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陣間我地去到東霸,有咩可以影呀?」家俊在的士內把換著手中的相機。

 

「我唔知呀,我只係見到網上有人講個度有好多奇形怪狀既石,而且風景都唔錯,我地可以去東霸影相,之後再落浪茄影沙灘!」力宏說。

 

力宏是今次活動的「攪手」,作為一個攝影愛好者,他喜歡四處到香港不同的地方拍攝相片,而今次我們希望遠離繁囂的城市,拍攝一些風景照,今次我們的主題是日落。



 

「嗱,事先聲明,東霸同浪茄我真係未去過,我上網見人講由東霸行去浪茄,再由浪茄搭的士出返去西貢,的士費大約一百蚊,你地有冇其他意見先?」力宏說。

 

「得啦,你放心啦,你去錯地方我地都唔會話你,總之你負責安排所有野就得啦!不過話時話,其實我地想影風景,可以去大澳或者去元朗大棠都得呀,點解去要東霸?」我說。

 



「我唔知點解昨晚突然之間好想去東霸同浪茄,所以我約埋你地一齊去。」力宏說。

 

「我地而家都搭緊的士入去架啦,冇野影咪當大家出來吹下水聚下舊囉!講咁多做咩呀,你地帶左咩相機出來呀?我就帶左Leica啦!」阿耀把掛在頸中的相機出來炫耀一返。

 

很快,的士已經到達東霸的迴旋處。



 

我們望一望四周的景色,果真令人心曠神怡,美中不足的是,可能冬天的關係,陽光不太猛烈,反倒覺得有一點點陰。

 

我望一望手上的錶,時間為下午二時正。

 

只見力宏立即把袋裡的單反相機拿出來,並更換了一支24mm 至 70 mm 的鏡頭後便四處拍攝。

 

「嘩!你支鏡貴野,買左幾多錢呀?」家俊走過去捉著力宏說。



 

「貴就唔係貴,不過不能否認既係,買左一支靚境,我覺得我影相都好似靚左。」被人誇獎了數句後,力宏有點飄飄然,並逐一向我們推介他新買回來的鏡頭有什麼優點。

 

「咁你而家影相用咩設定模式去影相?」我虛心討教地問。

 

「緊係Auto Mode 啦!仲駛問!」

 



很自然我想起吳彥祖為「黑紙」拍攝短片的一段說話,意思大約是「香港人很喜歡購物,永遠也是買最好和最漂亮的東西,即使有時候買返來之後未必識用。」

 

不能否認的是,現今的香港人已經被物質主義所引導著,而忘記了什麼是Get the basic right.

 

「不如我們開始啦,我們下去影下那些岩石,之後就再去浪茄啦!」我於是沿著鈄路往另一邊走,並開始我們的拍攝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