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察!」是門鎖被開啟的聲音,力宏從房內慢慢的行出來。

 

我們看著力宏的樣子之後呆了,身體不停的在震和流冷汗......

 

只見力宏的臉孔被化了妝,驟眼看來感覺和紙紮公仔沒有多大分別,如果現在是化妝舞會的話,力宏一定可以獲得全場最佳化妝獎,可是此時此刻,除了恐怖,我實在是想不出其他形容詞。



 

我們看著力宏的臉孔,一步步的往往退。

 

「做咩呀?你地做咩望住我塊面呀?有咩唔妥?」力宏可能察覺到有異樣,於是走入廁所照鏡。

 



「嘩!我塊面做咩能野呀!你地響我訓覺既時候畫架!你地有冇將我幅相放上網呀?」力宏在廁所大叫著。

 

「沙沙…..」是開啟水喉的聲音,我相信力宏正在洗面。

 

我、阿耀和家俊「你眼望我眼」,思緒有一點點混亂,因為現在我們所見的力宏除了外表有點兒恐怖之外,不論說話和所有的行為動作,和我們所認識的力宏是一模一樣!



 

可是為何他的臉會被畫成一個紙紮公仔一樣?

 

我的心寒了一寒,不知怎的,在屋內我感到陣陣的寒意,而且面上外露的皮膚毛孔一下子麻了起來。

 

我看一看四周,第六感告訴我有‘野’在看著我們。

 

「喂!阿耀,你係咪有帶香黎呀?每人點3支香先啦!」我說。



 

「呢個主意唔錯!」阿耀快速地從他凡袋裡拿了香出來,並分發給我們。

 

我們把香拿著,並燃點了起來。

 

可能是心理作用或是什麼,感覺是好了一點。

 



「你班死仔!畫到我塊面咁!唔駛玩到咁盡呀?」力宏洗好面後從廁所行出來;「嘩!做咩能野呀你地!無那那響我屋企燒香?癲能左呀?」

 

「你….你係咪力宏呀?」我鼓起勇氣說。

 

「我唔係力宏係邊個呀?你班死仔,快能啲講,做咩話花我塊面呀?」力宏用手指在我們。

 

感覺上,真正的力宏回來了。

 



「你塊面唔係我地畫架,你做過啲咩自己唔知架咩?」

 

力宏呆了一呆。

 

「我地今日去左邊你記唔記得呀?」阿耀說。

 

「我地今日去東壩同浪茄影相囉!」



 

「之後呢?」

 

「之後……我地響西灣山見到鬼……」力宏突然之間雙眼瞳孔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