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住先,唔好講其他癈話,咁而家我地係點樣?成件事已經完左,定係仲有其他野要處理?」阿耀說。 


聽完高人所說有關女鬼死亡的經歷之後,我相信我們所有人心裡所想的也是一樣,就是有什麼方法,或者有什麼事情我們可以做而讓女鬼可以盡快安息。 


當積德也好,什麼也好,我心裡是想讓女鬼可以安息盡快投胎做人。 


「我同女鬼傾好左,佢離開左力宏既身體唔會再騷擾佢,而我就會帶佢見一見佢既父母同埋佢深愛既學長,呢個係佢唯一既願望,所以我希望你地可以幫佢。」高人說。 




「呢個冇問題,不過人海茫茫,要搵佢地出黎唔係一件易事,佢仲有冇講咩呀?我地連相片都冇一張。」我說。 


「其實呢件事唔係好難,我識得一啲差人同私家偵探,我諗要搵佢地出黎應該難度唔太大…….咁啦,我負責聯絡差人同私家偵探,而你地就負責出錢!後日既十二點,等大家都休息夠,我就響之前佐敦接你地嗰度等啦!」細輝哥說。 


「吓,私家偵探要幾錢架?我地冇錢架!」家俊說。 




「吊你啦,冇錢!呢壇野唔關我事我都盡心盡力,當做下善事囉!」細輝哥雖然成日講粗口,可是在我看來,他的心腸著實不錯。


我們結帳後,便乘坐細輝哥的的士回到高人的家。 


乘車途中我們沒有太多的說話,或者大家可能也在想幫女鬼找回她想見的人的方法也說不定,所以各人也看起來愁眉深鎖滿懷心事似的。 




很快我們便到達了高人的家,只見力宏昏迷了的一直睡著。 


「咁啦,我帶佢去我屋企瞓一晚啦,之後我同力宏後日既中午十二點鐘去返力宏屋企樓下集合就得啦。」對於一個人住的我來說,這個安排應該是最好的。 


我們把力宏抬上細輝哥的的士,與高人道別後,細輝哥便送我們回家,當然一整晚的車費我們是有付足的。 


好不容易的把力宏抬到自己的家,我把看似昏睡了的力宏抬上床後,自己便去沖涼,經過一整晚通宵之後,我的身心極之疲累,我調較好鬧鐘之後倒頭便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