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我們沒有幫高人舉辦婚禮,因為我們要返工,高人亦體諒我們,只是希望我們可以夾一些錢出來買婚禮的物資,我們當然贊成。 


很快便到了三日之後,我們一早相約了在高人的家集合。 


我們在高人的家預備好所有東西之後,便預備出發迎接雙方的父母到來,我看著天空的月光,今夜份外皎潔,像是世間的所有鬼魂也為今次的冥婚高興似的。 


我們如時前往接雙方父母,很快他們便到達了高人的家。 




我們進入屋內看見,枱上放了一些汽水和食物,雙方的家長亙相問候了數句之後,高人表示冥婚儀式正式開始。 


「咪住!我地駛唔駛留響度架!會唔會阻住你地呀?」家俊說。 


「你地怕可以出去先,你地唔怕就留低做見證人都好!」高人說。 




我們互相對望了一下,既然我們的心一早是打算幫世昌和家寶,所以我們在場做見證人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從鬼上身事件到現在,我們還有什麼好怕?於是我們便找了個位置站起來。 


只見高人拿了一對紙紮公仔出來,不像我們平時燒的童男童女,至少他們的分別在於他們的「衣服」是不同的。 


高人把他們放好之後,便開始開壇作法。




只見高人手握著三支香,口中念念有詞,可是我們根本聽不明白他在說些什麼。 


突然之間,屋外傳來了狗隻的吠聲,在晚上的村莊內,狗吠聲顯得特別響亮,我知道「他們」已經來了。 


高人拿起了一個銅鈴,並不停的搖動著,他更走去把屋內的大門開啟,我想高人這樣做,是想讓家寶和世昌藉著銅鈴聲可以指引他們進入屋內。 


屋外的狗吠聲突然之間停止了,高人於是把大門關好,估計「他們」已經進入了屋內。 


我看一看屋內的環境,根本沒有發現什麼異樣,什麼白影黑影我什麼也看不到,只見那些老人和我一樣,不停的四處張望,希望可以再看一看自己的兒女。 




「世伯,伯母,唔駛咁緊張,佢地已經黎左啦,我而家就幫佢地向你地敬茶,你地有咩想講都好,飲左杯茶先。」高人和細輝哥代替世昌和家寶的角色向雙方父母敬茶。 


「我地飲完啦!」老人們說。 


「好,咁接落黎你地有咩想同佢地講,你地就去嗰兩個公仔面前同佢地講啦,佢地聽到架啦!」高人說。 


他們一步步的走到紙紮公仔的前面。 


「阿女!係老豆呀,我同你阿媽都好好,你唔駛擔心我地架啦,我地會照顧自己,你落度去要自己小心呀,得閒就報夢俾我,我會響屋企做返個神主位俾你同阿世昌架啦,嗚嗚…….」老伯哭得說不下去。 




老婆婆走去扶著老伯說:「仲有世昌,你要好好照顧我個女,唔好俾佢再俾人蝦啦,知道嗎?今日阿媽好開心,因為你都可以搵到你鍾意既人,你記住有時間返來探下阿媽同阿爸啦,我地咩都唔怕架!我想見下你呀….」老婆婆也泣不成聲。 


之後世昌的父母也說著相類似的說話,場面十分感人,是的,為人父母,即使兒女去世,沒有見面了三十年也好,那份「情」還在。


高人著雙方父親把手伸出來,用針輕輕的刺了一下,並立刻用一張紅色寫滿了字的紙接著那那些鮮血,此時,細輝亦拿了一瓶雞血出來,一併滴在那紅紙之後,便拿了紅紙出去燒。 


高人最後交帶了雙方的父母,家寶的父母要幫家寶辦理死亡證,到時只要聯絡高人就可以,因為他知道在沒有屍首的情況下是如何辦理死亡證,高人說一定要盡快將他們合葬,因為那是他們最後的心願。 


最後高人把屋內的紙紮公仔也拿出屋外燒掉。 




「禮成!」高人說。 


我們一起拍手,之後雙方父母也爭著向高人致謝,弄得高人有點不好意思。 


此時此刻,可能做了一件自認為的好事之後,我的心情也鬆了下來,看著焚燒中的紙紮公仔,一對被命運作弄的戀人,三十年之後終於可以來一個完結。 


我把手中的電話拿起,按下了我一直以來不敢按的電話號碼,我要致電給我暗戀了數年的人,還許結局我可能還是會被拒絕,可是我要捉緊自己的幸福,不要讓自己的人生後悔。 


我要做一個摘星者,不讓那美麗的流星和機會一閃即逝。 




「喂,家雯,我係你既中學同學志偉呀,我啲野想同你講好耐,係埋藏在我心裡面已經有五年既說話,就係……」 


縱不信運 你不過是人 理想很遠 愛於咫尺卻在等 
來日別操心 趁你有能力開心 
世界有太多東西發生 不要等到天上俯瞰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