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隔天,珈玲老早就在子瑤家門前待著。她根本就無法入睡,因為腦海裡都想著那男人竟然答應了子瑤的惡作劇。

    等到子瑤了,珈玲一張臭臉對著子瑤,態度也不見得很好。雙手環在胸前說:“走了。”

    子瑤也怯怯的,跟在珈玲身後。

    今天,是珈玲和子瑤入學的日子。雖然兩人入讀的大學不同,但是同一車站上學去的。所以兩人就約好了一起上學。



    珈玲入讀了一般的N大,子瑤入讀了被寓為最好的大學:F大。

    雖然分開了,卻還是天天混在一起的好朋友,真好啊。

    珈玲的車先來到,眼神露出柔情,與子瑤說再見。子瑤笑說道:“別想念我哦!”珈玲聽罷,瞪了她一眼,就上車走了。

    誰知路上堵車了約二十分鐘,難道她要在開學天就遲到了嗎?

    ……



    到了N大,珈玲剛下車就看到大門正準備關上,她沖沖跑向大門,卻才踏進大門一步,就與同為趕上的學生撞在一起。

    珈玲吃痛地走進大門,轉身狠狠瞪著那撞向她的學生。

    誰知,那學生居然就是在她買書那天撞到的路人,也就是買了最後一本影君的新書,和在街機裡撞到後還吐得他一身變質八寶粥,還答應了子瑤的道歉禮的人!!!

    她前世欠了他嗎?所以這輩子要讓她如此的倒霉!他,竟然和她同校!

    他也是一張黑臉的盯著她,也就盯著盯著,發現她就是那個她。



    兩人難得的共嗚:以後的大學生涯……倒霉了。

……

    在開學禮上,兩人都心不在焉,同時想著以後,也想著過去那三個願望。

    他在想,那時只不過是說說開玩笑,也沒想過會再見面。現在,那三個願望真的要實行了?

    她在想,他答應了也就算了,但為什麼要再見面呢?還是同學!三年的同學!!!

    大學的生涯,他們都不敢想象。只要不認識,不談話,大家只是陌生人,也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他們都是這麼想著。

    不料到,他們成了同級同班的同學。天意弄人麼?



    也就,一個坐在東面角落,一個坐在西面角落,見不到大家,最好不過。

    ……

    翌日,珈玲趁著休息時候跑到大學的圖書館裡看書。

    當她看上了一本言情的小說後,正伸手想取出書本安然的看著打發時間時,一只大手就出現在她面前,然後拿出了書本。

    珈玲順著大手看向大手的主人,她瞪大了眼睛,驚恐地看著那人……竟然是那個遇上的情況都是撞見的那個男人。

    不過今次例外,不是撞見而是這種情況遇見。

    可是,例外又如何?他們倆根本連見都不想見面。



    所以直到現在,連對方的名字都還不知道。

    珈玲看也不看他,冷言的說:“放手。”

    此話一出,帥哥的臉色就是一沉,也是冷冷的說:“該是你放手吧?是我先拿到的。”

    “但是我先看上的。”

    “這個誰知道?你快放手。”

    兩人在空氣中對上的視線都閃著怒火的雷光,氣氛也相對的不尋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