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吊你老母,好撚恐怖呀!」



我們失控地在大叫著,並且並嚇得跌倒在地上,家俊二話不說立刻按動電話的音樂播放器播放佛音。



「Da....DaDaDiDaDa.....BobBob......」





只見聽到佛音的力宏,本來無神的眼神頃刻間突然之間反了白眼,全身不停的像痙攣一樣在震,並發出「呀呀」的微弱叫聲。



可能真的如那男人所說佛音真的有其功效,我們於是立刻衝上前把力宏按在地上,並把繩拿出來,預備把力宏的手綁上。





佛音在播放著。



「喂,你地綁好未呀,綁實一點,唔係陣間有咩事就麻煩啦!」家俊說。



「得啦!就綁好啦!」說實話,我沒有用繩綁人的經驗,只是不停的用繩在力宏的雙手上打圈再綁死結就是了。





力宏的身體不停的在震動,這亦讓我們綁繩的時候什為吃力。



「鈴......鈴.......」播放著佛音的電話突然之間響起了鈴聲,亦即是正播放著佛音的音樂被打斷。



只見身體不停在震的力宏,在佛音被打斷之後,突然之間像充滿力氣似的,拼命在掙扎像想鬆開繩子似的。



「邊能個而家打電話黎呀!快能點CUT線啦!」我和阿耀在拚命的壓著力宏的手腳。





「我唔係想害人呀,我只係想搵人,唔好打散我呀,唔好呀!」突然之間,一把陰沉的女聲從力宏的口中發出。



我的心寒了一寒,平時說話時的聲音如「老牛」一樣的力宏,想不到他現時發出的女聲是如此的幽怨。



我在想此時此刻的力宏,已經差不多被女鬼完全侵佔了,現在的他說話時所發出的聲音和身體現時反抗的力量來看,除了我們看到的身體外表之外,根本沒有一處是力宏。





很快,家俊把那電話掛了先後,電話再一次播放著佛音,而力宏則再一次全身震動,雙眼反白起來。



我和阿耀立刻捉著力宏的手腳,把他拖出屋內便行往大廈的地下,而家俊把大門鎖好後便從後趕至追來。



在樓梯間拖著力宏的時候,我在想那女鬼所說「我唔係想害人呀,我只係想搵人,唔好打散我」其實是什麼意思,女鬼是否有原因才上力宏的身?如果我們接下來帶力宏去見的那個男人,二話不說就把那女人的魂魄打散,某程度上,我們又是否在幹著壞事?



殺人和殺鬼,其實有什麼分別?





只見細輝哥原來一早已經到達,於是我們便登上細輝哥的的士啟程往那男人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