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沿著舊路走一直向前行。

 

不遠處有一間戒毒中心,我們望入去看不到有人的蹤跡,這亦令我們更加確信前方就會有的士站或巴士站,因為內裡的職員不可能出入要行走那麼遠的路。

 

我們向山上行,沿途還是和之前的一樣,兩邊也是密密麻麻的樹蔭,由於天色漸黑的關係,我們加快腳步往山上走,希望可以盡快乘坐的士離開。



 

我們不斷的行,由於不知道目的地的位置和距離的關係,各人的鬥志開始減卻起來。

 

「喂!吓…..吓……停一停,透一透先,我仲想去個廁所。」力宏說。

 



「去廁所?邊到有呀?我都想去。」我說。

 

「痾落去草叢咪得囉!」阿耀和我們便各人找個位置小起便來。

 

小完便後,我們便稍作休息並抽起煙來。



 

「你估我地仲要行幾耐先到?我真的冇力了,早知道我就唔著牛仔褲來。」阿耀說。

 

「我都唔知,網民講行半小時就會到,我諗都差唔多時間。」力宏拿出手機想上網確認一下,可惜電話接收不到任何訊號。

 

「不如我地行上去上面個亭度啦,從高處望應該會易一點找到出路,而且天色都差唔多黑晒啦。」我指著高處的亭。

 

我們沿著路行上亭處。



 

我們在亭內看看四周,我們只靠微弱的自然光線,根本看不到有其他出路可以離開此處,而且風十分之大,吹得我們的身子也晃了起來,黑漆漆的環境亦讓我的心開始膽怯起來。

 

在黑暗的樹林寒風刺骨,有時候很難不讓一個人的腦內想起不必要的事情。

 

我們坐在亭內拿出手提電話,希望可以查看一下地圖,我們接收到的只有‘中國移動’的訊號。

 



危難見真情,請撥110。

 

很自然想起這朗朗上口的語句,亦十分敬佩當權者可以想出如此「溫馨」的語句,可是我已經聯想到,如果我報警要求飛行服務隊駕駛直昇機來接載我們,我想不上新聞才怪,所以我們打消了致電110 的念頭。

 

「有冇水呀,我好口渴!」家俊說。

 

「冇。」 

 



「指南針呢?」

 

「冇。」

 

「食物呢?」

 

「冇。」



 

「其他人的電話有冇接收到訊號呀?」

 

「冇。」

 

「煙呢?」

 

「有。」阿耀把香煙遞上。

 

已經完全入黑,依我看我們現在缺水缺糧的情況下,走回頭路肯定是一個最好的選擇,至少我可以預計得到我們的路程有多遠。

 

「唔好再浪費時間啦,食埋支煙我地就走回頭路返轉頭啦,再向前行唔知幾時先至可以出返去。」我站起身並指示其他人起步回程。

 

我們在漆黑的路上,把電話的電筒開啟,一步一步的走那條回頭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