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噹!叮噹!」高人按著門鐘。 


「你地到啦?入黎呀!」開門的是一位滿頭白髮的老人。 


「世昌已經同你交代左啦?」高人說。 


「交代左啦!你地黎幫手安排佢結婚架嘛,佢報夢同我講左啦,你地入黎坐啦,唔好客氣。」老人說。 




我們進屋後,還見到一位老婆婆,還有一個男人,而不遠處則見到一個神主位,我相信係世昌既神主牌。 


只見高人與老人寒暄了數句後,便走到神主位面前點著了數支香,念念有詞,之後便裝香,「你地都過黎裝一注香啦。」高人向我們說。 


我們於是也向世昌的神主位裝了一注香。 




「老伯,吉日同吉時都已經擇左啦,就係三日後既凌晨十二時,到時我地會有人車你去我處做埋之後既程序架啦!」高人說。 


「唔該晒,唔該晒!」老人家緊緊的握著高人的手,不停的道謝。 


雖然「冥婚」這個詞聽落有點詭異,可是此時此刻,屋內的人和世昌的家人也不覺得是一件詭異的事,從老人的笑容看得出,他們感到很開心和欣慰。 




可能淚線最近比較發達,我的雙眼也通紅起來,只見力宏輕輕的拍一下我的頭,一切盡在不言中。 


我們拿著男家的賀禮返回車上,並把那些物品小心翼翼的放好。 


「我地下一度係咪去女鬼屋企?」家俊說。 


「我諗我地由而家開始叫返女鬼做程家寶啦!」 


「好!我地而家出發去幫世昌向程家寶提親啦!」我大聲說。




很快便到達鳳德邨,我們提著一袋二袋的禮物前往程家寶父母的家。 


「叮噹!叮噹!」高人按動著門鐘。 


「邊個呀!」一個已經頹頭的老人說。 


「我地係幫余世昌向程家寶提親架!」高人說。 


「你痴線架!提咩親呀!我個女都未死,你班死老千,老人家錢都呃,去死啦你地,我個女仲未死!」,「嘭!」老人家把大門狠狠的關上。 




我們呆了,可能之前去男家的時候實在太順利,我們有點不知所措。 


「程家寶冇報夢俾佢屋企人聽咩?」細輝哥說。 


「我諗應該有報夢,你睇下個老人家,我地咩都冇講,佢就話佢個女未死,又話我地呃錢,我估佢驚我地借冥婚之名呃錢。」阿耀說。 


「都好正常既,突然之間個女報夢話自己死左,屍都冇,而家又話要冥婚,我係個老人家都好難接受。」我說。 


「咔察!」鐵閘開啟,只見老伯拿著一把菜刀行了出來。 




「我斬死你地!我個女未死,你地唔好再黎!」老伯激動地說,而我們就連番退後。


突然之間,傳來一陣柔和的歌聲。 


任時光匆匆流去 
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願感染你的氣息 
人生幾何 
能夠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所以我求求你 
別讓我離開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絲絲情意 




那是程家寶在上了力宏身的時候在房內播放著的音樂,「嘭冷!」只見老人家握著的菜刀跌了在地上。 


我看一看高人的手中,他握著的錄音機正播放著鄧麗君的「我只在乎你」。 


「呢一首係程家寶最鍾意既歌,佢話你一聽到就一定會冷靜落黎,我地唔係老千,唔會呃你錢,而且我地亦都唔會問你攞錢,我地只係黎幫你個女程家寶了左佢既心願,就係咁!」高人說。 


「你睇下,呢啲係男家俾你地既禮,人地都接受到,點解你唔得?」我說。 


「我知,我知,我只係一時之間接受唔到個女死左既事實…..我等佢返黎已經等左三十年……佢報夢同我講我都唔信,佢話佢要結婚,會有人黎提親,我仲以為自己係憶女成狂,直至見到你地,我知道阿女真係死左啦!」老人雙手掩面痛哭起來。


「雖然佢死左,但係佢響另一個世界都搵到佢既另一半,所以你都係唔好太傷心啦,因為今次呢件事對程家寶黎講係喜事黎架!」高人說。 


老人家哭如淚人。 


我們在老人情緒稍為平伏之後,便把男家用作過大禮的物品放進老人的家。 


只見老人的屋內放滿了程家寶的照片,可想而知老人是多麼的掛念自己的女兒,我行去看一看程家寶的相片,內心知道這個人死後變成鬼的時候,感覺很奇怪亦很傷感,一個漂亮的女孩遇到不測而身故了三十年不為人知,那種孤獨是多麼的痛苦,我內心不禁一沉。 


高人交待了三日之後凌晨十二時會舉辦婚禮,著老伯預備一下之後,我們便離開。 


而今日我們作為媒人一事,亦正式完結,我們等待的是三日後的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