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玲和宋戚相遇後,沒再遇到過天翼。即使有課,他都不知翹到哪裡去。雖然會偶爾聽到他的消息,卻見也沒見到過他的人,心裡不是滋味。

    不過沒見到過天翼的日子,都有宋威相伴,沒有一天是不高興的。

    ……

    這天,宋威有事要忙,午飯就只得珈玲一人,便獨自逛到後花園去,邊賞花,邊進膳。

    到了後花園,準備坐到樹下享受。誰知,才來到大樹前,便有人突然出現,給了她一個響亮的耳光。



    後花園平時在午間都有不少的人,現在卻蚊姿也不見得多,珈玲早就發覺異常。就是沒想到,是沖她而來。

    她在大學的日子,除了言情小說的追逐事件後,也是很低調的了。朋友也就宋威一人,相識的,頂多加一個安天翼。這次,她是得罪了誰?

    珈玲捂住被打紅的臉頰,回頭看去,卻又挨多一耳光。

    現在,兩邊的臉皮都被打得發紅,卻還是看不到打她的人是誰。悲催……原因不明,動手的人不明,她是不明不白的被不認識的人給打啊……

    珈玲這次連臉都不敢轉回來,兩隻手都捂住臉,一動不動。只知她現在被幾個人圍著,氣氛陷入寂靜。



    良久,打她的人終於開口說話了:“把頭轉回來。”

    話音剛落,珈玲一刻鐘也不耽誤,頭猛的轉了回來。這時,她才看清打她的人是誰了。

    一個化濃妝的女人,妝化得完全不知道真面目的怎樣的女人,不知是故意還是神馬的……總之就是讓珈玲忍俊不禁,差點笑出聲來。

    在珈玲身後,還站著兩個女同鞋,也是有化妝,卻不比眼前的人恐怖。一肥一矮,像是門神的站在她身後守住。

    這三個奇怪的人,她一個都不認識,怎麼就得罪了呢?



    化妝那位瞪了她很久很久,才說:“你接近默默王子有什麼目的?”

    默默王子……這名字在N大已經代替了天翼的名字。這陣子都沒看到過他的人,哪來接近可言?

    珈玲搖頭笑了笑,說:“我連他人在哪方都不知道,又如何接近他?更不可能有目的。你們找錯人了,就這樣。”說罷,轉身正想離開時,被那胖女生抱在巨胸前,動不了。

    珈玲開始不耐煩了,兩個耳光她都不追究,還想做什麼呢?哎,帥哥親衛隊就是煩,沒想到珈玲就這麼遇到了。

    “想逃?門都沒有。”化妝女人賊笑著,向矮同鞋打了個眼色,矮同鞋就朝珈玲走去,然後揚起手,正想向珈玲的臉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