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八歲的男孩從對面馬路過來,一見樂宜,開心地跟她打招呼。
“樂宜,妳去哪兒玩?我們又去!”胖一點的男孩說。
“阿安,我不是玩。我要去後山把小鳥下葬呢。”
“好玩呀!”阿安跳起來說。

於是三人開始登山。起初行得輕鬆,過了半小時,山路開始變斜,樂宜愈行愈慢。阿安笑道:“家明,你還不幫樂宜拿背包?不然樂宜不嫁你了。”
家明滿臉通紅,瞪著阿安,道:“不要亂說好不好。” 然後又對樂宜說:“我幫妳。”
樂宜瞇眼一笑,露出漂亮的酒窩,把背包遞給家明,道:“謝謝。”
又行一小時,差不多到山頂,有一座小山坡,三人慢慢爬上去。到了頂,一望空闊,是一塊翠綠的草地,遠處還有幾棵小樹。
三個小孩開心得在草地上打跟斗。阿安大笑道:“嘩,這裡好像世外桃園!”樂宜說:“這裡一定是公公說的小鳥天堂!”


他們用樹枝挖掘了一個小洞,把裝小鳥的木盒放進去。這時天空霹靂一下雷聲,開始下起毛毛雨來,夏天的天氣就是這般無定。樂宜雙手合什祈禱,然後除了頸項上的銀色十字架,放在木盒旁。

正要回程,三人見樹叢踏出一個穿背心短褲,揹著黑色背包,滿臉鬚根的高大男人。他行過來,道:“小朋友,很少見你們,第一次來嗎?”
樂宜道:“對,這裡很美啊。”
男人從背包拿出三塊棒棒糖,低聲道:“小朋友也很可愛啊,叔叔請你們吃糖果。”
樂宜笑道:“我不餓,叔叔不要客氣。”
男人趨前一步,說:“要吧。很好吃”
這時雨愈下愈大,阿安很想快點回家,大聲道:“都說不要嘛!”然後伸手推開男人的手。棒棒糖全掉在地上。

男人驀地伸手攫住阿安的右臂,口罩下一臉鐵青,大暍道:“給我拾起來!”。


阿安嚇了一驚,右臂痛得眼淚直流,想逃也逃不了,男人的手好像手銬一樣。
“臭小子,我最痛恨小孩沒禮貌!把糖拾起來!”男人怒暍。
樂宜嚇得呆了,家明想也不想,衝前一頭撞向男人小腹,但男人很強壯,一腳把家明踢飛一米。
阿安痛得跪下來,男人突然又猛地用右手攫住樂宜的長髮,把她拖在地上,狠狠道:“小朋友不能沒大沒小,長輩送妳東西,只能收下說謝謝!”
樂宜哎喲大叫,男人把樂宜的面壓向地上的糖,命令道:“給我全吃掉!”
家明爬起身,飛身一下像狼狗一樣咬住男人的前臂。男人瘋狂大叫:“放手,放手,我殺了你!”
家明用盡全身的力咬,死命不放。男人痛得鬆了阿安和樂宜,用空的手瘋狂一拳一拳打在家明面上,連中右眼幾下。家明感雙眼矇矓,死命用牙一撕,滾出一米,滿口鮮血。
男人手臂鮮血長流,頭一陣暈眩,突然跌倒在地。
“跑!快跑!”家明大叫。
大雨中,三人一口氣跑到崖邊,這邊很斜,但有一條引水道,一個小孩子的闊度,像滑梯一樣伸延到二十米下。


阿安回頭一看,見男人在遠處慢慢爬起,一驚之下,一屁股滑下引水道。家明對樂宜道:“引水道每次只能容一人,妳快下去先。”
樂宜拉著家明的手,哭道:“好高呀,我好驚呀。”
“不用怕,就好像在公園滑梯一樣。”
樂宜偷看在崖底的阿安,好像很遠很遠般,不停向她們招手,她又驚得哭起來。
阿安舉高頭,撥去臉上的雨水,見兩人還在上面,大叫道:“快下來。”
家明聽到男人的腳步聲愈來愈近,一把抱著樂宜,跳下引水道,說:“抱緊我,不要放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