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珈玲真的把行裝都收拾好,在中午的時候照著地址來到了天翼的家門前。

    這裡是一個寧靜的屋村,距離大學和珈玲住的地方不遠。

    珈玲還沒按門鈴,門已經打開了。

    映入眼簾的,正是穿著簡單的白T恤和長褲的安天翼。

    即使穿得如此樸素,卻還是很有帥氣,更多了份清爽。



    “嗨……”珈玲呆呆的舉起手,朝他打個招呼。

    天翼皺了皺眉,拋下一句:“怎麼這麼遲來?”然後轉身走進屋裡。

    珈玲剛才的好心情都被這句話給扼殺了,想到還讚他樸素、帥氣、清爽……真要自己去撞撞豆腐清醒點,為何會生出這些美好的詞語去形容他?

    她郁悶地跟進了屋,天翼頭也不回的說:“幫忙關門。”

    才剛來就這麼樣了,真是不好受。珈玲走到門前,突然有了逃走的念頭。她悄悄地拿起行裝,瞄了他一眼,咽了口口水,就抬腿往前走。



    腳還沒放下,身後傳來懶洋洋的男聲:“別想逃跑,進來,關門。”

    珈玲嘆了口氣,只好乖乖聽話,進屋,關門。

    “那邊的是你的房間,收拾好你的東西,工作就開始了。”天翼隨手指了指裡面,傭懶的說著。

    珈玲一聲不哼的拉著行裝走進天翼指的房間。

    珈玲推門而入,隨即聞到的是淡淡的清新香氣,對這房間很是喜愛。



    白色蕾絲花邊的窗簾,窗台處擺放著淡綠色的花瓶,花瓶裡盛開著美麗的向日葵,正是珈玲喜愛的花種。

    蔚藍色的牆壁,有些雪花般的小碎花點綴下,顯得那麼潔淨。天花板上還掛著晶瑩的水晶燈。優雅的氣質,清新的視野,是個人見人愛的女生房間。

    白皙的衣櫃裡,掛著整潔有序的衣服,旁邊是面無邊形的全身鏡。斜對著是一張鋪著白色蕾絲邊的單人床,床上邊坐著一只可愛的小熊。

    一縷陽光照在小熊身上,讓珈玲不自覺地走上前,想要抱起小熊。不料,她才踏出一步,就被拉出房間。

    如此優雅潔淨,彌漫著淡淡清新香氣,如同步入人間仙境的房間,就隨著天翼關上門的那一刻消失。

    珈玲抬頭,轉著眼珠子,不解他幹嗎拉她出房間。

    想到這房間怎麼設備齊全,還放了衣衫在衣櫃裡,就感到奇怪。想問,卻未等她開口發問,天翼已經把她扔進另一間房間。

    “這裡才是你的房間。”天翼拋下一句,就掉頭走回客廳看電視。



    珈玲抬頭一看,一間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房間映入眼簾。這房間清一色灰色,牆壁上還有些淡黃色的點點,一看就知是未曾裝飾過,也未曾打掃過。灰色,肯定是灰塵了。

    哎喲,這房間還有陣陣惡臭味,待不久、待不住,珈玲一個轉身就沖出房間,走到天翼身後狂咳。

    “唔…你怎麼搞的?成身異味,還把地板弄髒。我讓你來可不是要你來添亂。”天翼躲得遠遠,掩著鼻子,厭惡的看著她。

    珈玲鄙視的瞪著他看,“明明是你太過懶了,不用的房間也該好好清潔一下啊!我才進去沒多久而已,就這樣子了。又不是我想要的。”

    天翼被她這麼說說,陷入語塞。

    珈玲見他不說話,挑了挑眉,:“話說,這房子只有你一個住嗎?這麼大的房子,你一個人平常都怎麼生存?可不啊,剛才我誤入的那房間一看就知道是個愛整潔的人睡的了。那人是誰?怎麼都不見她?”

    天翼眉頭一皺,掃了眼她身上的灰塵,轉身坐在沙發上繼續看電視。珈玲見狀,冷哼了聲,問:“浴室在哪?我去沖個澡。”



    他依然默不作聲。

    珈玲忍無可忍,自己去找。天翼想到剛才她的誤入,嘆了口氣,冷冷的聲音從她身後飄來:“在你房間的斜對面。”

    珈玲見他肯理會她,心裡很是高興,對那房間的灰塵都不討厭了。蹦蹦跳跳的拿了乾淨的衣服,走進浴室去。

    ……

    這天,辛苦珈玲了。

    因為天翼一直以來除了煮東西吃和洗碗,就什麼都不會。其他積蓄下來的,珈玲一天就搞掂了。

    所以這晚,珈玲睡得很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