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漆黑的西灣山,我們不只見到女鬼,還有我們的同伴失蹤了。

 

我看著漆黑一片的叢林,不要說再一次行入去,現在即使要我從遠處觀望,已足夠讓我嚇得半死。

 

「點呀?我地返唔返入去搵佢呀?」阿耀說。



 

「返就一定要返架啦!唔通留低佢自己一個咩!不過係睇下點樣返同幾時返啫!」家俊說。

 

「即係點?我唔係好明。」阿耀不解的說。

 



「我意思即係一係就而家返去,一係就等明天天光先至返去!」

 

「但係如果而家唔去搵佢,有咩事就大獲啦,我地點同力宏既屋企人交代?」我大啖大啖的抽著煙好讓自己冷靜下來,亦好讓自己說出一些‘人話’。

 

「喂!力宏,你響邊呀?應下我地啦!我地響個亭度呀!」阿耀突然之間向著叢林大叫。



 

很聰明的做法,只要力宏回應我們即是代表他沒有事,而且力宏一定知道西灣山亭在那裡,一定會來找我們會合。

 

可是,阿耀大叫了數篇,力宏還是沒有回應。

 

「我諗,再等落去都唔係辦法啦,我地返轉頭搵佢啦!」我說,之後我們便鼓起勇氣,把手中的電話電筒開啟,往山下走找尋力宏。

 

我們三人緊緊的靠在一起,並慢慢的走,我們真的很害怕,只要回想起之前我們見到疑似女鬼的物體,再加上電筒照向樹木的時候所發出的綠光,就像下一秒鐘就會照到其他不知名的物體。



 

我們一開始走入叢林的時候,是一直大叫著力宏的名字的,一方面我們希望力宏會應我們,但最後我們害怕有其他不是力宏的‘人’應我們,所以我們最後還是選擇不發出任何聲音。

 

很快,我們走到了那個轉角位。

 

「轉彎之後再行前少少就係我地之前撞野既地方!」之前是因為阿耀行前的,所以阿耀清楚記得那個轉彎的位置。

 



「喃嘸阿隬陀彿!喃嘸阿隬陀彿!喃嘸阿隬陀彿!」我口中念念有詞,當時的情況,除了「喃嘸阿隬陀彿」我真的想不到我可以說些什麼。

 

我們慢慢的行向前,很快我們就行到之前我們見到女鬼的直路上,周遭的環境就像之前一樣,氣溫驟然下降起來,我心裡已經知道我們很快又會見到那個站在樹旁的女鬼。

 

我負責說「喃嘸阿隬陀彿」,而阿耀和家俊則負責叫力宏的名字。

 

「力宏!你響邊呀,出來啦,我們而家返屋企啦!」阿耀大叫著。

 



只見不遠處,我們發現力宏正正站在之前看到女鬼的樹旁,而力宏則垂下頭不發一聲,呆呆的站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