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細輝哥原來一早已經到達,於是我們便登上細輝哥的的士啟程往那男人的家。



力宏坐在車的後座,而我和阿耀則左右夾著力宏,防止他突然之間失控衝出車廂,當然坐在前方的家俊則一直播放著佛音。



「吊你老尾,做咩等咁耐你地都唔落黎呀,等能左你地成半個鐘,有冇搞能錯呀!頭先我打俾你,你仲要CUT我線,你有冇禮貌架!」細輝哥說。





「頭先原來係你打黎架?我地差點俾你累死呀!」阿耀說。



「關我咩事呀,你地遲到仲吊九我?而家我仲要車你地去搵師傅,你估我好能得閒呀?」細輝哥越說越激動。





「唔好咁勞氣,細輝哥,我地唔係咁既意思,頭先屋內發生左小小問題,所以我地先至遲到,其實我地要唔該你咁夜都肯車我地至真,換著其他司機一定唔肯車我地,以為我地綁架都未定,所以今次真係要多謝你先至係。」我說。



「哼!你估好人易做架!」細輝哥的心情好像舒緩了一點。



其實已經到中年的男人,要奉承他們一點也不困難,因為他們這個年紀最鐘意就是「認屎認屁」,我只要不停的向他們讚好就是了,當然我今次是真心的感激細輝哥。





我看著力宏不停抖震的身體,心裡不是味兒,其實我內心真的很感激細輝哥,如果今次不是細輝哥有高人介紹,現在我們還不知道如何是好,以正常人來說,根本沒有可能可以輕易的找到驅鬼的高人。



「其實而家我地去邊?仲有佢駒鬼收唔收錢架?我地冇咩錢…..」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如果他的收費好像陳振聰咁貴,即使我們賣屎忽賣足十年,都沒有錢支付有關費用。



「我地而家入緊去大埔大尾篤,個高人就住響嗰度,事成之後,你俾一封利是佢就得啦!」細輝哥說。



「哦……」我嘆一口氣。





很快,的士已經駛到吐露港,在高速公路播放著佛音,感覺有點特別,感覺有點一路向西,不過個西係西方極樂個西。



「其實我地去到搵個師傅之後,之後會點架?」我隨便的找個話題,好讓車廂內的氣氛不致那麼死寂。



「我估一係就叫隻鬼離開你朋友個身體,一係就打散佢囉,我都唔知呀,我都未試過俾鬼上身。」細輝哥說。





「其實我又想問下,點解個高人咁多地方唔住,要選擇住大尾篤呢?係咪貪嗰度遲一點起沙灘會帶動樓價?」本身正職為地產經紀的家俊問。



「唔係,師傅話大尾篤靈氣好,修練既效果會事半功倍,你見到李嘉誠到到都唔揀,剩係揀大尾篤起觀音,就知嗰度好啦。」細輝哥說。



很快,我們便駛到大尾篤,只見不遠處見到「巴希亞」的宣傳橫額後,細輝哥便轉入其中一條小路,進入了一條村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