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迴旋處往下走下去,很快的便行到東霸。



我們拿出相機四處拍攝,那裡有石景,海景和山景可供拍攝,讓我們這班攝影發燒友不亦樂乎。



拍照完東霸後,我們再次回到迴旋處的亭稍事休息,說實話,對我們這班城市人來說,來回鈄路兩次已足以讓我們累透了。





「吓……吓………點呀?我地搭的士走定係繼續呀?」家俊喘著氣說。



「力宏,如果我們要去浪茄的話,之後可以點走呀?」阿耀抽起煙來;是的,作為一位煙民,在休息的時候吸煙,體力恢復的速度自覺比一般的快。





「我上網睇網民講,行到去浪茄,之後再行返出大路就會有的士搭架啦。」力宏把網頁的內容給我們看。


 
「咁行啦,難得我地4個人一齊出黎影相,而家行下咪當做運動囉!而家四點,行過去影埋相咪至多六點鐘,之後我地搭的士出西貢食海鮮。」我說。


 
於是,我們起身往浪茄的方向行走,我望著自己穿著的Red Wing 和 Levi’s 牛仔褲,已經知道行數千級樓梯去浪茄是一個十分錯誤的決定。





我們跟著指示,沿著樓梯一直往山上走,在山上的初段,沿路兩旁盡是樹木,只是很快行到一個轉彎位,右手邊的可說是一個懸崖,只要稍一不慎,就有機會跌下山,我們於是小心奕奕靠在另一邊慢慢行走。


 
「其實大家有冇諗過,響呢度真係殺左人都冇人知。」家俊說。



「白痴!」



我們沒有理會家俊一直向前走,很快我們便從該段路徑的最高點往下行數百級樓梯往浪茄。





古語有云「上山容易落山難」,從高處往下看數百級樓梯已經有一點點頭暈,我們慢慢一步一步的走,生怕滑腳滾下樓梯。


 
「嘩,終於到啦!浪茄真係唔錯,個沙灘啲沙又幼,最重要係冇咩人,影相唔駛就住就住。」阿耀便拿出相機四處拍攝。


 
我們在沙灘拍照了一會後,便開始預備回程。





「我地行返轉頭定係點?我唔多覺呢度或者附近有的士可以搭。」我說。


 
「緊係向前行啦,行返之前條路一直走,你唔係想行返幾百級樓梯上去呀?」阿耀說。



「向前行啦,其實都係一個common sense,入得就一定出得,唔係其他人行完山點走呀,前面一定有路!」家俊說。



「好!你地話事啦!」我看一看自己的手錶,下午五時三十分,一個十分尷尬的時間。





於是我們便沿著舊路走一直向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