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先生──」
櫃面前的男人恍然回神。
「這是你要的。」對方放下一瓶藥丸。
「啊……是、是的……麻煩你……」
但見男人仍只是站著,對方不禁問:「沒有問題吧?」
「沒、沒有──」男人搖頭,眼神卻顯得飄浮,一直往下閃躲。
「真的?你肯定?」對方半開玩笑般:「前陣子聽說有人用這個『那個』了,你不是也有『那個』的打算嘛?」
「不……不是,我普通的睡不著而已,」男人忙把藥瓶收進衣袋,「我要這個好了,麻煩你老闆……」
到了街上,他感覺到衣袋內緊握著藥瓶的手還在為剛才的對話顫抖。
因為它們都知道他說謊了。


事實如老闆說中,他確是在作「那個」的打算。
有什麼辦法,他已沒其餘辦法。
有半年沒工做了,家中還有妻兒,他不吃,他們也要吃,租婆前兩天來過,警告再交不出欠租,唯有趕他們走。
他很想找到工作,可任他再盡力,到貨倉當搬運工人,人家也嫌他學歷低下,就連今早往見清潔工,不用當面說,也看出那位主管對他一點興趣沒有。
能賒能借的都賒光借淨,能賣的都拿去典當,不會還有什麼轉機,男人心想。
就在回家路上,他走進那間藥店,準備在晚餐時滲進食物中給全家人,然後關上所有的窗,打開氣爐……
經過燒臘店前,男人佇住步,決定買最後豐富的一頓。
出來時,瞧見店旁巷口坐著一個乞丐。
乞丐正從他身邊的破袋裏掏出一些已分不出是什麼的碎散狀殘渣,一塊一塊放入口中。
沒多久,好像沒有了,他坐在那,摸著肚子,一臉猶餓的樣子。


看著,男人沉思一下,走過去。
「給你。」他將手上食物分出兩份遞給乞丐。
對方也管不了道謝,連忙接過便吃。
男人不禁羨慕起面前的他來,看著他低聲自說:
「如果我能像你就好,可我總不能要妻兒跟我一起如此……」
男人轉身,忽然聽見回應。
「真的沒其他辦法?」
只見乞丐繼續是低下頭吃著。
是他臉上絕望得那麼顯而易見?以致碰巧在街遇上一面的人也能看出他下一步想如何?
不過男人對這些已無所謂,「沒有了,」他認真地回答:「沒有的了。」


 
*     *     *
          
「爸爸──」回家,孩子馬上擁抱上來。
看著孩子,男人終展露會心的笑容,彷彿一切又回復平常。
「看我帶什麼回來?」
孩子眼睛裏都發亮,「是雞腿、是雞腿的香味──媽媽快來!是雞腿──」
「不用急,每人有兩隻當晚餐!」
  • 二……六,那你呢?」孩子問。

「我貪吃,一早忍不住吃光了,現在還很飽,你們做好功課沒?快做完,待會兒便
可以吃!」
實在太久沒吃過這般好,孩子興奮得蹦跳。
妻子也在等待迎接丈夫,見到孩子的臉她也感快樂,但不能不擔平日所憂的。
「我們買得起嗎?已差不多沒剩……外婆雖幫了孩子的學費,但是孩子上學用的東
西全都還未買到,校服鞋都太舊破……」


男人想,何不就讓快樂保持到今日的最後。
「不用擔心,我已找到工作。」他告訴妻子。
她不曾想過會是如此一個驚喜,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對,下星期上工,所以今晚,我們好好吃一頓慶祝吧。」
「太好、太好了──」
無論什麼謊言也是值得說,他是那麼久沒見過妻子如此美麗燦爛的臉容。
「妳先陪孩子,我進廚房弄好再出來。」
「好的。但記緊分一只給自己,出去整天辛苦了。」
「我已吃……」
「別多說,總之我不那麼餓就是,一會我要看見你有份兒。」
男人對妻子的愛只有無言的感激。
廚房內,他拿出衣袋裏的藥瓶,取出藥丸,磨粉,預備撒到食物上。
這之前,他想看清楚外面的他們。
就多一眼也好。
他的妻子,他的兒子,他的女兒。


「對不起,我真是沒有辦法……」
正要處理手上的藥粉,「爸爸──」
孩子的聲音叫他馬上停下在做的。
「我們有樣東西想給你看!」
「是嗎?是什麼來?」
「晚飯後你便知!」
可男人自知等不到晚飯後。
問孩子:「現在看不行麼?」
「但是……」
「但是什麼?」
「……我們餓了……」孩子難為說。
他此才曉得。
心中又一陣深深的歉疚,「……對,是我太慢了,你們多等我一下,快可以吃的了。」
孩子聽話回出去。
拿著藥粉的他感到無比矛盾,他真好想看孩子造的東西。


慢慢,他洗掉手上的藥粉,把藥瓶收返袋中。
明天吧,明早再……
「美味的雞腿來了──」
聽見孩子們在歡呼,能看見妻子眼內盡是安慰。
這也許,也許是半年來一家人最輕鬆安然的一頓晚飯。
「孩子都睡了?」
「是的,這麼早。」
「難得一天高興,讓他們玩晚點沒所謂。」
「正是高興,早已玩得累。」
「是為著造這個吧。」
漂亮的木捧模型,屋頂下,一家人圍在一起晚飯的畫面,那桌上只有貼著白菜圖畫
的小泥土碟子,但小人們的臉各繪著每人的樣子,如像剛才一頓般滿足。
多等一晚也是沒錯。
「他倆在學校趕不起,回來以後成天埋頭完成它,說老師告訴他們,只要造好想要
的東西,它們就會成真。」


妻子對他說:「想不到,真的成真。」
男人一話沒答,只是對她微笑,溫柔撥弄著她的頭髮。
他一直沒能力盡丈夫與父親的職責,為他們帶來安穩快樂,在最後一晚起碼做到了。
她問丈夫:「你說我們是否終於都在轉好?」
「明天吧。」他道。「明天以後,一切都會好。」
「嗯,我也這樣認為……」他能感到她一邊舒懷入睡。
 
*     *     *
          
孩子們的聲音又一次鑽入耳內。
男人睜開眼,妻子並不在身邊。他驚醒起來。
昨夜他本打算一夜不睡,更調好鐘以防睡著,他要比他們都早起,才可以……
「──我下樓去買些麵包回來──」
「還要買?孩子都吃不下了。」妻子笑問。
她和孩子正坐在飯桌旁,桌上是豐富的早餐。
孩子們喊他:「爸爸我們有留給你!」
「這些……」
「我起床見它們放在桌上,想是你一早下去買回來後太累又睡回,不想吵你便替你
把鐘關掉,先叫孩子起床。」
男人糊塗了,他沒有起來也沒有去買任何東西。
「有人敲門──」
孩子爭相去開。
男人先不想那個,「──你們都別,我去──」
門外站著一個陌生人。
「是這裡嗎?」對方遞給一個地址。
「是的,我是──」
「這麼請簽收。」
陌生人將手中包物及簽板筆子交給他。
「是什麼,誰送來的?」
陌生人似有點出奇,「先生是你名字。」
「我?」
「對,照訂單上,先生昨日到我們處訂的這些,還向同事留下地址讓我們今天送來,
另外也有你一併放下的東西。」
陌生人待他收下便離開。
好奇的孩子已拿下東西打開來,接著即哇哇的呼叫。
「媽媽!你看是什麼──」
「是新校服和鞋子,我和哥哥都有!很漂亮的鞋子!還有很多東西呢!」
「原來你早已買了,給他們驚喜。」
男人想不通究竟,這些、那些,都是不可能,是否他瘋了,完全忘掉全部真是他買
回,可怎也是不可能,他不是真找到工作,哪裡有足夠的錢買這些?那到底發生何事?他沒有任何想法……
孩子這時候換上新服又躍躍地試新鞋子,想著上學時穿著它便興奮莫名。
「如果能快點上學就好!」
孩子的話直直打在男人的心。
他們想要上學,他們想要玩耍,他們想要交朋友,他們想要繼續成長,他們還想要
有未來……
他們的生命何時開始由他來判定?他又何時有權利代替他們將往後一切決斷?
「爸爸──但鞋子……」
孩子穿給他看,差些走不到過來。
「啊……好像是大了點……不過本打算能穿久一點罷……」他也只好解釋。
「可也未免太大……你說可以拿回去換嗎?」
既然是「他」買的,「我待會試試拿去吧。」
接著跟妻子說,「孩子開學後想會很忙,不如你們趁今天去探望外婆。」
「也好,待會收拾一下我們便走。」
「我不去了,那鞋店下午才開,我還要去配回門匙……昨天回來才發現掉失了;今
次妳陪孩子去好了。」
「可是我們離她家路程遙遠,一去要很晚才返。」
「不怕,吃過晚飯再返未遲,若是太晚,就在那處睡一晚好,孩子定也十分掛念外
婆。」
妻子考慮過,「那也好,那你照料自己。」
男人心想,你們更是。