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心阿sir第16集(11月23日)  

 「好啦,你地兩個衰妹享受完依家輪到我。」我說︰「下一樣就考你地含lun既功力。」

  聽到個lun個字,雯雯塊臉立即飛紅。 「你地女人扑野果陣都比較被動,只有含lun時你地既主動程度最能夠反映你地女人對我地男人既愛。」我說。

  雯雯同楊怡好似聽到一舊雲。

  不過,我吾理佢地咁多,繼續自說自話︰「一陣你地要含到我射精為止,以床的中間線為界,你地一人一邊,我向邊個方向射精射得多就邊個贏,明白未?」

  雯雯同楊怡點點頭。

  話雖如此,但其實雯雯個樣係一知半解。因為回想起來,佢一次都未同我含過。但佢比我扑左咁多野,早已不是處女,大概應該明我講乜。

  我又說︰「為表公平,避免你地用手出矛照,這回合我要將你地用繩綁起來,這樣你地就只可以用口去服侍我。」

  聽著雯雯和楊怡的表情都變一變,尤其是雯雯。

  我從旁邊抽屜中,拿出兩綑繩。

  「楊怡,你過來,雯雯你先看示範,一陣輪到你。」我對她們說。

  雯雯又一陣臉紅。

  我命令她們脫光衣服。

  隨即,我又用最拿手既日本式綑綁法,把楊怡雙手反綁在背後,再在她乳房上下綑上兩道,她女性的曲線於是便不自然地挺出來。

  看見雯雯驚訝的樣子,楊怡立即露出一種「我就玩得多啦,乜你未試過咩?」的勝利態度。 的確,講到斗吮我碌野,楊怡經驗豐富比較有優勢,而佢亦很清楚明白自己這種優勢,所以現在佢心裡已經甜絲絲,以為我故意偏幫佢。

  輪到雯雯。她一臉害羞又不服輸的表情,實在有趣極了。

  佢自動把雙手擰到背後,疊在一起。

  「很好,你學得很快。」我挑逗雯雯道。

  在我的讚賞下,佢更加害羞。

  麻繩纏到雯雯手腕上,我感到她的呼吸變得急速。

  我最喜歡她這個模樣︰純潔無瑕的少女肉體在我的淫虐之下輕輕顫抖。這令我想起當初破佢處女果陣既快感。

  我忍不住將佢綁得比正常的更緊,想再一次看到她痛苦的表情。

  在麻繩下,雯雯對波挺出得比楊怡更誇張。

  我一面欣賞自己的傑作,一面對這件藝術品說︰「雯雯,你望一下楊怡,你不覺得被綑綁的女人比平日更嫵媚動人嗎?」

  佢羞慚得不敢望我。我卻故意托起佢個頭,然後用手搾佢對波,邊說︰「而且綁起來對你地也有好處,就是你地女人既身體比平時敏感得多。」

  雯雯立即知道我所言非虛。

  楊怡叫道︰「阿sir,你吾公平呀,我又要搾。」

  我真吾明白世界上點解會有d咁淫既女,我求其搾幾下,呼衍下佢。

  然後,我躺在床上,拉雯雯到我右手邊,楊怡到我左手邊,坐下,又對她們說︰「事先聲明,為左避免你地不盡全力,作弊而輸,所以這個回合輸左,就要先罰用藤條打50下,由勝出的一個執行,下個回合再睇下邊個罰埋果50下,明白未?」

  雯雯和楊怡立即緊張起來,互望了對方一眼。

  我又在床頭檯上放好計時鐘說︰「仲有,我比20分鐘你地,如果你地2條索學生妹都吮吾到我出野,咁就2個都要打50下。」

  見到佢地個害怕樣,我碌野扯到直一直。

  我又說︰「我射精果陣吾准吮住我個龜頭,仲有,射係你地塊臉果d先算數,我射你地邊個多d,你地就邊個贏。」

  好了,現在雯雯和楊怡已經跪好在床上,彎底腰,幾乎臉貼臉,哄到我碌肉腸前。

  我既龜頭,什至可以感受到佢地呼吸既熱氣。

  結果,正如我所料,楊怡先出招,佢一個側吻就錫在我的龜頭上。

  雯雯可能怕輸左要受罰,今回亦不甘落後,見楊怡做乜,佢就有樣學樣,而且學得似模似樣。

  真係天生一個含lun嘴。

  楊怡亦發現雯雯的天份極高,為了令雯雯跟不上,佢開始不斷變換挑逗我既部位,用舌頭去舐我的陰莖,又用舌尖去滾動我的睪丸。 果然,這種一連串的組合招式令雯雯一時間手忙腳亂,雯雯只好邊做幾下邊停下來,觀摩一些技巧,再伸出條脷繼續實踐。

  我就落入楊怡的熟練和雯雯的生硬──這兩種技巧的煎熬之中。

  不能說楊怡帶給我的是天堂,雯雯帶給我的是地獄。因為看著純潔的雯雯努力學習技巧去服侍我,真係別有一番感動,這樣反而亦挑逗出我另一種的興奮。

  楊怡繼續開行engine,如使出渾身解數。不過雯雯的確天份極高,沒多久,佢就自立門戶,開始嘗試四處挑逗我不同的部位,看看有什麼效果。

  我碌野就在佢倆個的嘴唇間搖擺。

  時而向左,時而向右。

  但總體都是偏向楊怡那一方向多d。

  可惜雯雯始終是新手,經驗吾夠,吾知我地男人的敏感帶係邊,見到我碌野係咁瞄準楊怡的方向,於是佢情急之下,又再次追蹤楊怡的步伐,楊怡吮我邊度,佢又跟住吮。

  由於一個想拋離,一個死跟,佢地有時攪到頭撞頭。唯一有趣的是,佢地有時舌頭不小心touch到對方的,攪到好似隔住我碌野kiss咁。

  可是佢地咁樣成日轉位,我每個部位都享受吾夠。

  真係想出聲叫佢地合作得好d。

  就在這時,我突然feel到一種充實既感覺。啊!楊怡一口把我的龜頭含在嘴裡。佢咁做,好明顯就係「獨」佔「鰲」頭,令雯雯無法再跟。

  可是計謀雖好,卻是百密一疏。楊怡忘記左自己要透氣又要吞口水,咁樣少不免要停下來一會。而就在佢放開口的一瞬間,雯雯已經鵲巢鳩占,取而代之。

  雯雯沒有楊怡咁好技巧,只是不停用舌頭在我龜頭上打轉,缺少楊怡把頭擰來擰去,做出前後遞送的效果。

  而就在雯雯僭越其位,楊怡暫時休息左10幾秒之時,楊怡發現左一個驚人事實。

「喂,雯雯,你睇下個鐘。」楊怡叫道︰「已經過左10分鐘有多啦。」  

 雯雯沒有吐出我碌野,任由我繼續插住佢個口,個樣勁誘人。 楊怡對雯雯說︰「我地咁樣分散左,左吮佢一忽,右吮佢一忽,根本吾可以整到依個衰阿sir射精,你睇佢個婢笑樣就知佢想我地攪吾到佢射出,然後兩個都罰哂啦。」

  我不置可否。我知道自己的嘴角在笑,不過我吾覺得自己笑到好似楊怡所講咁咁奸啵。

  楊怡又說︰「避免最後兩敗俱傷,這個衰阿sir奸計得逞,不如我地合作吧。我地一個負責吮佢龜頭,一個就舐佢睪丸,連續刺激佢兩個最敏感的地方,我打死都吾信佢吾射。你話好吾好先?」

  雯雯吾吾聲地應允,我的龜頭什至感到佢聲帶傳來的震動。

  真的興奮死了。

  楊怡接著說︰「咁啦,依家我地輪流吮佢龜頭同睪丸,咁樣夠公平吧。至於佢最後射我地邊個,咁就聽天由命啦。」

  雯雯吮的時間很長,現在正需要時間吞口水,楊怡立即接手,立即將我的龜頭包在嘴裡。

  那邊,雯雯又向我的兩粒蛋蛋發動攻勢。

  現在舒服多了,比佢地一人吮我半個龜頭和一粒睪丸舒服得多。我兩個地方都得到充分既享受。真係虧楊怡連「分工合作」這樣的方法都想得出,真係服左佢。

  不過我還是看出了她的私心。我知道,佢認為佢的技巧比較好,我就算係射都射落佢度先。

  想起楊怡的用心,再加上佢方才講埋一1大堆不知廉恥的淫聲蕩語,攪到我現在就勁想插爆佢個口。

  幸好,楊怡頂吾住,又輪到雯雯。

  雯雯的技巧無咁純熟,無咁具侵略性,雖然好溫柔好舒服,但我還是可以勉強在心中強逼自己︰吾好射住!吾好射住!

  不過比佢地咁樣上下夾攻真係好難頂,尤其楊怡係咁用舌頭轉我兩粒蛋果陣,我真係high到好似感覺到d精虫全部活躍起來,想激射而出咁。

  當佢地來回交替左無幾多次之後,終於,又輪到楊怡吮我龜頭果陣──  

 當佢條舌頭從我龜頭左側滑過下面的敏感帶,再返回上面的時候,我終於知道自己按耐不住,我立刻同楊怡講︰「我要射了,你吾好吮住!」

  然後佢放開我那個紅到發紫的腫脹龜頭。

  楊怡已經擺好姿勢,把臉抬起來,閉上眼,貼近我龜頭,準備迎接我既恩物。

  而雯雯則繼續吮我的睪丸和陰莖。

  終於,第一下射出了,射了少量在楊怡臉上;第二下射得比較多;第三下我碌野已經由比楊怡吮左過去的左邊,彈回中間部位,把大量精液像開香檳般同時噴射到楊怡和雯雯臉上,第四下差吾多同第三下一樣多數量,我射左比雯雯;第五下我射左係雯雯額頭;,第六下當雯雯又吮梗我陰莖果陣,我射左在佢臉上,佢甚至比我射出的衝力射到眨左一下眼,跟住果d七八九十下既餘韻,我都射哂比雯雯。


  見我再無野射出來,楊怡睜大眼望望。

  我對她說︰「你輸左啦,我射雯雯射得多d。」

  楊怡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沒有可能,沒有可能,我不會輸的。」

  我喘息著說︰「的確是你輸了。」我試圖解釋︰「沒錯,你的技巧的確很好,把我的子子孫孫都忌不住比你吮哂出來,但你一吮完就收手,雯雯就繼續服侍我。你都知男人射精依家野,係自然反應,邊度舒服就射邊度,開頭你令我最舒服就梗係射你,但後來你沒有了,雯雯卻繼續令我舒服,我梗係射佢,你衰就衰在沒有做野做全套。」

  楊怡顯然吾甘心,但又反駁吾到我所講既野。

  我暗地裡笑了。楊怡還是被我奸計得逞。其實每天早上醒來,我碌野都必然微微向右彎,打飛機果陣亦係微微偏向右邊,我一早就知道除非是插入陰道裡,她們將我夾到實一實,否則在沒有控制的情況下,我大概射精都射右面先。

  這是我作為男人的一個秘密,就算楊怡有幾機靈、有幾好的性技巧、幾多的性經驗,都不會知道,因為佢始終只係個女人。

  這亦是我一早叫雯雯跪係我右手邊的原因。哈哈。

  我對楊怡說︰「認賭服輸,你就受罰吧。」

  我從衣櫃旁邊把收藏好的藤條拿出來。

  學校用的藤條比一般的粗,有尾指般粗幼,楊怡看見,立即露出恐懼之色,掙扎著叫道︰「不要!不要!」

  老實講,我在心底裡還是比較愛雯雯多些的,我又點捨得打佢五十下屁股,打到佢皮開肉爛。

  咁唯有犧牲一下楊怡啦。

  我解開雯雯的綑綁,把懲罰的任務交給她。

  雯雯手執藤條,望著床上的楊怡,卻露出遲疑的表情。

  最後雯雯側過頭來,舉高藤條橫於胸前︰「我打吾落手。」

  「這是你的獎勵,贏左吾駛比人打,可以打人。」我說。

  雯雯說︰「我知,但打人咁殘忍,我真係做吾出,叫我打人,我寧願比人打。算吧,我都知我地都係走吾出你掌心ga la,你遲早都搵刑籍口罰埋我,你想打就打啦,我分擔楊怡50下。」

  說著,雯雯便跪在床上,舉高屁股。

  楊怡看到這情況,說︰「阿sir,我吾同雯雯爭啦,佢咁皮光肉滑,真頂吾住,你吾好打佢,你打我啦。」

  雯雯也說︰「你一係吾好打,一打就打埋我啦。」

  我搔搔頭說︰「真係比你地吹脹,突然間又會來個姐妹情心。」

  楊怡說對雯雯說︰「咁啦,以後你做大,我做細,我就叫你雯雯姐啦。」

  雯雯推搪著說︰「吾得,吾得,其實我同阿sir並非你所想既關係。」

  楊怡說︰「雯雯姐,阿sir都係見我地不和,先搵籍口罰我地,如果我地和好,咁就吾駛罰啦。」佢轉過頭來問我︰「係咪呀,阿sir?」

  楊怡這種世界女真係識利用機會。

  不過我亦樂得順水推舟︰「咁呀,既然你地難得肯二女共侍一夫,咁我就大量d放過你地一次啦。」

  當然是「一次」,以後大把野同佢地兩個慢慢玩。

  雯雯猶豫著,楊怡就催促說︰「雯雯姐,好啦,你吾通真係想比阿sir打到我地屁股開花先開心咩?」

  「咁好啦。」雯雯勉勉強強地說。

  哈哈,我的計劃竟然順利實現。我一早就知人要在危難中才會互相扶持,先故意恐嚇要用藤條打佢地屁股。現在,終於「魚與熊掌,皆可兼得」,大家覺得我係咪好天才呢?            
(如本人ig(J圖IG)每達一千follow就加更一篇)(https://www.instagram.com/jed_girl_hk/)
(如果今日本人Facebook Page 達五十讚將加更一篇)
(各位支持下我個Facebook Page la
http://www.facebook.com/%E6%B7%AB%E8%A4%BB-445645792298358 )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