊怡。

  女人真是種矛盾的動物。

  這才給了我們男人利用的機會。

  「好啦。」雯雯猶猶豫豫地答應。

  我說︰「就來個三場兩勝吧,咁樣比較公平。」

  「我沒所謂。」楊怡道充滿信心地說。

  「比咪比。」雯雯亦不服輸地道。

  「咁比乜野先?」楊怡鈄著眼問我。

  我想了一想,才道︰「你地女仔無乜野叻,最叻就係搵對波得住人,請人食波餅,吾比下你地對波都對吾住你地。不過如果比較大小會有d吾公平,一於比下邊個彈手啦。」

  聽完我的建議,雯雯和楊怡立即一陣臉紅。

  然後楊怡抗議道︰「其實我兩個一早都比你搾過啦,邊個彈手d你一早就知,你分明想其中一個勝出,有偏幫之嫌。」

  「你不是對自己沒信心吧?」我邪笑地望著楊怡說︰「你實在是有所不知,當我地男人搾你地女仔對波果陣,碌野即刻硬哂,剩係會覺得好舒服,好彈手,根本已經意亂情迷,仲邊得閒去想以前邊對波彈手,有得搾都搾個現成ga啦。」

  「咁你地倆個同吾同意呀?」我問。

  結果,佢地乖乖跟左我入房。
     ※   ※   ※

  有追開這個< 聖心阿sir>系列的讀者都應該知道,我睡房中擺了一張足夠玩3p大的超級大床。

  今日,這張床終於派上用場。   我叫佢地倆個分別坐在我的左右邊。

  終於享受到左擁右抱兩個學生妹,這種齊人之福,真係爽到好似做左皇帝咁。 有種「世界在我腳下」的感覺。

  然後,我叫佢地略略側過頭,在不准撞到我的情況下,舉起雙手成三角形,重新扭耳仔。

  我命令她們︰「挺高個胸,吾准遮遮掩掩,要用乳頭把校章三個SHC英文字母頂出來,記住,比我搾波係你地人生最光榮的事。」我又將一堆歪理灌輸比佢地。

  佢地擺好姿勢後,我沿住她們條頸,把手直伸到她們的乳房前,盈盈一握。

  「為表公正,我一次過搾你地兩邊對波既同一位置,咁就立即可以知邊個彈手啦,現在先由個校章開始。」我說。


  我隔住校服,去享受佢地對波個形狀。

  先用手掌緊緊包住,充分確認出大小,然後再用手指去掃校章上的繡花字。

  佢地好聽話,儘量用對波撐起個校章,而佢地既乳頭正好對準那幾個SHC的英文字母,被我蹂躪著。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佢地帶左胸圍。

  摸吾清佢地粒lin,但我知道佢地絕對感受到我手指傳過去的壓力。

  當然,我這個色魔阿sir絕對吾會咁易放過佢地,我立即用單手去解開佢地胸前既鈕扣(這也是我扑得女多既其中一項絕技,通常我另一隻手都在插女人個西),隨即又把手滑入佢地胸前,去解除那個可惡的胸圍障礙。

  楊怡這個淫娃最易攪,佢穿的是前扣型胸圍,一擰那個小扣,整個胸圍自動向兩邊彈開,佢對玉乳就立即像火箭升空般挺出來。

  雯雯就比較麻煩,她穿的是傳統扣後面的。我並不想叫雯雯除校服,我要繼續欣賞佢個學生妹look,所以我只好把胸圍個罩杯拉下來,攝在雯雯乳房的下面。

  跟住我好似醫生用聽筒咁,用吾同既角度去探測佢地對波。

  現在直接肉貼肉,我更加感受到她們對波既嬌嫩,光滑,柔軟,彈手,和那令人如沐春風的微暖體溫。

  佢地的大小都極為完美,最難得的是俗語所謂的吸手波,吾會大到成個籃球咁搾極都搾吾哂,令你享受吾到征服佢地既樂趣,你隻手剛好可以吸係佢地上面,無論由邊個位開始,都只可以搾住大半,又搾吾哂,你會想盡辦法去將那1/4未被征服的部位盡量納入你的掌握之中。

  楊怡隻波是傲人的導彈型,梨形的曲線挺拔而充滿自信,對男人而言充滿不可思議的魔力,誓要把男人的尊嚴窒息於她的波濤中。

  雯雯卻屬於不同類,又圓又大的像個西瓜,斤兩夠重。你一望住佢,就知佢一生完仔d乳汁就會洶湧澎湃咁噴哂出來,絕對是個賢妻良母,而在閨房中,卻是丈夫的最佳玩物。

  現在,我一手夾住一隻奶,陶醉在兩種相似又不同的肉覺中,係咁搓,係咁捏,搾到佢倆個變哂形。

  然後,我轉過頭去望望佢倆個。

  睇住佢地扭耳仔個被征服樣,我本來已經夠high,如今見佢地臉泛紅潮,一副羞恥中帶點期待、欲拒還迎的表情,更是令我的小弟弟想一飛衝天去。

  大約搾左10分鐘,我搾到佢地體無完膚,每一寸地方都印滿我的手指印之後,我才深深吸一口氣說︰「這個回合,打成平手。」

  「什麼?」楊怡第一個不滿道︰「你是故意偏幫雯雯。」

  雯雯比我搾到臉紅耳熱,都無時間睬佢。

  我說︰「你地倆個的質數真係好接近,好難分高底。

  楊怡說︰「我對車頭燈明明就係上等貨,佢有乜可能比吾上我。

  我對楊怡說︰「吾信,你自己搾下啦。」為了顯示賽果公平,我又叫雯雯搾番佢。

  我命令道︰「好啦,依家放底你地扭耳仔隻右手,去搾芍方有校章果邊隻波,左手繼續同我扭實耳仔。」

  佢地伸出手。

  女人搾女人不像我們男人般猴急,粗魯,反而是慢慢的試探式。

  當佢地確實捉住對方隻波果陣,佢地都突然全身一震,彷彿突然開竅。

  「我說得沒錯吧,你地倆個質數差吾多。」我說。

  佢地更加認真咁開始摸。

  摸左一陣,我對她們說︰「好啦,見你地都係判斷吾到ga la。依定吾駛扭耳仔住,比你地用另一隻手去搾埋自己另一邊隻波。」

  佢地迫不及待照做。

  都吾知係佢地自己越搾越high,定係比對方少有的女性手勢帶來新鮮感,佢地好似真係好興奮咁,塊臉紅過紅豆。

  有時,睇d女自摸都幾個癮。

  可惜我等得,我的小弟弟吾等得。玩都係等佢倆個同我慢慢玩好過,於是我對她們說︰   「點呀,對賽果沒有異議吧?」我問。

  楊怡紅住臉說︰「都算合理。」

  雯雯也紅住臉,點點頭,表示贊同。

  「既然這回合打成平手,你們就繼續比下一場吧。」我順水推舟的說。   
(如本人ig(J圖IG)每達一千follow就加更一篇)(https://www.instagram.com/jed_girl_hk/)
(如果今日本人Facebook Page 達五十讚將加更一篇)
(各位支持下我個Facebook Page la
http://www.facebook.com/%E6%B7%AB%E8%A4%BB-445645792298358 )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