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宜滑下引水道時跌傷了腳,走不動,阿安跟家明唯有一起搬著她跑下山。他們逃命的飛奔,覺得那男人就在後面追著。
跑了十分鐘,阿安喘氣道:“我沒力氣了,要停一下。”然後慢慢坐下來。家明也只好放低樂宜。他們恐懼的回頭一望,雨已經停了,一百米外好像有一個黑影突然閃進樹叢裡。這時,一個短髮,身穿綠色制服的中年女人行近,命令式道:“警察,停下來,你們三人攪什麼滿身是血!”
阿安大叫:“師姐,救命呀。上面,上面有個壞人想殺我們啊。”
女人馬上拿通訊機,說:“PC666 call 總台,有嚴重傷人案,請馬上支援和派兩架白車。Over。”
她又從背包拿出紗布,替家明和樂宜包紮止血。之後她對阿安說:“這裡你最大,你朋友的眼傷很厲害,要馬上急救。你扶他往前面行十分鐘便是山腳,救護車會在那裡等你們。這小女孩的腳斷了,不能再亂動。你到了山腳馬上帶其他警察上來和我會合。”
“知道。”阿安於是扶家明下山。家明本來想留下來陪樂宜,但躺在地上的樂宜也說:“你的眼很多血,快點去醫理啊。這裡有師姐陪我。”
行了一會,家明覺得剛才女警的嘴角好像閃過一個微笑,但可能太累,並沒有多想。
到了山腳,等了二十分鐘,卻不見救護車。
後來有一個便裝警察休班經過,見兩個小朋友滿身血,一問之下,馬上打電話叫了幾部警車跟白車來,一眾人衝上山。
家明失血太多,臨暈倒前矇矓聽到便衣警探說:“沒有編號PC666的女警在這邊巡邏啊...”



*     *     *     *

樂宜媽媽去南非打工那天,拖著行李步出屋時,樂宜邊哭邊拉著她媽的腳, 道:“媽,不要不理我。帶我一起走好嗎?”
媽道:“媽兩年便回來了,公公會帶妳去阿姨家住呢,有四個表姐和妳玩啊。”
公公摸摸樂宜的頭,道:“公公會每天做樂宜喜歡的牛油吐司給樂宜吃。吃了七百件,媽便回來香港了。”
樂宜破涕為笑:“真的嗎?我只吃公公做的吐司。”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