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心阿sir第17集(12月2日)

  幫楊怡鬆綁後,佢就問我 ︰「阿sir,咁原本我地第三樣野係比賽d乜野先?」

  雯雯瞄了我一眼說︰「吾駛問,佢最後實係要插我地。」

  「雯雯真係深知我心,扺我咁鐘意扑你。」我說︰「原本我就係想一人插你地五十下,插到我射精神病為止,睇下最後射入你地邊個度。」

  「阿sir真係衰,咁淫既野都想得出。」楊怡嘆一口氣,說︰「果然吾係好野。」

  「雖然吾駛再比賽,但扑野要繼續ga。」我說︰「你地玩番校服先啦,我出去一陣,等你地換好衫。」

  我關上房門時,聽到楊怡說︰「都吾知阿sir佢點解成日都咁鐘意人地著校服?」

  「係啦係啦,佢話咁先夠征服感呀嘛wor。」雯雯和應道。

  先前還當對方是仇人,現在又好如親姐妹,女人這種動物真奇怪。

  老實說,雯雯和楊怡兩個衰妹乜都比我睇過哂,本來就吾駛迴避既,不過一來扮下尊重佢地d女性,二來我要靜靜雞出去「啪」番粒「偉哥」。

  真係吾係我性能力吾夠強,但一想到難得同這兩個衰妹玩,梗係有咁耐玩咁耐,一早比佢地攪到出野就吾扺啦。

  我打開房門。一入房,只見兩個衰妹已經換上校服。

  細看之下,更是有另一個驚喜!

  雖然如平常一樣穿著白色校裙,但卻不是她們母校嘉諾撒聖心書院的,而是雯雯穿了一套東華三院校裙,楊怡則穿了一套保良局的。

  最要命的是,佢地竟然一齊自己罰自己在扭著耳仔。

  「我地知道自己著錯校裙,所以自己罰自己扭耳仔。」楊怡說︰「穿其他校服是我提議的,穿邊兩條校裙則是雯雯姐選的。」

  「呵呵,你地都曳曳啦。」我說。

  雯雯紅著臉地說︰「我地都知自己犯左錯,吾守阿sir的校規,不過我知道阿sir喜歡見到人地個校章,所以專登選這兩條校裙,阿sir覺得點先?」

  我看著她們,幾乎要流出鼻血。

  她們正擺出我最喜歡的標準罰扭耳仔姿勢,而且還加上兩套外校校服的新鮮感。

  兩套校服出乎意料地適合她們。首先,那是我我最愛的白裙和紅腰帶的組合,它們可以反映出女學生的純潔和自願接受拘束的歸屬感。另外,雯雯身上大大個的東華三院校章彷彿故意遮住佢個胸部,凸顯了雯雯既害羞;而楊怡校裙上既保良局校章卻嬌小玲瓏,彷彿剋制住楊怡野性的態度,而揉合成一種整潔爽朗的風格。

  看來,雯雯已經學會如何去挑引出我最原始既獸慾。

    我已經忍吾住雙手搾在佢地既校章上。

  無懼艱辛、努力用曲線把校章挺出來的乳房特別令人覺得堅挺、彈手,也更令人有征服的慾望。

  搾著搾著,我既虐待狂已經完全被誘發出來。

  我流著口水對她們說︰「你地咁曳著錯校服,係嚴重犯規,要罰打手板先得。」

  誰知雯雯卻說︰「阿sir都係想罰我地痛,等我地知錯,咁不如罰我地扑野啦,最多你射精落我地校章果度啦。」

  唉,估吾到雯雯愈來愈似楊怡,淫到出口。

  「既然你地咁想,我就成全你地啦。」我說。

  立刻將兩個衰妹掟上床。

  回想起來,我雖然綽號色魔阿sir,但都未試過同一時間去征服兩間不同學校既女學生,今日可算是一嚐心願。Yeah!

  一定要搾爆佢地校章,扑到佢地飛起先得。   

(如本人ig(J圖IG)每達一千follow就加更一篇)(https://www.instagram.com/jed_girl_hk/)
(如果今日本人Facebook Page 達五十讚將加更一篇)
(各位支持下我個Facebook Page la
http://www.facebook.com/%E6%B7%AB%E8%A4%BB-445645792298358 )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