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宜養了一對彩鳳,一隻藍色,一隻綠色。
    她每天放學都會跟彩鳳說話。她才七歲,以為彩鳳跟鸚鵡一樣可以學人話。
    有時她又會關了門窗,放彩鳳出籠,看牠們在屋裡亂飛,好不自由自在。
    這天放學回到家,發覺藍色的彩鳳橫躺在籠底的鳥屎上,一動也不動。樂宜用手指點了彩鳳兩下,身體僵硬的。
    她跑去拉著公公的手,大喊道:“公公,看看,彩鳳不動了。”
    公公關了電視,看過小鳥後道:“樂宜,彩鳳要去小鳥天堂了。”
    “是爸爸去了的地方嗎?”
    “很近,爸爸住在天堂旁邊的彼岸。"
    “天堂在哪?”
    "小鳥天堂嘛,就在山上。樂宜乖,現在夜了,明天我們一同把小鳥下葬吧。”


    公公做好飯後,叮囑樂宜吃完後要洗碗,便回家了。
    樂宜的媽媽去了南非打工,要兩年後才回來。公公跟二女兒本來想接樂宜跟她們一起住。阿姨有四個女,樂宜跟她們很談得來。但阿姨突然有喜,她老公又迷信,又想生男孩,怕樂宜這時搬過來會把女胎神也帶來,所以唯有叫公公每天兩邊跑。公公看不過眼,跟女婿吵了一場。他女婿是貨車司機,沒唸過書,吵得興起,大暍道:“難道你要我跟你一樣沒仔送終嗎!”
    樂宜洗過碗後,把藍色的彩鳳放在一個木禮物盒內,放在床邊一起睡。她摸摸小鳥的頭,輕聲說:“晚安。”
    
    星期六早上,樂宜九點醒來,公公已做了早餐,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新聞。今天的早餐是豬腸粉和牛油吐司。她吃過後,坐在公公旁邊一起看電視。公公很高,一頭白髮,但皮膚天生很白很滑。這時他閉著眼朝著電視機,一動也不動。過了一會,樂宜問道:“公公,我們不是要帶小鳥去天堂嗎?”
    沒有回答。
    又過了十分鐘,樂宜又道:“公公,小鳥天堂是在後山嗎?”
    沒有回答。
    樂宜進房拿了背包,把放彩鳳的木盒放入包內,然後打電話去阿姨家。是舅舅接電話。他正要趕去廣州做一轉生意。
    “舅舅,我是樂宜,你好嗎?”


    “攪什麼?”
    “公公不動了,但我趕著去小鳥天堂。你們來接他好不好?”
    “小孩不要講大話,舅舅趕時間,拜拜。”
    樂宜揹著背包,踏出大廈,天空一片灰雲,遠處還傳來幾下雷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