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柔的陽光照進房間,弄醒了一直沉睡的女生——莫珈玲。

    陌生的房間,陌生的床,都讓昨天的事,一一呈然在珈玲的腦海裡。啊,是啊,她被他給弄來了他家長住了啊。

    珈玲呆呆的坐起來,今天是星期天啊,什麼節目都沒有。

    她呆看著窗外的景致,這屋村的環境還真是不賴。

    突然,門開了,進來的是天翼。他毫不猶豫地走到珈玲的床邊,橫視四周,然後驚歎的說著:“唔…這不錯哦?一天就能把這鬼地方變成天堂。”



    “當然了,都不看看我是誰?”被天翼這麼一讚,珈玲都高興得像是被棒上天。

    “那麼今天也拜托你了。剛才我把衣櫃裡的舊衣服都拿了出來,客廳不知咋的到處都是小強先生……”

    “什麼?!”珈玲幾乎是喊出來的,然後,她的視線移到他身後開著的門,門下便爬著幾隻可愛的小強先生。

    她滿臉黑線,還好這些都不是會飛的小強,要不是她早爬到高高的,讓天翼動手去。

    珈玲郁悶的起床,毫不留情的邊走邊送小強兄弟上西天。讓跟在身後的天翼處理屍體。



    走到客廳,珈玲心中的怒火燃起了,這就是男生的家嗎?真是離譜啊……左邊一座富士山,右邊一堆堆臭氣轟天的山峰……眼前,就有幾座泰山……

    “啊啊啊啊啊——安.天.翼!!!”珈玲轉身舉起拳頭,想要好好治那個混蛋一頓,可是一轉身,本該在處理小強兄弟屁體的天翼,早就不知跑哪儿去了。

    “你這個該死的!”

    珈玲臭罵了他一會,就認命的收拾好那一堆堆臭山。還不忘打掃房間。

    珈玲打掃打掃著,發現天翼的書櫃有影君的書,還是完整的一套、一系列!難道天翼也是影君的粉絲嗎?珈玲“呵呵呵”的笑了,高興影君的魅力如此大啊,連那個所謂的默默王子都會喜歡。不至,她和他終是有共同話題了。



    不過高興也只有一瞬間,因為現實…她哪高興得來?

    看著眼前的地版都是塵埃,完全想象不了天翼是怎樣活過來的。

    “啊啊啊啊啊——”

    一把淒烈的吶喊聲,從一個可憐的十九歲少女口中完全的釋放……

……

    “阿嚏!”出了門就不停的打著噴嚏的天翼,都知道不是感冒了。而是某恐龍在噴火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