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位走紅的神秘寫作家——影君。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只知道他是個男人。他寫的言情小說都是限量版,遲了就沒了。

    在他的文筆中看得出,他是個溫柔的男人。內容情節都簡單易懂,他該是個純情的人。

    或許是因為他的文筆,十九歲的莫珈玲,被他深深的吸引住。

    ……

    今天,是影君新作出版的日子。在莫珈玲常去的書店‘咖書’該有貨了。可是這天,卻是珈玲父母到城裡探望她、慶祝她考入N大的日子。



    當父母都回去了時,已經快九時了。珈玲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走,暗暗叫苦。還好身上有錢帶著,她截了輛出租車,打的趕去‘咖書’。

    下車後,珈玲一路跑向書店。不料才下車跑了沒多久,就撞倒路人了。他們雙雙倒在地上,“哎喲”一聲在珈玲的嘴裡傳出。她看向對面那位男人,咬著唇起來,忙鞠躬道歉,說:“對不起,我趕時間,你自己加油爬起來吧。”說罷就扭著屁股跑走了。

    男人依然坐在地上,無語的看著珈玲跑走的背影,這是什麼樣女人?

……

    珈玲到了‘咖書’,幸好還未打烊。她興高釆烈地跑了過去,然後問店員:“影君新書還有沒有?!”



    店員尷尬的笑著說:“那個……很抱歉,剛剛有位男士買了最後一本。”

    “什麼?!”珈玲絕望的跪倒在地上,想到剛才撞倒的男人,會不會就是他?她不知要哭還是要怒才好,暗罵著:“可惡,來晚了一步了!”……

    在‘最’酒吧,珈玲和好友姚子瑤一起聚聚,喝酒。

    少不了的,就是珈玲的哭訴……

    “怎麼可以這麼啊…我深愛的影君的新書,怎麼可以買不到?怎麼可以……呃…”才喝兩杯酒就喝醉了的珈玲,不斷訴說著買不書的事。



    子瑤無奈看著珈玲的醉貓樣,搖頭笑著。見她還想倒酒,就拿過酒瓶說:“別再喝了!看你這樣…嘖嘖……太難看了。”

    珈玲抬起酒杯喝著,卻沒酒進開,不滿地拍案站起,瞪著子瑤說:“要你管?”然後轉身左搖右擺的走出‘最’。

    子瑤緊跟在珈玲身後,雙手捶在兩旁,視線一直盯著珈玲。生怕看漏一眼會出事。

    珈玲帶著左搖右擺的身體走著走著,步伐都亂了,卻沒有一刻倒下來。就像比薩斜塔一樣,要倒又倒不下。

    珈玲搖啊搖,走啊走,來到了一間店門前停下。回首看向子瑤,傻笑著說:“我們在這裡面盡情玩吧?”

    子瑤看了看這店,原來是‘樂天’街機。

    街機裡面的人都很雜,況且珈玲現在還喝醉了,危險度定加深。不能讓她進去。

    可是,當子瑤想要阻止時,珈玲已經開門進去。



    子瑤忙沖進去,依舊緊跟在珈玲身後。

    才進去沒多久,珈玲搖擺的身體終於倒下去了。子搖來不及扶住,她已經一個屁股坐在地上。

    在她倒下去時,才發現珈玲並不是自己跌倒,而是撞到人了。撞到的,還是個大帥哥呢!

    這下完蛋了,街機的人都很複雜,要是這帥哥也是有背景的人,珈玲就死定了。

    子瑤上前扶起珈玲,珈玲立時一個怒氣急升,瞪著帥哥一個勁大罵:“你不帶眼走路的嗎?啊?撞倒了也不給臉子的倒下去,還不伸手扶我起來,道歉呢?也沒有!你這是哪家出來的孩子啊?真是,今天老娘我走啥子的倒霉運!”珈玲呸的一聲,終於安靜下來。

    對面的人表示無語的看著她,她也不示弱的回瞪他。

    結果成了一個大眼瞪小眼的局面。



    珈玲迷迷糊糊的看著對面帥帥的臉蛋,看著看著,瞪著瞪著,發現是買書那天撞倒的男人!!!

    “哦…你是……”她指著他的鼻子,還未說完,腹部就開始打滾。然後,一堆變質八寶粥從她的口中吐出,全都吐在他身上,弄得他滿身都是變質八寶粥。

    他忍無可忍,眼裡都是炎燒著的怒火。

    他閉上眼睛,壓低聲線,平氣的說:“這該怎麼算?”身上一堆黏黏的東西,還帶著惡臭味,實在難忍。虧他還能忍著不大發雷霆呢。

    子瑤在旁看著,對他深表佩服。

    看了看吐完變質八寶粥,酒醒了卻要累垮的珈玲,再看了看一身變質八寶粥,還忍著怒火的大帥哥。咧嘴一笑,忙說:“我朋友喝醉了,弄得帥哥你這麼狼狽,實在是抱歉。

    為了致歉,給你三個願望,什麼都可以!呃…當然除了危險的。讓我朋友都給你實現……這樣,好不好?”

    大帥哥看了珈玲好一會,嘴角上揚,眼裡都是謔笑。“好,就看你們的歉意有多少,誠意又有多少。”



    子瑤高興帥哥答應,深深的看著珈玲,心裡的算盤打定了。

    ……

    迷糊中,珈玲聽到了他們的對話,暗暗罵了子瑤幾句,卻無力地昏了過去。

……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