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士司機從遠處看著力宏後說…….



「隻女鬼仲響度!」



「唔能係掛!」阿耀和家俊嚇得立即跳開,而力宏則不停的四處張望。





「隻女鬼響邊呀?係咪仲係響我身後面呀?」力宏惶恐地不停的用手掃向自己的背部。



「唔係呀!而家佢企能左響你隔離望能住你呀!」的士司機露出恐懼的表情,並用手指著力宏的左面。





我全身雞皮疙瘩,在天后古廟的前面,那女鬼竟然還在力宏的附近沒有離開?



「救命呀!唔好搞我呀!」力宏大叫一聲之後,便瘋了的不停揮動雙手往廟街的方向走去。



我們呆了,對於力宏突然失常的反應,我們不知如何是好。





「你地仲企響度做咩能野呀?跟住佢啦!小心佢衝出馬路呀!」的士司機此時向我們大叫,我們才如夢初醒的想走去追力宏。



「喂!你地留個人響度啦!」在我們正當起步的時候,的士司機又把我們弄停。



「阿耀,家俊你地去追力宏啦,我之後再跟上黎,有咩就電話聯絡!」我說。



他們示意明白後,便往力宏的方向跑去。





我和的士司機站在原地,看著力宏逃跑的出口一動也不動。



「靚仔,有冇煙?有就俾支我!」司機向我仲手拿煙。



「有!」我給了一支煙的士司機。





我內心其實十分著急,如果的士司機只是因為吊煙癮而把我叫停留低的話,我一定二話不說就打的士司機一身!



「你地真係信我睇到有鬼?唔係,唔係…..應該咁講你地信唔信呢個世界上有鬼?」的士司機說。



「我信呢個世間上真係有鬼!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我說。



「哈!」的士司機冷笑了一下。





「咁啦,我俾個電話你,你如果搵得返你個朋友,你就打呢個電話號碼,佢應該可以幫到你。」的士司機用電話按了一個電話號碼給我看。



「呢個係咩人?」



「高人!」的士司機呼出一縷輕煙,「我地揸的士既,其實成日撞鬼....時運高既,可能瞓一覺就冇事,時運低,撞車意外死都有行家試過....我撞到鬼,通常就會見一見佢,幫我掃走些衰氣。」的士司機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