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玲絕望的閉眼,等待住要命的耳光。

    可是,耳光久久沒落到她的臉上,而一聲尖叫卻迎面傳來。

    胖女生放開了珈玲,然後一只手捉住了她,一拉,便落到一個溫熱的胸懷。

    她吃驚的睜開眼,抬頭看向那胸懷的主人。珈玲看了後,不敢相信,眨了眨眼,再看……依然是安天翼……

    “默…默默王子……你這是……”化妝女人驚恐的看著天翼,該是沒料到此刻的情景。



    只是,最料不到此刻的,該是天翼。

    他沒想到,自己會害到珈玲被打,他俯視著珈玲臉上的兩個紅腫的手印,心痛得像是自己被插了兩刀。

    傷的是她,痛的卻是他。

    “默默王子,是她,是她企圖接近你…接近你……要勾引你啊!”肥女生慌亂的說著,“勾引”這兩個字說出,讓珈玲無語。

    她想接近的心也沒有,還說要勾引他咧……



    矮同鞋附和著:“默默王子,你不該幫她,這樣的風騷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你幫!”

    此話一出,珈玲氣得忍無可忍。正想要掙脫開天翼,沖過去好好辯駁時,天翼手臂一緊,臉黑得可怕,冷冷的聲音從那薄唇中傳出:“你有種說多次。”

    只是短短一句話,便讓三個花痴嚇怕得臉色發白,跪倒在地上。

    她們只差沒暈過去,化妝女人抬起臉,雙眼還流著一絲希望,該是在望天翼會伸手扶起她神馬的。

    可惜,天翼看也不看她一眼,視線依舊是看著懷裡的珈玲。冷冷說句:“下不為例。”然後橫抱起珈玲,轉身離開。



    珈玲一聲不哼的看了看天翼,這樣的他第一次看見,心想為何不叫他“冰山王子”?此刻的他,就如一座大冰山,表情和眼神…身體四處都發著寒氣,冷得讓人連心跳也不敢跳動一下。

    她再看向那三個女人,只見她們依然跪在那裡,眼神空洞無神。

    也難怪,被心愛的人如此對待,肯定傷得很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