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好像見到前面有啲野在樹叢入面!」力宏口震震的說。

 

「唔能係掛!唔好嚇我呀!」阿耀被嚇得驚慌失措。

 

我們站在原地,不敢移動半步,不對!是被嚇得腳部已經不受控制,動彈不得。



 

我感到我的腿部不停的在震,身體的毛孔已經已經硬了起來,在黑暗的叢林內,周邊的氣溫急劇下降的情況下,各人的內心其實一早已經心慌慌。

 

「你見到前面有野,究竟有咩先?」我說。

 



「前面好似有個長髮女人企起樹既側邊,你地見唔見到呀?」力宏用手指向樹的方向。

 

我鼓起勇氣,望向力宏指的方向。

 

只見被電筒照射著的方向,陰綠色的叢林中的的確確有一個長髮的女人站在一旁,她一動也不動,而我們亦能看見好的側面,那女人緩緩的從叢林行了出來。



 

「嘩!真係有個長髮女人呀,吊你老母!!!!!!!!」我像瘋了一樣似的大叫,就像鬆開了緊縛咒一樣,我的身體經大叫後突然之間可以郁動,我們轉身便往反方向狂跑。

 

我們向著亭的方向跑,只有那個地方,在黑暗的路上,大家唯一有共識覺得稍為安全的地方。

 

人的身體真的好奇妙,可能是眼睛適應了黑暗的環境,在危急的環境下,我們的五官像開通了一樣,力量沿沿不絕的灌入雙腳,我們在沒有叉錯腳的情況下,很快的便走到西灣山的亭內。

 

我們走到亭內,躺在一旁。



 

「吓.....吓......嚇死我啦!之前見到個女人真係她恐怖!」我望向遠處,確定沒有東西進來。

 

「個女人個樣冇血色架,成隻死屍咁!」家俊連忙把香煙拿出,並吸了起來。

 

「咩女人呀?擺明撞鬼啦我地,邊有可能有女人會咁夜自己企響樹旁?那個一定是女鬼!」阿耀立刻走到家俊身邊,並從家俊裡拿了三支煙出來。

 



「你做咩呀?你唔係嚇到一次過要吸三支煙吧?」家俊大惑不解。

 

「唔係呀,你有冇睇PTU 呀?警察都係攞煙來辟邪架!」阿耀把煙點著,並把煙插在地上。

 

「喂,力宏,頭先你行最前,見到個女鬼有冇腳架?」我說。

 

可是力宏沒有回應。

 



「喂,叫你呀,力宏,聽唔聽到呀?」我的不安感浮現。

 

力宏還是沒有回應。

 

我於是起身找尋力宏,可是行完整個亭也見不到力宏的蹤影。

 

「力宏唔見左呀,你地頭之逃走既時候,見唔見到力宏跟來呀!」我慌了的問阿耀和家俊。



 

「我冇留意呀,之前咁恐怖,我見你走就跟住,冇理到力宏有冇跟來呀。」阿耀說。

 

「我都係,冇留意到!」家俊跟著回覆。

 

在漆黑的西灣山,我們不只見到女鬼,還有我們的同伴失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