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我地響西灣山見到鬼……」力宏突然之間雙眼瞳孔放大…..

 

「呀!」力宏突然之間大叫一聲,並雙手掩面蹲了下來,「我唔記得啦!見到鬼之後我究竟做緊咩呢?」只見力宏蹲在地上不停的在震。

 

「你冷靜啲先啦!唔好咁緊張!你慢慢諗啦!」我上前扶起力宏並扶他到梳化坐下,而我們則找了幾張圓形椅子坐下。



 

「見到鬼之後,咁你點呀?你慢慢諗,唔好急。」我把香煙遞上。

 

「之後,我好似眼前一黑就暈左啦…..咁我點返屋企架!?係咪你地送我返黎架!哈哈!我知啦,一定係你地夾埋玩我,係咪!」力宏說。

 



我們不發一語,在我看來,力宏肯定是被鬼上身,既然暈了,為何又可以跟我們一同步行離開西灣山?

 

力宏看到我們的神情後,可能察覺到有些問題在他暈倒的時候發生了,他的表情開始著急起來,並說:「究竟咩事?點解你地個個神情凝重,重有我真係好想知我塊面成個紙紮公仔咁,係咪你地畫架?」

 

「我問你一次!你係咪力宏!」家俊說。



 

「我係!唔信你地可以考我,問我問題呀,我一定答到你地。」

 

「好!咁你答我,我會考幾多分,如果你係力宏,你一定識答。」

 

「你地全部人,同我一樣會考都係零分!」

 

我們點頭示意,之後我們再考多力宏數條問題,他也照答不誤,我想力宏現在是清醒的。



 

「我全部都答啱晒,你地而家可以話俾我知發生咩事未!」力宏說。

 

「好!不過我諗我地唔好響呢度傾,要講就去你屋企附企個天后古廟度講。」阿耀說。

 

阿耀十分聰明,既然我們估計力宏是被鬼上身,那麼去一些教堂或廟之類的地方就最好不過。

 



力宏更換了衣服後,便離開家裡步行往天后古廟,沿途我們要求力宏行在我們的前方,而我們則緊隨其後。

 

「其實,我地去度個廟度咁之後點呀?我地又唔識驅鬼。」家俊輕聲地說。

 

「我點能知呀,唔通我地唔理佢咩!」阿耀說。

 

「你地有冇識咩道士呀,神父識得驅鬼架!我見網上啲人講撞鬼同鬼上身,之後搵個道士作下法就搞掂架啦。」我用電話上網看看有沒有道士有人可以介紹。

 



「上網啲人講你都信既?仲有邊度會無那那會識道士呀?我同你地都未撞過鬼,我唔會知邊到搵道士架!」阿耀說。

 

「咁即係點呀?」

 

「見步行步囉,唔係點呀?」

 

不知不覺間,我們已經到達天后古廟,附近沒有太多人,只有少量流鶯在兜搭著閒坐的人。



 

我們隨便的找個位置坐下後,便向力宏解說有關他在西灣山失蹤和我們重遇之後的事,當然包括力宏在浪茄失控的情況和向司機說自己的家在鑽石山木屋區。

 

只見力宏聽完我們所說的事後一頭霧水,像飲醉後「斷片」一樣,忘記了所有事情。

 

我很好奇,如果力宏真的是鬼上身的話,為何突然之間可以甦醒過來?按道理那女鬼好不容易的附上了人的身體,應該不會那麼輕易就會離開。

 

至少在我認知的範圍內,在網上所看到的所謂「真人真事」的撞鬼經歷,也從未遇過咁「順」既事。

 

有什麼事情是我們忽略了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